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芦瑛眼角就不受控制的流下泪来。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这些年来有多想念三哥,现在就有多委屈。自从三哥离家后,族里也不知出了什么状况,一年不如一年。

    原以为牺牲了自已的婚姻,同意族里安排嫁进皇家,能改善族里状况。

    就算一时恢复不到顶盛状态,至少能提拔几个族里的有为青年,多少保持住现状,再慢慢在下一代中寻找,总能找到有天赋之人。

    可惜,到目前为止,芦瑛她们都没成功。非但如此,族里一些年轻人却开始同几个皇子们亲近起来。

    芦瑛知道,族里这是在做最后的拼搏,成功了就是从龙之功,失败了……

    芦瑛没勇气想下去,只是希望不要落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她就很满足了。

    直到在年宴时见到了芦玥,芦瑛突然觉得,芦家可能还有希望?

    娘家好了,她在王府里也能好过些。这些年,要不是有太后护着,芦瑛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活着见到三哥。

    “三哥,你真狠心呢!”芦瑛说完,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芦正瑜也有些动容,偷偷擦拭了下眼角划落的泪水,轻拍着妹妹苍白枯燥的手,安慰道,“这些年委屈你了!”

    芦正瑜比芦家任何人都知道芦家结果,更因为知道,他才会趁机跑出来。

    怎么说,只要有他在,芦家就不算灭亡。更何况,芦家的契机在大孙女身上。

    可他不离开家,怎么娶七娘?没有七娘哪来的大树?没有大树,更何谈同赵家结亲?那就根本不会出现芦玥。

    可这些,他只能自已知道,谁也不能说,就算是老婆子,他都没让她知道。

    “家、家里的人可都还好?”芦正瑜问道,他虽然知道些,可还是想听听妹妹怎么说。

    明年皇帝就会禅位,立出征归来的九皇子为帝。这会招到九皇子以上所有皇子们的反对,当然还有那些皇子们的追随者。

    而青阳芦家可不止压了一个皇子,这样如墙头草似的行为若来皇帝不快,直接拿来给杀鸡敬猴了。

    这些都是祖母告诉他的,也是祖母让他离开家族,还告诉他这事未发生前,不许他联系族里人。

    他是族里近几代最有天赋的人,他的离开势必会引起族里长辈们重视,所以,他那些年只能老实窝着。

    而当时,他刚领了先皇命令,要做先皇在民间的眼睛。那时他正愁找不到机会离家,正好祖母给了他理由。

    所以族里的情况,芦正瑜多少还是知道些的,只是他答应过祖母,不能主动联系,也没到他出现的时候。

    不让族里那些人跌个跟头,他们就记不住痛。不记住痛,以后就还会犯此类错误,等那时,谁又来救他们?

    芦瑛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摇头道,“不太好。尤其是祖母走后,叔伯们一下子好像没了身上压迫的石头,就开始浮躁起来,也没心思培养下一代。”

    “族里有能力的人越来越少,享受的人却越来越多,到最后,只想着靠联姻来维持荣光。现在更是……”芦瑛吸了吸鼻子,抬起泪眼婆娑的眼哽咽道,“他们、他们……”

    芦瑛说不下去了,她自从知道族里人开始亲近皇子们这事后,就一直在担心,生怕哪天就没了青阳芦家。

    她说好听点是王妃,可靖王爷为了避嫌,整天只知道溜鸟斗鸡、招蜂惹蝶的来打消皇帝猜疑,从来不管朝里事,更不会管王府后院的事情。

    她在王府里,即要护着孩子长大,又要操心娘家事,生怕没了娘家,她在王府里更加的举步艰难。

    “有三哥在,不会有事的。”芦正瑜长叹口气道,“只是你今天真的不应该来。”

    “为什么?”芦瑛不解,她好不容易盼来了三哥,亲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过来看他?

    要是她能随意出京,哪会等到现在……一想到此,芦瑛忍不住报怨道,“三哥,你家大孙女可真难耐,死活不见我不说,还不信我说的,防我跟防贼似的,可真是气死我了!”

    芦正瑜却突然笑了,他这一笑,没差把芦瑛气个倒仰。

    “三哥,你还笑?没有你这么宠孩子的?”芦瑛不满的抗议道。

    “我倒觉得玥儿处理的很好。”芦正瑜笑道,见妹妹更加不悦的脸,他摆了摆手,“你也别问为什么,以后会知道的。”

    “什么嘛?神秘兮兮的,不能现在就告诉我?”

    芦正瑜摇头,收敛了笑意,看着芦瑛郑重道,“不要有好奇心,也不要再去接近玥儿,一切的一切等来年都会揭晓,切记切记!”

    说完,芦正瑜下了炕,“你现在就回去吧,以后也不要来了。就算再来,我也不会再见你。非但如此,很有可能我会让人直接给你吃个闭门羹。”

    “三哥……”芦瑛脸色煞白,心里惶恐不安。

    芦正瑜看着妹妹,狠狠心道,“你要是还认我这个三哥,就听我的,什么也不要问。”

    芦瑛从来没见过她三哥如此严肃的脸色,她知道自家三哥一直很聪明,很得祖母宠爱。

    哪怕爹娘、叔伯都只想着从三哥身上得到更多好处,只想他为家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祖母就是不同意,把一切觊觎三哥能力的人挡在外面,不让他受到一丝伤害。

    其实在三哥走后,祖母经常拉着她说起三哥,也是在那时,她对三哥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就更想念他了。

    现在三哥如此说,一定是有他不能告诉自已的理由。她盼了那么多年的三哥,无论分开多久,她依然相信他。

    “三哥,我听你的。”芦瑛含着泪点头,“只是,等事情了了,你得告诉我这一切的真相!”

    芦正瑜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其实他心里也很难受,只是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更何况,这事毕竟还未发生,他现在就算告诉她,也是徒增她的烦恼。

    与其让她跟着自已提心吊担,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芦瑛离开芦府时,那难看的脸色并没有掩饰。很快,想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当然,忙着儿子婚事的皇帝老儿也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