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冉冉,仿佛一眨眼的功夫,六年的时光过去了。肖飞已经十四岁,原本羸弱的身体也健壮了起来,一米六五的个头,在同龄人也算是高的了。若不是印堂处一颗豆大的黑痣,肖飞绝对是十足的帅哥一枚了。

    一个人行走在寂静的公路上,肖飞快步的向家里走去。因为初中的生涯就结束,为了考取一个好的高中,肖飞和其他学生一样,每天自习到很晚的时候,才回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除了虫鸣声外,没有其他的声响。好在有明亮的路灯照亮前路,让原本胆小的肖飞安心许多,说起来也不是他胆子小,只是因为相信鬼神之说,对冥冥中的未知充满了恐惧。

    走到家门口,见家里的院门仍然上着锁,知道父母仍然没有回来。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六月的天还是很闷热的,快速的用水冲洗了一下身体,收拾一番之后,肖飞光着膀子躺到床上。转头看着床头自己和父母的合照,那是自己初中生涯开始的时候,父母专门陪自己一起到水上乐园游乐场游玩时照的。看着照片中三人的笑容,肖飞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同时在他的心中:“自己一定会努力学习,以后考个好的大学,毕业后找个挣钱的工作,让自己的父母不再像现在这样辛劳,---------------。”

    凌晨1点多的时候,肖飞的父母一起回到家里,打开肖飞的卧室,借着窗外的月光,母亲李若兰把床上的被单盖在肖飞的身上。两人在儿子的床前,用忧伤的眼神,看了儿子一会,而后先后从房间里离开,回到自己的卧室。

    进入卧室,刚关上房门,李若兰便趴到肖林的怀里,小声的哭泣了起来。

    “兰儿,都怪我,没有能力,不能给你和飞儿一个好的生活,现在我们又都患上这种病,也不知道能陪飞多久。我买了保险,如果哪天我先走了,可以赔不少钱,你的病比较轻,应该还能治好,到时候就用赔的钱治你的病,现在药你千万不要停,我不想飞儿成为孤儿。”

    “林哥,我不要你死,呜呜!!要不,我回我家,找-------。”

    李若兰的话还没说完,肖林双手推开怀里的妻子,紧紧的抓着她的双肩道:“若兰,你冷静点,千万不要回家里,不要忘记,当初飞儿外婆的话,如果让张家知道你还活着,不单单会连累你的家族,而且也会害了飞儿,我死就算了,但一定要让飞儿好好的活下去。”

    “林哥,我知道了,不会回家的,在这个世上我就你和飞儿两个亲人了,我-------”

    -------------

    清晨,缕缕的阳光透过窗子飘洒进屋内,睁开眼睛,肖飞扭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才五点十分,距离闹钟铃响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听着厨房里的声响,知道是母亲在做早饭,梳洗完毕之后,肖飞径直走入到厨房,对着忙碌的母亲喊道:“妈,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您的休息时间那么少,就不要给我做早餐了,我在外边吃点就可以了。”

    “外边的饭,不干净,营养也不够,妈的睡眠少,不需要那么多休息。”李若兰回头笑着对肖飞道。

    看着满面笑容的母亲,肖飞心里舒坦了很多。连日来,肖飞突然发现自己的父母老了很多,他们的头上都出现了丝丝的白发,母亲清丽的脸上也有了皱纹,这让他很难过。生活的艰辛,让原本只有不到四十岁的父母,看起来仿佛五十多一般。肖飞也知道,这是无奈的事情,随着环境的污染,在澜星生活的人类,年龄到达三十岁之后,身体会出现各样的疾病,而治疗这些疾病的费用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这样造成了澜星共和国的平均年龄只有六一岁。

    想要摆脱现状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努力的学习,运用学到的知识,挣取足够的钱财,让自己所在的生活环境得到改善,并彻底治愈身体的疾病,而这一切,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早饭做好的时候,父亲肖林也起床了,一家三口围坐在餐桌前开始吃早餐,饭间父母问了肖飞关于学习的情况,肖飞告诉父母,自己自信能够考取海昌市第一高中,让他们不要担心,并对他们说,自己以后会担起这个家的责任,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看到父母欣慰的笑容,肖飞心里也很是甜蜜。

    看着儿子欢快的跑出家门,去学校上课去了,肖林和李若兰的笑容渐渐的凝固起来。两人的内心有着同样的想法,只是他们都没有告诉彼此,因为在几天前,他们分别被海昌市中心医院的工作人员约见。和他们会见的目的,是为了一个交易,而交易的内容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生命。

    对于肖飞这样的家庭,得上肺癌,那是必死无疑的,不是因为无药可医,而是因为无钱可医。

    肖林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妻子的性命以及他们今后的幸福生活。在和海昌市中医院的工作人员见面之前,他并不知道,医学竟然发展到如此的底部。可以通过仪器,把一个人的生命转移给另外一个人,这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不过,这也正好是自己需要的,把出卖自己生命后得到的庞大金钱,不但可以治疗好自己妻子的疾病,还可以让妻子和儿子搬到好的生存环境,在那里生活,受到环境污染的不利影响要小很多。

    一边笑着,肖林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妻子李若兰,而在他看她的同时,她也在用同样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

    几天后,肖飞正在上课的时候,他的班主任打断了正在讲课的老师,并把他叫了出去。一个擎天霹雳的消息,从班主任的口中说出:“自己的父母,因为身患重疾,已经先后在医院去世。”听到这个消息,肖飞先是愣住了,而后便失神的朝着校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