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昆仑秘境,人间向往之仙境,神仙居住之所在。常有凡人经过艰苦的修行,进入昆仑秘境;获长生之法诀,修无上之妙法,与天地同寿,无病无灾;遨游四方,逍遥自在,实在是妙极妙极。--”

    在胡同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穿着一身破衣烂衫的老乞丐,正侃侃而谈,突然被身边的一个男孩打断道:“老乞丐,这故事你都和我们说了不下五百遍了,你能不能和我们讲点新鲜点的,这十块钱可是我这个星期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你要是没有新鲜点的故事,赶紧把钱还给我们,不然我们就回去告诉父母,说你骗我们的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男孩说完,身边的其他孩子也纷纷吵嚷着,让老乞丐退还他们的钱。

    老乞丐眼珠一转道:“好吧,我这就把钱还给你们。”说着慌忙从破旧的褥子上站起身,紧跟着就想从这里逃离,只是无法动弹分毫,因为身边的几个孩子,抱腿的抱腿、抓胳膊的抓胳膊,让打算逃跑的老乞丐根本无法脱身。

    “退钱,退钱,没有新鲜的故事,赶紧给我们退钱。”

    “退钱,退钱!!”

    “退钱,退钱!!”

    “小飞啊小飞,平日里就你心善,时长还给老乞丐我稍好吃的;今天怎么非要和老乞丐过不去啊!”

    叫作小飞的孩子一副得逞的样子,笑着道:“乞丐爷爷,你肯定还有没和我们讲过的故事,今天就给我们讲讲,总是讲那些重复的故事,我们都听腻了。”

    “快给我们讲讲吧,我们要听故事!”其他几个孩子都跟着起哄道。

    老乞丐拗不过,缓缓的做到褥子上,用脏兮兮的手捋着长长的白须道:“好吧,今天我就给你们讲讲,故事还是昆仑秘境,只不过是另一个故事了。”

    见几个孩子都认真的听起来,老乞丐顿了一下,而后摇头晃脑的接着道:“昆仑秘境原本是成仙得道之人的无上之地,只是在数千年前却忽然从世间消失不见,而它消失的原因,则是因为一场正邪双方的大战,那真可谓是神仙的劫难,无数的仙神未能逃脱劫难,身死道消、消散于世间,最终正义的一方虽然取得的胜利,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同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昆仑秘境再未出现在世间。”

    “而掀起这场大战的,就是邪恶的妖族,他们因为先天条件,需要比人类修炼更长的时间,才能成仙得道;而修仙的资源又大多掌握在人类修成的神仙手中,妖族在神仙的中的地位也较为低下;为了改变这一切,妖族在妖族首领的带领之下,发动了战争,战争持续了足足三百多年,开始的时候,由于人类神仙措不及防,被在妖族的袭杀下,死伤惨重。但是后来,随着人类神仙首领的带领,逐渐挽回了颓势,-------,最后这次仙神的劫难以人类修者的胜利结束了,从此之后,神仙和昆仑秘境一起从世人的视线中消失不见了。”

    “那妖族的神仙最后都怎么样了,他们都被杀死了吗?”小飞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也许全部被杀死了,也许被囚禁起来了。”

    “昆仑秘境还会出现吗,好想成为神仙,那样的话,想到哪里玩都可以,简直酷毙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昆仑秘境就出现了呢,那时候大家都可以修炼成仙呢!”老乞丐呢喃的道,而后抬起头,透过高楼的缝隙,看向阴沉的天空,仿佛昆仑秘境就在天空的深处一般。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不知名的空间内,这里山峦起伏,在山顶之处,漂浮这无数的宫殿,在一个宫殿的院落里,一个身着红色衣衫,头戴彩色发髻,脚踏金丝履的少女,正贼头贼脑的沿着院落的路径向着殿宇走去。

    少女蹑手蹑脚的走到殿宇的门口,抬头看向殿宇的牌匾“监察殿”,笑嘻嘻的自言自语道:“就是这里了,从这里可以去往凡人居住的地方,不知道那里好玩不,真是太好了,天天对着那帮绷着脸的家伙,无聊死了。趁着巡查天卫正在交班,这里暂时没人看守,赶紧进去。”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推开轻轻的推开殿门,殿门打开尺余宽的缝隙时,少女急忙迈步进入殿内。

    反手刚要把殿门关上的时候,一个洪亮声音在外边响起道:“二丫头,你在干什么,还不赶紧出来,若是被你母后发现了,肯定罚你面壁思过。趁现在天卫们还没有来,赶紧跟父皇离开。”

    殿门打开一个缝隙,而后少女探出头鼓着腮帮子,对着黄袍男子身后的白衣少女道:“肯定是姐姐,像父皇告状,下次再也不理你了。”说着,气鼓鼓的走向黄袍男子,伸出双手拉着男子的胳膊道:“父皇,您就帮我这次,让我去凡间看看嘛,好不好嘛,父皇?”

