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白落英感觉她的手被一张大手掌给抱住了,手中的簪子也被人抢走了。
    “别怕,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你!”
    熟悉且安心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整个人都在不停的颤抖。
    “王爷!”
    她扑向了景瑞发的怀里,此时此刻,心中的委屈更是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
    “别怕!”景瑞发瞬间身体僵硬,犹豫了许久,才把女孩给抱在怀里。
    他把他身上的外挂罩在了她的身上,确保不会走光,这才安心。
    景瑞发站了起来,可是白落英却依然紧紧的抓住他,似乎在害怕。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景瑞发话毕,便来到了张子义的面前,对着他是一顿暴打,连牙都给打掉了。
    “王爷饶命!”
    张子义跪在地上,整个人都颤抖着,没想到这个王爷,竟然会如此强悍!
    “饶命?”景瑞发把小小的人儿抱在了怀里,“来人,把他的腿给我打断了!还有那个白柔芳,一并给我废了!”
    “是,王爷!”
    景瑞发带过来的人,丝毫不给白威罗的面子,直接把两个人就给绑了起来。
    “王爷!”白威罗直接下跪求饶。
    “小女做的事情,确实不妥当,可是还请王爷三思,饶了小女。”
    “白某以后做牛做马,也会报答王爷的恩情。”
    景瑞发脸色严肃,看向了怀中的小女人。
    按照他的性格,此人定当留不得,可是就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他什么都可以不考虑,就是不能不考虑她的感受。
    “父亲!”白落英失望的摇摇头,“白柔芳是你的女儿,难道我就不是了吗?”
    “她如今带着张子义做此等禽兽不如的事情,还想独善其身?”
    “这怎么一样?”白威罗立刻铿锵有力的说。
    “她一定是被迫的,在说,你现在不是好好的,什么都没有失去吗?”
    “哈哈哈……哈哈哈…”
    白落英虽然是在笑,可是这笑容中蕴藏着无限的心酸以及悲哀。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没事吗?要是王爷来晚一步,恐怕你这辈子都见不到我了!”
    “不过,对于你来说,应该是无所谓的了!毕竟,我只不过是一个拖油瓶,你的宝贝女儿也只有一个!”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静悄悄的,白威罗似乎也有一点心虚,不敢抬头看她!
    “我不会放过,那些曾经害过我的人!”
    白落英气势强大,目光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情绪并无丝毫的波动。
    “今天的事情,你们最好不要说出去,否则,他们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她抬起手指向了张子义夫妻二人,“腿,打断!”
    “愣着干什么?”景瑞发看着白落英,脸上不禁露出笑容。
    “还不快行动!”
    景瑞发的手下,丝毫没有心软,两个人发出了痛苦的声音,貌似杀猪声都比这个声音要好很多。
    不过,这样血腥的场景,景瑞发自然是舍不得让白落英见识的,他抱着她,迈着坚定步伐,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