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回来了!”
    诸葛乔莹见到郝剑,急忙行礼。
    “干嘛那么大火气啊!人家毕竟是大魏上国使节,我们可不能丢了礼数。”
    郝剑语气严肃,对着乔莹批评了几句。
    “哼!看看你们家大王气度,再看看你!”
    一名白胡子老头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的鼻子。
    “哈哈哈!老人家不必介意。”郝剑笑眯眯扶着他坐下。
    “请问您尊姓大名?”
    “我乃大魏帝国司徒王朗,受了我家大王之命,出使狮驼。”
    “原来是王司徒啊!久仰久仰!”
    郝剑强忍着憋笑,忽然想起了以前在某站看的鬼畜。
    “大王,我观你明事理,懂是非,不似这个女人般无理!”
    王司徒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大魏皇帝息炎,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
    “此非以权势取之,实乃天命所归也!”
    “今我大魏,带甲百万,良将千员。谅尔等腐草之荧光,如何比得上天空之皓月?”
    “你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呸!”乔莹再也忍不住,站出来抢话。
    “我听闻你王司徒本来为秦国宰辅,王氏家族世受国恩已有百年。”
    “息炎卑鄙无耻,犯上作乱,篡夺神器,霸占五国。”
    “你不匡君辅国,兴复大秦。为何反助逆贼,同谋篡位!”
    “你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停停停!别吵了!”郝剑连忙摆手。
    “乔莹,你先退下吧,我来和王司徒对线,哦,不商议国事。”
    他其实是怕诸葛乔莹嘴上没有把门,要是活生生骂死了王司徒可就糟糕了。
    “哼!”乔莹脸上仿佛挂着千层寒霜,拂袖而去。
    “王司徒莫要见怪,贱内这几天来例假了,心情不好!”
    “我不和女子与小人计较!”王司徒冷笑一声。
    两人又分宾主坐下,仆人奉上茶水点心。
    “王司徒所说有点道理。但是嘛。”
    郝剑轻轻呷了一口茶,慢悠悠说道。
    “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投降。”
    “经历上次大战,我狮驼国百万妖精,早已经和人族联军结下了血海深仇。”
    “今天我若要投降魏国,恐怕明天国内就会造反,另立新君。”
    “大王所言极是!”王司徒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其实我家大王也并没有强求您投靠,只不过老夫我不忍两国兵戈再起,生灵涂炭。”
    “不如您停止向魏国境内的反叛军提供火器和粮草,助我大魏一统全境。”
    王司徒见诈和不成,才把真是目的告知郝剑。
    “我没有向任何魏国境内反叛势力贩卖军火粮草啊!王司徒您这从何说起?”
    郝剑故作惊讶,否认三连。
    “大王,你这就不对了!”王司徒见他要耍赖,有些不满。
    “西牛贺洲谁人不知道狮驼火器威力无匹,精良异常。”
    “蒸汽战船、连发左轮枪、速射大炮等等军火,世间再无第二国能造出。”
    “这些火器在歹人手里祸害无穷,令我魏国百姓苦不堪言,难道大王就此无视不成?”
    “王司徒不知从哪里得知消息?”
    “我狮驼国对外只向离火国贩卖过火器,其他一概不知!”
    “大王你!”王司徒见郝剑铁了心否认,着急涨红了脸。
    “好!算是从离火国贩卖出去的!可否请大王约束离火国商会,尤其是那叫做郝枪的副会长,不要再向我国内贩卖火器!”
    其实郝枪就是我。
    郝剑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拼命屏住狂笑的冲动。
    “我狮驼国奉行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绝对不会对离火国的买卖指手画脚!”
    “既然大王左一个不是,右一个不愿意。”王司徒冷笑一声。
    “那我大魏天军,就只好踏破离火国的城墙,去和离火国君高欢讨个说法了!”
