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飞不知道是如何到达海昌市中心医院的,自己只想着快些见到自己的父母,早晨出门的时候他们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他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sんцつ

    而结果是,肖飞没有如愿见到父母最后一面,因为在他来之前,父母的遗体已经被火化,原因则是由于遗体带有的传染性病毒,很容易散播并引发疫情。

    三天之后,父母的丧期办完过后,肖飞在金律师的帮助下,也得知了父母死亡的缘由。金律师是父母生前就请好的律师,目的就是帮肖飞取得所在公司的理赔。

    父母因为在布料回收厂工作,长期与废旧的布料相伴,相继的得了尘肺病,得了这种病,想要医治,需要庞大的资金。而他们这样的普通家庭,就是十辈子也无法挣取足够的治疗费用,只能够等死,好在父母和公司签有协议,因为在公司上班,得了不治之症,可以获得大量的赔偿。只是让肖飞无法理解的是,公司的赔偿金额,足够给自己的父母治疗好尘肺病的,但是他们没有,而是宁愿赔钱。律师的解释是,虽然尘肺病是致命的原因,但是,即使尘肺病得到医治,身体的其他器官肯定也有损伤,而那些治疗所需要的费用,将是一个更为庞大的数字,父母所在的公司,是根本没有能力赔偿的。

    肖飞最大的疑问是为什么父母会在同一天内死亡,中心医院的院长给出的答案是,父亲由于尘肺病严重,不治疗的话无法正常的活下去,就选择的安乐死。在父亲死后没多久,母亲也选择的同样的死法,虽然肖飞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医院的院长拿出的证据,让他不得不信,那是父母签字的意愿书。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遵照父母的遗愿,他从贫民窟里出来,搬到了海昌市的市中心,这里的生活环境是平民窟无法相比的,因为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对这里的环境进行了综合整理,无论空气,还是水质,食品等等所有的事物,都是得到净化处理的,如果自己的父母能够在自己现在这样的条件下生活的话,一定不会得那种无法医治的怪病。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起身父母的病不是无药可医,而是无钱可医这个事实。

    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经过努力,肖飞顺利的考取了海昌市最好的高中,海昌市第一中学。虽然父母不在了,但是父母的遗愿自己一定会完成,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一定考取海昌大学,然后----------。

    “-轰-隆--隆-轰隆-隆-隆-隆-隆!”,晴天霹雳,被打断思绪的肖飞,从客厅的沙发上站起身,走到阳台,向天空传来巨响的方向看去,轰鸣声来自遥远的东方,只是他什么也看不到,轰鸣声持续了一会之后,便消散了,肖飞则重新回到客厅里边,在沙发上坐下。

    -------------------

    在一个巨大的宫殿内,坐在龙椅的黄袍男子,对穿着一身金色铠甲的男子道:“千将军,下界发生何事,竟然雷鸣声不断?”

    穿着金色铠甲的男子双眼双光,一脸的络腮胡须,最奇特的是他竟然长着一对特别大的耳朵。听到黄袍男子的问话,回答道:“陛下,小神方材闻得下界轰鸣声不断,经过打探之后发现,原来是下界一只修炼了千年的狐妖,大限将至,想要强行飞升仙界。在其突破仙界壁垒时候,被司雷神君大人所降的天雷消灭,魂飞魄散了。”

    听到金甲神的回答,端坐宝座的黄袍男子叹气道:“天道有缺,仙界与下界隔绝,在下界那贫瘠之地,能够修炼至金丹境界,通过感应想要突破仙界壁垒,也是不凡了,若是在以前,有这样的天资,修炼成神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只是现在却是的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哎!朕今日有些疲劳,众卿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散朝吧。”

    “陛下,今日怎么这么就回来了!”

    “朝中没有什么事情,朕jiu早些回来了,王后不在宫中修行,怎么来朕的寝宫了?”

    “想来陛下应该知道,下界妖修,想要进入仙界被司神雷军镇杀的事情了,还有两日的时间,就要派人去下界寻找镇界珠了。臣妾思来想去,最合适的人选还是馨儿,不知道陛下意下如何?”

    “王后所言极是,其实,最合适的人选,应该是玉儿,只不过玉儿心思粗狂,做事雷厉风行,全然不计后果,实难担此大任,也只好让心思缜密的馨儿去一趟了。好在镇界珠蕴含浓郁的神灵之气,我们又有老君留下的索宝镜,想来寻找镇界珠不会有是难度,此事就由王后告知馨儿,让她后日下界,待到找到镇界珠回来,就可以为她和玉儿举行成人礼了。”

    “陛下放心,此事就交由臣妾去办,希望取得镇界珠后,能够抵御魔界和妖界对仙界的侵蚀,让天地重归宁静,陛下早些安歇,臣妾告退了。”说着便缓缓转身离去。

    “重归宁静,谈何容易,老祖他们没有完成的事情,我们又如何能够完成啊!馨儿、玉儿的劫难是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应在此次下界,还好老祖早有安排,她们肯定可以度过难关的。”

    两日后,石室内,百无聊赖的玉儿,正坐在地上,用食指在地上胡乱的画着圈圈,正在她站起身准备闹腾一番的时候,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停下了脚步。

    “姐姐,你终于来了,你都出去五天了,今天才想起来看玉儿,我都无聊死了,姐姐赶紧去帮我求母后,让她放我出去,不然我就要被闷死了!”

    “八天都熬过来了,你还在乎这两天,后天就是我们的成人礼了,肯定很热闹,到时候你也可以疯个够了。”

    “有什么好玩的,不还是那些神神叨叨的老古板,看着就厌烦,还不如去对着花花草草打发时间,姐姐你就帮我去求母后,让她放我出去,我一刻都不要待在这里了。”

    “我可不敢去惹母后,一不小心,她再把我也关在这里。”

    “姐姐也知道,被关在这里不好受,这两天出不去,你就来多陪陪我好了。”

    “--------------”

    见姐姐沉思不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玉儿眼珠一转道:“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姐姐有事情要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办完,事情没办完之前,就不能来陪你了,”

    说完,不等妹妹继续发问,便从石室内逐渐消失。

    推门走进自己的房间,耳边仍然响起离开石室时,妹妹的呼唤声,心道:“这丫头,不会因为这事,以后真不理我了吧,记得上一次父皇骗了她一次,她可是几个月都没有搭理父皇,不管了,要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不知道要去多久,先收拾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