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届之中,就在药谷子与白无涯交谈的这段时间,几个导师也察觉到了海届的异动,站在远处观望。

    “药长老居然来我海届……”

    仙乐等人站在极远处的天空中,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啧啧称奇。

    “上次,就算是海届举行大会请这些长老他们都是不来,连神毒地界的事情都不理会,今日居然来到了海届……药长老究竟要干什么?你们谁知道?”

    海子疑惑,问道。

    其他几个导师都是摇头,不知道这个素来神秘的老家伙为何会突然降临在海届之中。

    “呵呵,谁知道呢?或许是当初你们表现优异,所以专门来赏赐?也说不定。”

    仙乐有些吃味儿,红唇微动,道。

    这一战,她们仙女联盟的麾下本来是有季青然为最强天骄。仙乐好不容易才招揽这么一个天骄,就是为了新生大比上拔得头筹。

    然而,最后季青然却和白无涯同时获得了第一。

    但是,若是论及名气和产生的影响力,季青然定然是不如白无涯这次造成的影响力大。可以说,这一届的新生大比,所有的风头都被白无涯抢了去。

    “不是,是药老头儿想要收那小子为亲传弟子。”

    就在几位导师争论纷纷的时候,忽然是有着一道苍老的叹息回荡,万妖空也出现在这里。

    “收为亲传弟子?这怎么可能!”

    这下,几个导师都是有些不淡定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身为山海灵院的导师,他们可都是知道那药谷子的脾气啊!

    “万老,您是不是搞错了?他能被药老收为弟子?”

    山猿也是有些哭笑,觉得不可思议。

    这药谷子是什么人?上一代的灵药殿殿主!是元老之一!神婴巅峰的修为就算是前往十大世家那些族长都是需要亲自出来见的。

    “当初那吴家的族长亲自来提名,希望药老前辈收吴双的哥哥吴天为弟子,药老前辈都是直接拒绝。这白无涯虽然很优秀,但是怎么会被药老前辈收为弟子?!”

    所有人都是不相信,因为以前就有一些优秀的天才想要拜入门下,但是却求学无门。哪怕是那些世家的天骄,也都被不客气的拒绝。

    而如今,药老前辈主动上前来收白无涯为弟子?他们有的在山海灵院数百年,都是没有见过这种情景。

    “呵呵,你们可知,这次院长大人为何默认了两大天骄并列第一?”

    见众人不相信,万妖空轻叹,问道。

    “为什么?”

    海子问道。她也是很奇怪,这次为何会有两个并列第一?两份第一的奖励,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算是山海灵院也都不愿轻易掏出来啊!

    “因为,药老头儿说,多出来的代价由他亲自承担。”

    万妖空淡淡的道,随后目光复杂,看着极远处的白无涯:“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小子!”

    几位导师面色都是涌上一抹震惊之色。但是万妖空说的话他们不得不信。而且,这次有并列第一,奖励也是两人都有,这是所有导师都知道的。若是没有人将那多出来的代价给填上,怕是就算是山海灵院的院长大人都会不同意!

    “这白无涯……他究竟有什么啊!”

    有导师轻叹,疑惑,不解。

    “你想收我为弟子?”

    白无涯一愣,没想到这怪异的老头儿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绕了这么大的圈子,您就为了说这个?”

    白无涯觉得有些奇怪,这老头儿也太怪了吧,为何会突然想要收他为弟子?

    “以您的修为,怕是振臂一呼,那些世家都会送出雪藏的天骄来给您当弟子吧?您为何会选中我?”

    诧异了片刻,白无涯又收回了心思,问道。

    虽然以他的灵魂力,无法探测出这老头儿究竟是什么修为。但是显然,是极为接近天河境大能的存在。

    这种人,放眼一方天域之中都是很恐怖的存在啊!若是药谷子振臂高呼,怕是那些家族都是会将自己雪藏的天骄送出来吧?

    有这么恐怖的存在当做导师,未来的前途一定很不错啊!

    毕竟,就算是山海灵院的导师,也才元婴修为啊!

    能有神婴级别的存在当做导师,可是相当奢侈的事情。

    “他们?那些凡夫俗子,岂能和你相提并论?这么多年,也就季家的那小公子可以看得过去。其他人,连吴天那小子的资质和领悟力都不入老夫的法眼!”

    药谷子摇头,不屑的道。

    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天骄想要拜入他的门下,他都直接了当的回绝。除了季家的那位让他有些犹豫之外,就再也没有人。

    一旁,梁梦琪听到药谷子居然提到季家的小公子,于是乎忽然想到了什么:

    “莫非,当初那件在山海灵院中闹得沸沸扬扬的拜师大会就是因为这位吗?”

    梁梦琪在学院之中呆的久了,知道曾经有一件在山海灵院闹得沸沸扬扬的拜师大会。

    当初,季家的那位天骄想要拜入某一位长老门下,花费了极大的代价,闹得高层都是知晓。最终却因为那位神秘前辈也都没有出面,让得季家的那位天骄颜面尽失。

    后来那位天骄进入天级,时间也淡忘了这件事。

    如今,被药谷子提起,梁梦琪才是想到了当初那件被整个山海灵院都遗忘的事情。

    心念至此,梁梦琪不由得震惊:当初拒绝了季家的古怪老头儿,居然会来到这里收白无涯为弟子?

    梁梦琪面色古怪,喃喃道:“若是被季家的那些人知道的话,脸色怕是会很精彩吧?”

    “那您难不成觉得我能比那些世家的天骄还要优秀不成?”

    白无涯摇头,叹息道。

    他这么低调,怎么会被这老头盯上的?

    “这不是废话么?”

    药谷子白了白无涯一眼,道:

    “你这家伙,老夫从来没有见过横跨八个境界逆伐上位者的。就算是季家的天才,就算是东域世家,就算是放眼山海天域,都找不到第二个人。”

    “当然,老夫要收你为弟子,并不是因为你是天才,而是因为老夫的一桩心愿。”

    白无涯闻言,心念一动,问道:“什么心愿?”

    “老夫此生,寿元将尽,此生都没有机会窥尽丹道的奥秘,没有机会突破五品丹师了。”

    药谷子身上的气势忽然是变得有些压迫,他沉声道:

    “但是,老夫从你身上看到了希望。你和他们不一样,老夫希望你能够拜入老夫的门下。”

    白无涯闻言,眼睛微眯,心中异动:

    “难不成是他发现了什么么?”

    药谷子神婴修为,还这般主动对他,绝对不一般。毕竟,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在药谷子眼中连蝼蚁都算不上。

    略微思索,片刻后白无涯才是道:

    “药长老,抱歉,我拒绝。”

    以白无涯的性子,除非是在某方面有人能超越白无涯,白无涯才愿意拜其为师。

    药谷子虽然丹术在灵院之中堪称巅峰,在天域之中也是一流,但是这并不能让白无涯折服。

    毕竟,白无涯曾经可是和丹圣坐而论道的存在啊!

    “嗯?”

    在一旁,梁梦琪瞪大了眼睛,觉得白无涯一定是疯了。药谷子是什么人?居然会有人拒绝收徒的请求?若是说出去的话,怕是整个山海灵院都会哗然吧?

    “白无涯,你不要冲动啊!”

    梁梦琪贴近白无涯的耳旁,低语道。

    这位是谁?山海灵院的长老,就算是那几个导师都要非常尊重的存在。

    这种人能够下来收徒,对无数学员来说都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儿……白无涯居然拒绝?

    疯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