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的被他堵到了。
    因为她真的今天来到学院。
    所以很轻松的堵到了。
    “你不认识我了么?”
    金文强挡在了朱砂的身前,很是深情的看着她,那表情是多么的后悔,仿佛他后悔了一千年般,很是痛苦。
    “我们认识么?”朱砂这水上萝莉也是很绝,直接来了一句我们认识么,确定很好很果断,让丁凡很是欣赏,毕竟千年的爱恋那可是很漫长的,很难割舍的。
    “你可以不认识我,但请你请允许他存在,因为有的人需要他!”
    金文强很是痛苦眼泪都在眼眶打转了。
    “我可以发一张S卡么?证明你的演技很烂,简直烂到不行。”
    丁凡都看不下去了,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当年自己放弃了别人,现在还死皮赖脸的舔过来。
    真是脸皮厚到比石门槛还要厚几万倍的感觉。
    “你谁啊……给我滚,我想再看到你,不然你死定了。一个小小的天仙境,也敢来我这金仙境的强者面家耍聪明,真是不知死活,不怕死,胆子被狗吃了?”
    金文强一脸凶残地对丁凡吼道,那样子让朱砂更是厌恶。
    “他是我的朋友,你没有资格说他的坏话,你立刻离开。”
    朱砂很生气,气得凶前鼓鼓的,简直不要太好看:“你再不走的话,我们就走了。”
    “嗯……我们走,不要跟不要脸的家伙站一边,不然会被污染得不要脸的。”
    丁凡看了朱砂一眼撅了撅嘴,便带着她向一旁走去。
    气得金文强真发抖,眼神阴狠,心里想着,无论你是谁,敢跟我作对,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世间险恶的。
    “呵呵!!”他想到这里不由得露出,其邪恶的真面目。
    望着他们渐渐的远离。
    他心中恶心丛生。
    敢乱出手,等着挨打吧。
    他心中咆哮着。
    他等了这么年,必须要有个好的结果。
    而不是成为一个受人恨的傻子。
    于是他一闪,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出现宿舍里。
    拿出荔枝一亿,拨打给了一个同学。
    “在干什么?”
    金文强冷声说道。
    “在钓鱼啊。”
    那金同鱼坐在学院的一个天然的大池塘前,拿着鱼钩悠然的说道。
    “嗯……给你个任务。”金文强残忍的说道,“杀死……”
    ……
    丁凡与朱砂离开了这里。
    “那咱们去报到处吧。”朱砂甩掉之前的阴霾,微笑可爱的跟丁凡说道。
    “好啊……不过必须提一下,那家伙真不要脸,改天我帮你教训他?毕竟刚刚看他的眼神,他也会来找我麻烦的。”
    丁凡轻笑道,对这样的敌视他早就习以为常,来者不拒。
    直接打倒就行。
    “好啊!那家伙太过嚣张了,做什么事都以为自己是对的。”
    朱砂早就在一千年前,便看清了这个人,是一个无耻自私的家伙,她不必再对他怀念,跟金文强的过去,只是一场恶梦。
    现在醒来,反而感觉很好。
    所以,她也不想阻止丁凡的先去。
    而丁凡在她的心里反而是一个更加靠谱的人,不是那金文强能比的。
    两人来到了报到处。
    丁凡拿着黑铜令牌径直走进去。
    一个穿着蓝袍的中年妇女正坐一旁玩着荔枝手机,听到动静便抬起头,有些疑惑问道,“两位来报到?”
    “嗯,不是我来报到,是他来报到。”朱砂抿了抿嘴小声说道。
    “嗯……报到时间已经过,而且也没有再招生的考虑,报什么到?”那中年妇女坐这里就是收新生的,不过她其招收标准与其日期知道得清清楚楚,现在不可能有新生来报到了。她很是疑惑,而那小女生,应该是朱家的,她才会耐着性子说了几句,要是别人她都懒得理会呢。
    “确实,不过他是特殊的。”朱砂示意丁凡拿出令牌。
    “这个。”丁凡拿出黑铜令牌。
    “呃……”那中年妇女见到那黑铜令牌不由得一呆。
    因为这个是她师祖的信物,见此令牌,便如同见到师祖般,别说要加入学院,让他当学院的院长都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拜见师祖。”
    那中年妇女突然便从椅子窜起来,脸色大变,扑到丁凡身前跪拜下去。
    拜得丁凡一脸发懵。
    “这黑铜令牌这么厉害?”朱砂都看呆了,完全没想到的,有些愕然。
    两人呆在原地。
    那中年妇女人从地上站起来一阵微笑,“您想加入本院?当然完全没有问题。”
    “好的。”丁凡点头,一阵很严肃的样子。
    那中年妇女拿着荔枝手机向丁凡一招,一下子信息便出来了,而且他还加入了SSS级的秘密不会被一般人查到,只有她还有院长能查到。
    毕竟她是录入信息的。
    随后,她拿出三套青色的校服与三本功法,“好了……这是您的校服与丹药还有功法。”
    “嗯……自私跟我的不一样?”朱砂看到丁凡的校服是青色的,感觉很普通,而且三本功法也看起来很老。
    “嗯……确实不一样,我们学院有一个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便是拿着黑铜令牌的人,将穿着青色的校服,与三本特别的功法。
    别看校服很普通,但却可以挡下仙尊巅峰级别的一击。
    而这三本老旧的功法更是了得。不能说,不能写,不能传,只有他自己能看。”
    中年妇女说完,便坐回了坐位,变得很平淡,没有之前的惊慌失措的样子。
    而是变得很淡定。
    “那我们走了?”朱砂见那人的样子,不知道说才能好,便带着丁凡离开了。
    “那我要去哪里?”丁凡看着朱砂问道,“先找住的,再去接引老师。”
    “好的。”丁凡点头,眼着朱砂来到了住的地方。
    这里鸟语花香,这里环境超级好。
    住宿就三层的小楼,有龙型的。
    凤型的。
    风型的。
    而且每一栋小楼都相隔十公里。
    四周都是仙草仙树包围着,绝对是让丁凡没想到的好住宿。
    “您新来的学生?”一位老头突然闪到丁凡他们的身前,他便是接引学生入住宿舍的宿管,“上面已然通知我了,有十处可以选择。”
    老头说完,拿出荔枝手机,打出光幕弹窗,给丁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