房间里的光线略显昏暗,魔镜悬浮虚空,全镜上下散发出一股古朴的铜色光芒。

    韩叶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魔镜,想要知道交换的代价是什么。

    魔镜里的韩叶很平静,深邃的眼瞳看着非常期待答案的韩叶,脸上带有几分嘲讽的意味。

    “喂喂,大哥,我的节操早就掉了一地了,你该不会以为要让我跪下来求你吧?”韩叶指着自己,很是惊讶地道。

    魔镜里的韩叶摇了摇头,抬头看着虚空,眉头紧锁,好像有着几分犹豫不决。

    “到底说不说?”瞧见魔镜还在迟疑不定,韩叶早就没有了耐心,摆了摆手:“不说拉倒,不要打扰我睡觉。”

    说完,韩叶直接闭上眼睛,现在的他很虚弱,需要睡眠恢复透支的身体。

    魔镜里的韩叶无耐叹气,光芒散去,变成魔镜落到韩叶的身旁,同时将一股讯息传进韩叶的梦里。

    在梦里,韩叶见到了自己变成的韩墨,但是韩墨并不是穿着黑色长裙,而是一套黑色紧身衣,曼妙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戴着黑色斗篷,腰间还带着两把双剑。

    韩墨站在一座孤零零的山峰之上,抬头眺望远方,夕阳西下能够看到不远处的平原,似乎有着屋檐耸立。

    “终于来到东蛮国了……”韩墨低声轻语,动听的声音里,带有几分疲惫感。

    目光微微向后斜视,韩墨一跃而起,直接腾云驾雾飞向远出耸立的巨城。

    ……

    韩叶苏醒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经过一夜休养,韩叶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

    醒来第一件事,韩叶就拿起墨镜开始询问交换的代价,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遭受折磨。

    魔镜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直视着韩叶,“臭小子,告诉我昨晚你在梦里是不是梦到了什么?”

    韩叶先是一愣,仔细想想,才道:“我看见昨天我交换身体的那位女子。”

    说着,韩叶目光左顾右盼,像是害怕被人听到,压低声音地道:“你到底从哪里找来的这么漂亮的女子啊,我韩叶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你该不会监守自盗,说,这个女孩和你是什么关系?”

    “这些问题的答案,现在告诉你你也不一定可以理解,而且告诉你未必是件好事。”魔镜很认真地道:“你只要记住,这位女子是真实存在的就行,只是你和她在不同的世界里。”

    “那你为什么能够直接锁定这位女子直接和我交换身体?”韩叶非常困惑。

    魔镜里的韩叶抬起手来,一块模糊的半面镜子出现在手中,魔镜解释道:“我的全名叫做阴阳魔镜,你现在拥有只是阴面镜,而那位女子拥有阳面镜,所以我能够锁定她的位置。”

    韩叶一听,恍然醒悟,随即又陷入深思的姿态,想了很久,才又道:“竟然你说我和这位女孩是在不同的世界,那你为什么能够直接让我和她交换身体?”

    韩叶非常清楚,想要完成身体隔空交换,那简直就是非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可怕能力,如此逆天本事也绝非寻常人可以掌控。

    “现在的你太弱,不要去问不该问的问题,以后等你成为强者,我在告诉你,你现在只需要按照条件帮我恢复实力就行。”魔镜道。

    韩叶还是不死心,不依不饶地追问:“竟然你这么逆天,不可能只是掌控可以交换身体的本事吧,是不是还有其他本事,没有告诉我?”

    “我说过,只有付出相应的代价你才有资格得到相应的回报,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魔镜道:“我的功力受损,而且还是残缺状态实力不及我巅峰状态的一半,至少在未来很长的时间我只能够再次帮你完成五次之内的交换,而且每次只有维持半个小时时间。”

    逆天而行,同样需要付出代价。

    “现在你的实力太弱,每和别人交换一次身体,也就意味着你的寿命在不停缩短一年时间。”魔镜最终说出来交换的代价。

    “我擦嘞?”

    韩叶瞪圆了眼睛,骇然道:“半个小时的交换,用我一年的寿命作为代价,这不是坑爹货吗?”