    “离火国已经奉了我国为宗主国。”
    “若是王司徒一厢情愿,妄图再起刀兵,持强凌弱。”
    “那我狮驼国大军只好再次披挂上阵,主持公道!”
    郝剑笑眯眯拿起一颗花生,直接把外壳捏个粉碎。
    “你!”
    王司徒这才明白,眼前的郝剑比之刚刚的二大王更不好对付。
    完全就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不过王司徒莫要生气,咱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之人。”
    “此话怎讲?”
    “听闻那匠作大监瓦特,帮助大魏兴建军工厂,似乎并不顺利?”
    “这个嘛!”王朗有些语塞。
    瓦特毕竟是从狮驼国叛逃而出的高级官员,眼下郝剑提及此事,好像有些故意在打自己的脸面,可又不好多说什么。
    “瓦特大监之事并非我管辖范围,具体情况我也不知。”
    “哈哈哈!”郝剑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心里已经完全确认。
    没有天赐的SSS级系统帮忙,郝剑自诩也不能做到现在的水平。
    他一个小小的A级工程师能掀起多少水花?
    “我狮驼国也愿意向大魏贩卖军火,另外赠送一百杆火枪,以略表对之前事情的歉意。”
    嗯?
    王司徒还没从瓦特的事情反应过来,却看到郝剑怂了,愿意主动朝贡火枪、开展贸易。
    “大王此话当真?”
    “一言九鼎!”
    “火枪在您归国前就可备好,请您一并带走。”
    “好!”王司徒大喜。
    不管怎么样,狮驼国上贡火器就表示已经服软,这次一并带回鸿胪寺去,皇帝和满朝文武当对自己刮目相看。
    “至于火器贸易之事,我家万岁并没有交代,容我禀告后,再派使臣和您回复。”
    “有劳王司徒!”郝剑拱了拱手。
    “下午我请科学院院长胡克阁下,陪您参观下我国的工厂。”
    “求之不得。”
    *****
    “郝剑!没想到你不是个男人!”
    送走了王司徒后,郝剑急忙召集朝廷重臣开会。
    会议刚刚开始,地藏王菩萨就忍不住向郝剑开炮。
    “王司徒算个狗屁!魏国算个狗屁!”
    “我现在就带着火炮队把大梁去给炸平!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
    “炸平?”郝剑无奈摇了摇头。
    “炸平后你想怎么办?”
    “无故袭击百姓,我们好不容易攒出来的一点名声又要败个精光。”
    “连带上级灵山集团和友商天庭集团对我们另眼相看,认为我们是十恶不赦的魔国。”
    “我!”菩萨结结巴巴说不出话。其实她也明白道理,刚刚不过一时气愤而已。
    “可魏国现在对我们明显就是不怀好意啊!”
    已经升任政务院总理的吴南海眉毛拧成了一股,忧心忡忡。
    “虽说我国刚刚以小博大,力战而胜,但是整体国力和魏国还是完全不能相比。”
    “大王!俺马千树有些糊涂!”
    兵部尚书马千树站起来,语气焦灼。
    “好好地干嘛要卖火器给他们,岂不是白白增长敌人实力?”
    “你呀!眼光还是太短。”
    郝剑从空间袋里拿出一杆火枪,模样非常粗糙。
    “这是瓦特叛逃去后造出的火器,已经装备了魏国精锐军队。”
    “上次汨罗江一场大战,周瑜舰队也遇到了他们造出的新式火炮。”
    “虽然他们的火器水平暂时还落后于我们,但是双方已经不存在技术上的代差。”
    “以魏国的优势人力,带来的火力投送其实已经高过我们不少了。”
    “所以卖出去一些老式过时火器,无伤大雅。”
    “而且还能换回来一些我们急需的物资,也算废物利用了。”
    “可是,若是魏国军队再打了过来,咱们靠什么抵挡哇?”
    马千树还是有些不舒服,心里非常担忧。
    “靠这个!”
    郝剑又掏出了一样东西,放在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