    “不行!-----”

    “哼!父皇不疼我,不理你了!”说着,少女松开拉着男子的双手,转身便要离开。

    “玉儿,不要生气,要不明天父皇带着你,去边界巡查,怎么样?听说百花仙子,培育出一种非常好看的花,一个花朵上竟然有七彩的颜色,父皇陪你去好不,--------”见少女径直的离开,不为所动,黄袍男子继续道。

    “够了!”随着声音的响起,在黄袍男子的对面,站立着一个身着凤袍的威严女子。女子对着黄袍男子施礼道:“陛下,玉儿都被你宠坏了,不能这样由着她,不然,以后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而后对着背对他们的红衣少女道:”玉儿,你违反天规,罚你面壁思过半月,现在立刻执行。”

    红衣少女转身,跑到凤袍女子的面前,撒娇道:“母后,玉儿都快成年了,您就饶了玉儿这次吧,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

    一旁的白衣少女道:“母后,妹妹虽然私自进入禁地,但好在没有酿成祸端,而且还有十天的时间,就是我和妹妹十八岁的成人礼了,您就饶了妹妹这次吧。”

    黄袍男子刚要说话,凤袍女子转头对着白衣女子道:“馨儿!玉儿胡闹也就算了,你还帮着隐瞒,若不是被我发现了,就被你们父女瞒过去了,作为姐姐,妹妹做错事情,你也有责任,罚你面壁三天。”

    “王后,馨儿说的不错,还有几天就是他们的成年礼了,就绕过她们这次吧。”

    “陛下,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你忘记了,还有几天就是----”,后边的话,王后没有发声,而是传音对皇帝说的。

    听完皇后的话,皇帝对着两个少女道:“馨儿、玉儿,你们母亲说的没错,你们两个都有错,就按照你们母后的话作罢,现在就去面壁思过,不过玉儿的面壁思过的时间就改为九天,不然就无法赶上成年了。”

    “姐姐,都怪你啦,竟然想父皇告状,如果不是你告状的话,我现在都在人间逍遥自在了,哪里用在这四周光秃秃的房间内,无聊死了。”

    “玉儿,我知道你的性格,就是我出面阻止,你都不会听的,所以只有告诉父皇了,不成想母后也会发现。而且,就是没有我父皇出面阻止,你以为能够轻易的通过监察殿,进入到凡间吗?从我们出生到现在,就没有听说谁去过凡间了。去那里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贸贸然的是不可能通过的。”

    红衣少女想了一下道:“虽然姐姐说的有理,但是姐姐不帮,我就不高兴,不理你!”说着气鼓鼓的噘着嘴转过身去。

    “大不了,以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带妹妹去,好不好?”

    --------------

    “如果去凡间的方法姐姐知道的话,姐姐一定会告诉你的好不好?”

    红衣少女回身,笑嘻嘻的伸出手指道:“姐姐一定说话算话,来拉钩!”

    两个少女伸出手指,扣在一起,同时道:“拉钩上吊永远不许变!”

    “哈--哈--哈----”

    “哈--哈--哈--哈---”

    石室内响起两个少女欢乐的笑声。

    海昌市是一个及其繁华的城市,只是在城市的东北角,由于地质原因,并没有被开发。这里的经济十分落后,甚至不如一些偏远地区,这里是名副其实的贫民窟。在一个四间平房的院落内,肖飞一个人躺在自己的卧室内,已经晚上九点的多了,虽然是周日,但是父母仍然在加班没有回来。独自躺在床上,想起白天老乞丐说的关于昆仑仙境的故事,不由得十分向往:“那里应该是处处鸟语花香、空气宜人吧;有许多仙女在花草间翩翩起舞吧----------。”

    很快卧室内响起肖飞匀称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