    魔镜里的韩叶耸了耸肩,“我之前已经告诉你了,是你执意要这么做,自己作死又能怪谁。”

    “呜呜,我还以为我的人生要迎来春天呢,想不到你个破镜子居然是一个比黑白无常还有可怕的索命鬼。”韩叶很委屈的嚎啕大哭。

    “现在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当你选择交换身体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和我缠绕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想不到我堂堂一代阴阳魔帝居然和一个没有节操的混蛋做了交易,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魔镜很懊悔地叹息。

    韩叶一听,气得脸都绿了,恶狠狠的瞪着魔镜,恨不得把魔镜从窗户丢下去。

    “臭小子,你不要以为丢弃我就能摆脱命运的束缚,如果我碎了,你也会遭到反噬而死。”魔镜看穿了韩叶的心思,“当然,只要你帮我恢复巅峰实力,我发誓,一定满足你三个愿望。”

    “真的?”韩叶忽然问。

    魔镜里的韩叶眉头一皱,随即点了点头。

    韩叶立马脱掉衣服,*裸的站在床上,看着魔镜道:“那好,现在你先满足我一个愿望,让我和梦里的女孩在交换身体,我要享受一下自摸的快感。”

    “恐怕不行。”魔镜摇头,“拥有阳面镜女子现在的实力比我还强,如果在强行交换身体,恐怕你我都要得死。”

    “那你昨天为什么可以?”

    “昨天我还有五百年的功力,但是在帮你完成两次交换和空间挪动之后,只剩下不到一百年的功力,如果半年之内不能恢复到三百年功力,我还是会死你也会死。”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恢复功力?”

    “灵气乃是万物之根,只有你可以让我吸收九种年份达到千年的灵物,我就能恢复巅峰实力。”

    “涅槃世界那么大,你让我去哪里找千年灵物,而且千年灵物那可是神物啊,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你要我去哪里找啊!”

    “在以前我或许还不知道,但是听到你说蛟龙学院,我才想起几年前我感应到蛟龙学院里应该存在一颗千年灵物,你只要帮我得到它,我就可以回复八百年的功力,到时候能够帮你交换身体七次,完成空间挪动七次。”

    听完,韩叶早已经被吓得目瞪口呆,口干舌燥的说不出话来,看着魔镜,惊呼道:“蛟龙学院,那可是涅槃纪元时代最为强大的势力之一,同时也是无数天骄云集之地,你要我去盗取学院的宝物,那不是找死吗?”

    “富贵险中求。”

    “不去,打死我也不去。”韩叶脑袋摇的就像拨浪鼓一样,“您老还是另找倒霉蛋吧,我韩叶真的养不起你个大胃王。”

    韩叶穿起衣服,准备离开房间。

    “臭小子,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第一要么去蛟龙学院窃取灵物,要么我现在就公布像花神集团公布你的真实身份,我可以感觉到花神集团里有着几位实力很强的高手,杀你就是弹指之间。”魔镜变得肃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一条腿已经迈出房间半步的韩叶,只能讪讪的收回来,哭丧着脸道:“老大你不能如此绝情吧,我还在打算着混进花神集团交一个女朋友呢,你要是公布我的身份,恐怕我会被列为花神集团追杀对象的。”

    “而且我真的没有本事去帮你盗取蛟龙学院的宝物。”韩叶没有说谎,蛟龙学院里人才太多,像他这样一无是处的弱者,去了随便一个人就没有打败他。

    看着楚楚可怜的韩叶,魔镜知道韩叶也是真的无计可施,蛟龙学院对于韩叶而言,就是一座龙潭虎穴。

    “臭小子,你不要怪我,我也是无奈之举。”魔镜带有几分歉意和自责地道:“现在你我就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么相互帮助,要么一起灭亡。”

    “那现在怎么办?”韩叶问。

    “唯一的办法就是成为强者,只有你实力越强才有本事去寻找千年灵物,你如果成为强者,日后交换身体的时间也会变长的。”魔镜说。

    “强者?”

    闻言,韩叶自嘲自讽一声,摇了摇头,叹道:“那基本没有任何希望,就我这修炼天赋,就算是修炼一千年也不会成为强者,顶多就是一个小丑。”

    “是人都不能看轻自己,只要方法对,就算是傻子也一样可以成为强者。”魔镜道。

    “你想怎么办?”

    “从明天起,本座亲自指导你修炼,半年之后,让你有本事成为同龄人里最为拔萃的那一个人。”

    “真的?”

    韩叶仿佛又一次看到未来的希望,有着这块神秘魔镜的指导,以后在修炼的道路上,一定会少走一点儿弯路。

    想想日后能够拥有更长交换身体的时间,韩叶就愈发心动,满面春风。

    “哈哈,我韩叶人生的春天,就要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