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简西带裴允歌逛校园的时候,不远处的余灵也正好走来,笑容跟着一僵。
    “裴允歌?”
    余灵下意识反问。
    旁边的冯健文一听,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的裴允歌,目光冷了冷,“余学姐,你认识她?”
    余灵恢复往常的神情,笑道,“见过几面,只不过她对我的印象应该不太好吧。”
    “余灵学姐这样的人,轮不到她来指指点点。”
    冯健文语气讽刺。
    很明显,是对裴允歌有很深的成见。
    余灵有些意外的看向冯健文。
    这段时间,冯健文一直不断地约她,余灵也心里有数,这个男生应该是想追她。
    只不过,余灵并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生,而且这个冯健文,和傅言白比起来差距太大了。
    所以余灵只是维持形象,偶尔陪他出来走走。
    “她是考上了云大?”余灵忍不住问。
    她记得,裴允歌似乎才高二。
    冯健文一听,冷笑了起来,“她能不能考上云大,都是个问题。只不过,现在她是我们少年班的助教。”
    “助教??”
    余灵的确很意外。
    毕竟,少年班这种存在,其实对普通人来说,还是挺遥远的。
    “一个留级生,能在我们班当助教,学姐以为为什么?”冯健文两手插着兜,神情讥讽。
    余灵笑了起来,反而道,“裴小姐的家世,是我羡慕不来的。像我这样的背景,也只能靠自己。”
    冯健文立刻道,“余灵学姐这样的女孩,才是好女孩。”
    他一字一句的认真道,“我也很喜欢余灵学姐。”
    余灵掩去眼底的异色,又玩笑道,“真的吗?谢谢冯学弟呀。”
    说完。
    余灵又绕开了这个话题。
    ……
    而下午。
    裴允歌刚告别下午有课的简西,走到班里时,便看见一个男生抱着书,犹犹豫豫的站在她的书桌边。
    她抬了抬眉,片刻后,正好和男生对视。
    “裴,裴助教……”
    男生顿时紧张的结巴,“我有题……想,想问你。”
    裴允歌记起来了自己还是个助教,便点了下头,喝了点矿泉水,又拧紧盖子,走到了自己的桌边,“看看。”
    男生立刻拿出了题目,给裴允歌看,“第三题,您看看?”
    裴允歌目光落在了这一页上,随意的扫视过去。
    “第一题方向错了,第二题的换算,再检查一遍。第三题的大概思路,是这样的……”
    裴允歌单手从抽屉里抽出了张纸和笔,又洋洋洒洒的写出了几道步骤。
    男生听完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裴,裴助教,这……”
    男生为难的挠了挠头。
    裴允歌顿住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没听懂。
    男生低下了头,不敢看裴允歌,“对不起助教,我在班级一直是倒数,我没有什么天赋……充其量,也就是他们的垫脚石,他们是真正的金子。”
    裴允歌觑了眼他,想了想又放下了矿泉水。
    她换了个解题思路,重新写了遍完整步骤,给他讲题。
    但大概是紧张,第三遍男生才磕磕绊绊的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