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崖边的贰九望着群峰间剑意森森然,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 .

    他把目光转向了剑谷,那里却仍是一片阴郁。

    “我是来告诉你猴子死了。”

    嚯嚯站在圆木“桥”的另一头对贰九说道。

    隔着层层薄雾,依然能清楚地看到嚯嚯脸上的泪痕。

    贰九听到后只是很轻声地哦了一声。

    这让嚯嚯很是不解。

    他原本还有话要跟贰九说,见圆木“桥”另一头的贰九并不把猴子的死太当回事,嚯嚯狠狠地瞪了一眼贰九转身要走。

    “那头青牛,还有那把黑剑?”

    “青牛,你不会想不到。至于那把黑剑……”

    嚯嚯话说了一半转身走向圆木望着贰九继续说道:

    “听北堂师兄说你从兴州来,那么南书院你一定知道……”

    嚯嚯的话让贰九的内心有点点凌乱。

    青牛是易中行的坐骑确定无疑,可贰九怎么推算不出青牛出现的缘由。

    这个王子漾显然是冲自己而来,宗师不会不知道,奇怪的是宗师并没有找他。

    嚯嚯来只是告诉他猴子的事情,并不是宗师的安排。

    猴子的死因自己而起,贰九并非无动于衷。

    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让猴子去查那件事情。

    “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还能好好睡几觉。”贰九心中自言道。

    ……

    “奇怪怎么没人了?!”

    嚯嚯一边往回走一边挠这脑袋。

    “嘿!可找到你了,你在想什么呢?”

    一个和嚯嚯年龄一般大小的女娃一下子出现在他跟前,着实把他吓了一抖。

    “紫芸,你怎么来了。”嚯嚯故作正定反问道。

    “师父受你们的宗师邀请,前来一同筹划仙剑联赛。他们聊的实在无聊,我就偷偷溜出来找你来了。

    “你刚才又躲到哪里去睡觉了?”

    紫芸是灵境宗掌教静海最宠爱的徒弟,年纪虽小,却熟知天下剑宗各派要义,甚至连那浩如烟海的《剑经七十二论》都能背的滚瓜烂熟。

    这灵境宗虽然只是个女众宗派,却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对了,南山两年前收了一个天生道种你可知道?”

    嚯嚯故意岔开话题问道。

    “听师父提起过,怎么你要带我去看看?”

    于是,山道上两个娃娃互相搀扶着向山下无圭院走去,其憨态样霎时招人喜欢。

    ……

    书阁里贰九或许只是想打发时间,翻出了一本旧卷随意翻看着……一眼横扫万千,突然弃卷而出,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会到崖边,恰巧看见山道上的嚯嚯和紫芸。一时间心中多年疑团终于解开……

    “他就是那个从兴州来的少年?”

    云天阁一茶室里清茶飘香,

    书阁里贰九或许只是想打发时间,翻出了一本旧卷随意翻看着……一眼横扫万千,突然弃卷而出,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会到崖边,恰巧看见山道上的嚯嚯和紫芸。一时间心中多年疑团终于解开……

    “他就是那个从兴州来的少年?”

    云天阁一茶室里清茶飘香,

    书阁里贰九或许只是想打发时间,翻出了一本旧卷随意翻看着……一眼横扫万千,突然弃卷而出,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会到崖边,恰巧看见山道上的嚯嚯和紫芸。一时间心中多年疑团终于解开……

    “他就是那个从兴州来的少年?”

    云天阁一茶室里清茶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