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言清突然的问题,一下子把我问住了,可是我不应该立刻回答幸福吗?毕竟沈至骁一直不都是我喜欢得人吗?
    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说,回想起我和沈至骁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你情我愿,可以说我过上了原来梦寐以求的生活,但是为什么我不能立刻的说出我幸福呢?
    最后我只是开玩笑:“哈哈哈,怎么突然这样问,不知道还以为是央视专访呢?”
    “知夏……”
    庄言清还没有说完,我就看见沈至骁走了过来:“庄先生那么闲?今天那么多大家闺秀,怎么在这里缠着别人的妻子?”
    我不知道沈至骁是不是听见了刚才的话,语气那么冲,我本来以为他对庄言清顶多是不喜欢,但是没有想到他会那么说。
    这话明显是沈至骁的错,就算他在怎么不喜欢庄言清,但是庄言清原来帮过我那么多忙,我早就把他当成朋友,甚至是亲人。
    “沈至骁,你怎么说话呢?”
    可能是意识到我有一点的生气,沈至骁的脸色缓和了一下,然后拉着我的手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我用歉意的眼神看了一眼庄言清,但是庄言清脸上完全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等到了人少的地方我挣开沈至骁的手,“沈至骁,你怎么这样说话,你明明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什么?知道庄言清喜欢你,还是知道小泽认庄言清为干爹?”
    我被沈至骁的话震惊到了,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明明原来认庄言清为干爹的事情他是同意。
    所以现在是怎么会这样?我也没有想到沈至骁会那么在乎原来的事情,我以为这些年他都理解了。
    其实不过是埋了一个隐形的炸弹而已,什么不在乎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的心里面一时间竟然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受,我知道沈至骁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会在乎的。
    但是我所理解的喜欢是应该有包容的,我都可以放下原来他和安轻遥的那些事情,为什么现在他还要在纠结我和庄言清。
    “沈至骁,今天是小泽的生日,我不想和你吵架,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觉得自己过于无理取闹吗?我和庄言清认识了那么多年,他帮了我那么多,你不觉得今天你的态度有一点过分吗?”
    我尝试让自己的声音可以听起来平静一点,但是我总是感觉眼睛好像是湿润的,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委屈。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了母亲的原因,我想在变得越来越敏感,会因为一点小小的事情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觉得自己的眼眶现在应该是有一点红的,我也不想这样,本来开开心心的日子搞成这样。
    早晨的时候我们还是一副恩爱的样子,现在不过是过去了几个小时,我和沈至骁就这样了,难道我们的感情就这样经不起考验吗?
    看见沈至骁迟迟不说话,我也不想在和他这样耗下去了,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转身就想走的时候,沈至骁拽住了我:“知夏,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我不能在失去你了,你知道吗,我承认我是有一点过激了,但是我不觉得自己有错。”
    我没有想到沈至骁会这样说,借着爱我的名义,难道就可以这样不信我吗。
    我还没有反驳他,就走来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人:“哎呦,沈总,你怎么在这里啊,这是令夫人吗,你们可真是恩爱啊。”
    “刘总过奖了,好久不见,现在怎么样了?”
    我被沈至骁完全晾在了一边,明明一个大活人站在旁边,但是我觉得自己就像是空气一样,没有一点存在感。
    我听着他们打着官腔,你一言我一语,我甚至不想多留一秒。
    有时候真的是你拥有了过多的金钱与权利,就会失去一些最纯真的东西。
    现在的沈至骁看似是站在了最顶端,但是我总是感觉好像原来那个我喜欢的少年不在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矫情,明明我们都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但是现在我却发现,不是我想要的的那个感觉。
    后半场的宴会基本上都是沈至骁在谈生意,我甚至连话都说不上,庄言清在中途也离开了,我带着小泽一个人在吃蛋糕。
    明明今天小泽才应该是主角,但是现在属于他的生日宴完全沦为了一场交易。
    “小泽,今天玩得开心吗?”我替小泽抹去了嘴角的蛋糕痕迹。
    看着他和沈至骁越发相似的脸,眉眼间好像都是我曾经第一次见过的那个少年。
    “开心,就是爸爸太忙了。”小泽露出来一个开心的笑容,望向沈至骁的地方。
    “爸爸要工作,小泽理解一下好吗?”我摸了摸小泽的头,还好小泽很懂事。
    留下小泽我真的觉得是我在这个世上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所以我也很感激庄言清,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生下小泽的。
    小泽现在年龄还不大,但是已经看起来像一个小少爷一样,就连在幼儿园里面都很受欢迎。
    另外我发现他在数字方面极其的敏感,他的老师就和我说过让我关注一下,小泽对于数字的记忆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妈妈,你刚才是不是个爸爸吵架了?”小泽突然放下手中的蛋糕,用圆溜溜的大眼睛注视着我。
    明明还只是一个孩子,但是看起来却异常的严肃,我甚至有一点想被他的模样逗笑了。
    “小孩子懂什么呀?”
    宴会大概持续了三个小时,沈至骁后半场几乎没有和我和小泽说过一句话,都是在不停的应酬。
    回去的时候是司机来的车,沈至骁已经有一点醉了,小泽现在还在车上,我不想和他吵架。
    可能是路程有一点远了,沈至骁有一点昏昏欲睡,几次头都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但是我还是冷漠。
    突然遇见了一个陡坡,沈至骁的脑袋差一点撞在了玻璃上面,还好我把他的头靠了过来。
    看着他有点意识不清的脸,我有一点后悔,为什么要把他靠在我肩膀上,就应该看着他撞在玻璃上。
    沈至骁的脸颊已经有一点泛红,很舒服的靠在我的身上。
    然后我好像听见他的最里面在嘟囔着什么,但是我听的不是特别清,等我靠近了我才听见原来他是在叫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