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慕氏别墅外,安溪璃执着的站在雨中。
    管家撑着伞,怜悯的看着她:“安小姐,你已经淋了一整夜了,少爷不会见你的。”
    安溪璃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抓着管家的袖子。
    “是他误会我了,我一定要跟他解释清楚!”
    他们相爱三年,她不信,就那几张合成的照片就会毁了他们之间的信任!
    她五天前被绑架了,为了逃出来用嘴咬破了胶带,现在舌尖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而与此同时,竟有人将她和一个男人亲密的躺在一起的照片寄给了慕彦廷!
    她根本不知道这些照片是谁拍的!
    千辛万苦逃出来,她就听到了慕氏破产的新闻。
    她很是担心慕彦廷,赶到慕家,却被拒之不见。甚至,连出来打发她的都是郁清清。
    当时郁清清很是得意:“你已经出轨了,怎么还妄想廷哥哥原谅你?他永远都不会见你的,你滚吧!”
    她不信!
    慕彦廷不可能会这么对她!
    就在她快撑不住时,别墅的大门开了,一辆黑色的车缓缓驶了过来。
    是慕彦廷来了!
    安溪璃迅速追了过去,她娇俏的脸庞被雨水打湿,因为发着高烧,唇色惨白,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她一面敲着车窗,一面道:“阿廷,你听我说,五天前。”
    话还没说完,车窗降了下来,接着飞出一沓照片,重重砸在安溪璃脸上。
    她倒吸一口凉气。
    正是那些被合成的照片!
    安溪璃不可置信:“阿廷,这些照片都是假的——”
    车内的男人声音冰冷:“你还想骗我?”
    他他也相信那些照片?
    安溪璃不敢置信的盯着慕彦廷。
    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在他眼里竟然这么一文不值,轻轻松松就被几张合成的照片打败?
    她安溪培在他眼里,就是那样的人?
    郁清清看似无辜的眨了眨眼,笑中带着嘲弄:“溪现,每个人都会犯错,你好好的道歉,说不定廷哥哥会原谅你呢。”
    安溪璃这才发现,郁清清此时也在车上,跟慕彦廷姿势亲近。
    他们俩之间难道。
    不,这不可能——
    安溪璃双拳紧握,手上的伤口再次裂开,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
    “阿廷,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听我解释,根本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慕彦廷则冷笑一声:“慕家被毁,你马上另攀高枝,现在看到慕家没事,又贴了上来!”
    “安溪瑞,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犯贱?”
    冷漠的眼神,浇灭了安溪璃心中仅存的火花。
    她在雨中等了慕彥廷一夜,他却整晚都和郁清清呆在一起。现在连问都不问,就直接认定她出轨。
    安溪璃并不理会郁清清,而是直直盯着慕彥廷。
    “慕彦廷,如果我说是郁清清陷害我,你信不信?”慕彦廷想起他们曾经相爱的日子,眼神软化,就在这时,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完短信内容,慕彥廷整个人突然暴躁起来。
    他猛地抬头,用力打开车门。
    “啊!”
    安溪璃猝不及防,被车门撞倒在了水坑里。
    慕彦廷下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是看到了此生最厌恶的东西。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事到如今还有脸来诬陷清清。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上车,与郁清清绝尘而去。车溅起的水花打到安溪璃的脸上。
    她心痛如刀割,无法相信慕彥廷就这样弃她而去了。
    想起过往他曾甜蜜的把他抱在怀里,温柔的说着:“溪溪,我真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现在,他却恨不得杀了她!
    曾经的甜蜜,现在就如同刀子,一刀一刀的插在她的心上。
    安溪璃竭力控制着情绪,但终究忍不住心中巨大的悲痛,在雨中,身子像一只虾子一样弓了起来。
    深夜。
    为了挽救慕氏的危机,慕彥廷来到酒吧跟人谈生意。但现在的慕氏就像一块令人垂涎的蛋糕,所有人都希望他倒了能分一杯羹。因此,也有心怀不轨的人在慕彦廷酒里下了春药。
    他强行控制着意志,走出包厢,却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安溪璃不顾发着高烧,在酒吧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
    “美女,要不要陪我喝一杯啊?”
    一个光头痞子靠过来,伸手想揽安溪璃的肩膀,却突然被一脚踹开。
    安溪璃正欲反抗,光头却突然被一脚踹幵。
    远处的慕彦廷也不知怎么的,看到有人这样靠在安溪璃身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因此,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就已经上前护住了她。
    光头正要发火,抬头看到来人却怂了。
    慕彦廷阴沉着脸怒喝道:“滚!”
    然后不顾连滚带爬离开的光头,一把拉起安溪璃。
    安溪璃喝了许多酒,此时已经醉到失去了意志。
    他看着昏暗的灯光下,慕彦廷模糊的脸,喃喃道:“阿廷……怎么是你……”
    温柔的话语让慕彦廷的心动了一下:“你怎么喝这么。”
    安溪璃却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幻觉,她猛地甩开慕彦廷的手。
    “怎么,你不是跟你的郁清清在一起甜蜜蜜吗?干嘛要来管我?我干什么,跟谁在一起,都不关你的事!”
    被猛地甩开,慕彥廷一惊,脸上浮现出阴鸯。
    “呵,看来我是坏了你的好事!”他俊美的脸逼近她,“这是你找的第几个?嗯?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安溪璃奋力反抗。
    廷的力气。很快就在慕彦廷的攻势下软下了身子。
    慕彦廷意识到她的变化,稍微和她拉开一点距离,嘲讽的看着她。
    “是不是随便哪个男人都能让你这样?你跟那个人还做了什么?”
    一面说着,他一面一把将她甩到沙发上。
    然后整个人倾身覆了上去,不带半分柔情。
    安溪璃无力反抗,只能让自己弓起身子,痛呼出声。
    意识到什么的慕彦廷愣了愣,眼神中带上探究。
    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变缓起来。
    慕彦廷折腾了安溪璃整晚,直到早上酒吧要下班时,才沉沉睡去。
    安溪璃却酒醒了,丝毫没有睡意,她撑着酸痛的身体穿好衣服。
    原本那么珍视她的男人,却在这种情况下要了她安溪璃的心已经千疮百孔,甚至再也感受不到疼痛。她看着慕彦廷英俊的脸,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她曾以为,她会永远是他心尖尖上的人,但如今看来,实在是她异想天开。
    然后安溪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厢,毫无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