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倩儿听到陈楠的话,脸色阴沉起来,想起来女儿在赵家受的委屈。
    赵家老看到这一幕,直接说道:“好,百分之五的股权,没问题。”
    陈楠闻言,嘴角一扬,说道:“现在就拟定合同吧!”
    很快,赵家老太太就把合同拟好,直接转让给了赵倩儿百分之五的股权。
    等让赵倩儿签字的时候,却是又道:“你们现在就给冯总打电话,打开外音,等他停止了对赵氏的经济制裁,再让你们签字。”
    陈楠笑着说道:“老太太,现在不是讲条件的时候,如果我们没这个本事,要了你这百分之五的股权,那也是一文不值!”
    老太太闻言,仔细一想,也的确是这么回事,狠狠咬了一下牙,让赵倩儿签了字。
    就在签字的时候,陈楠暗中给冯德水打了个电话。
    然后,没多久赵倩儿的电话就响了。
    赵倩儿一看是冯德水,犹豫着打开了扩音。
    “赵倩儿小姐,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既然赵家诚心忏悔,那么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再对赵家经济制裁了!”手机里,传来冯德水的声音。
    赵家老太太立即松了口气,赵家险死还生!
    赵倩儿有了这些股权,在赵氏集团才真正的立足。
    傍晚时分,在一个小吃街的路口。
    一辆跑车在对面车道上飞驰而过。然后,突然刹车,转向掉头,一气呵成。
    刹车声突然响起,轮胎在路面上划出了两条清晰的车轮线。
    这是一辆有着结实线条的宝马跑车。
    虽然价格不贵,但它也是一款入门级的豪华车,很多路人都会被它的酷炫外表所吸引,驻足观看。
    宝马跑车的后面是一辆奥迪A6L。
    驾驶座上的男子,长的很帅气,手腕上戴着一块价值十多万元的劳力士手臂,十分显眼。
    奥迪车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探出头来说道:“牧奇伟,今晚有信心拿下静怡吗?”
    “应该没多大问题。”牧奇伟自信说道。
    西装男哈哈笑道:“你追了静怡这么久,她还不答应你,换了我早就放弃了?”
    牧奇伟微微眯起眼睛来,笑说道:“张静怡对待爱情当然很谨慎,不过我就喜欢这种难度大的,今晚多喝点酒。”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多劝她酒,也让吕笛劝她。”西装男拍着胸口,一脸傲然的说道。
    “静怡是我朋友!”吕笛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你们想发生关系,那也要建立互相都同意的基础上。”
    “你知道什么!多喝点酒,又不是强迫她!”
    “恩。”吕笛一听,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也没反对。
    这时候,一个清绝靓丽,肌肤美白如雪的美女出现在街口,这女子,年纪也就十八九岁,正是张静怡,也是张丛林的女儿,陈楠以前的干妹妹。
    张静怡正来到车前,正跟朋友打招呼呢!
    陈楠却是忽然出现:“静怡,你干什么去呢?”
    他刚从张静怡父亲,张丛林摊位上喝了碗面。
    张静怡微微一怔,却是白了陈楠一眼:“让你管?”
    张静怡没有原谅陈楠,因为他们之前有误会,张静怡的父母,对待陈楠很好,但陈楠却一走了之,连句话都没说,她对陈楠很有意见。
    而且,又听到陈楠把人家搞大肚子不负责等谣言,更是讨厌他了。
    “这个男的是谁?”那个牧奇伟,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不疾不徐的说道。
    奥迪车上的吕笛笑着说道:“应该静怡昨天给我提起的一个干哥哥,不过是个很差劲的人。”
    “哦。”牧奇伟低头看了看陈楠,一脸不满的说道:“静怡,上车。”
    张静怡脸色难看着说道:“赶紧让开,我要陪朋友去玩。”
    陈楠淡淡说道:“想去玩也行,带上我。否则的话,我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告诉她你跟陌生男人去喝酒了。”
    张静怡微微一怔,显然不知道怎么应对。,
    牧奇伟呵呵一笑,说道:“静怡,没事,带着就带着呗!”
    “你神经病吗?我跟我朋友去玩,你跟着算什么事?”张静怡狠狠瞪着陈楠。
    陈楠叹息一声,说道:“我最近很心烦,所以想喝点酒,解一下闷。”
    当然不是这个原因,因为他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虽然这个妹妹,陈楠也知道她讨厌自己,很早以前就认为自己不务正业,但毕竟是张叔的女儿,不能放任着不管。
    当然,如果张静怡自愿跟别人发生关系,他到时候肯定不会管的,毕竟也是成年人了。
    张静怡耸了耸肩,脸色还是略微有些不自然:“上车吧!”
    陈楠上了宝马跑车。
    “你为什么上这个车?你不觉着太挤了吗?奥迪上有位置。”张静怡没好气的说道。
    陈楠淡淡笑着说道:“还没做过跑车,有这样的机会,当然要体验一下。”
    在张静怡眼里,带着一种不屑,她都替陈楠害臊。
    “静怡,这是你男朋友吗?”陈楠指着牧奇伟,直接问道。
    “不是。”张静怡不耐的口气说道。
    牧奇伟发动了汽车,看着镜子里的陈楠,笑着说道:“我叫牧奇伟,很快就是静怡的男朋友了。”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他正在追求张静怡。
    陈楠皱着眉头,一脸关心着说道:“我这个妹妹,脾气向来不好,你要多担待。”
    这个说法没有问题,作为一个哥哥,看到一个追求自己妹妹的男孩,说这样的话,是合情合理的。
    但张静怡听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除了牧奇伟,另外一个男子叫曹飞,穿着打扮比较前卫的叫吕笛,也是张静怡的同学。
    蓝海酒吧。
    陈楠进到酒吧,看一切都很新鲜的样子,左看右看。
    “你不会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吧?”张静怡没好气的问道。
    陈楠点了点头,他的确没来过酒吧。
    竟然连酒吧都没来过,张静怡眼中露出嫌弃的神色,觉着自己的这个废物干哥哥,没见过世面,实在丢人。
    牧奇伟朝着不远处的一个青年人挥手,同时对张静怡说:“那人是兴哥,兴哥是我朋友,这家酒吧就是兴哥的地盘,来这种地方娱乐,要是没有熟人,千万被来,可能会被人欺负。”
    “牧奇伟,来玩了。”青年走了过来,牵起嘴角,浅浅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