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满口胡言,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儿子生性顽劣一点,但是断然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黄刚彻底怒了,赤红的双眼,看上去十分渗人:“你要是再这样污蔑我儿子,别怪我告你诽谤。”
    “一把手,你看到这些人做了什么吧?总是在说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拿不出真凭实据就在那胡说,这种人被抓起来一点都不怨。”
    黄刚先声夺人,反手把楚临风告了上去。
    看着黄刚这贼喊抓贼的手法如此熟练,楚临风不禁摇头一笑。怪不得他儿子能那么嚣张,有一个能把黑说成白的老子,当儿子想不嚣张都不行。
    李雪儿和叶知秋在一旁也是气得牙痒痒,本来叶知秋想要站出来帮楚临风说两句的,只是她刚打算开口,叶南鹤一个眼神,又让她憋了回去。
    李雪儿虽说没说什么,但是她的录像却是清晰的将所发生的一切记录下阿里这事情得不到满意的解决,那这些网友都不会肯定。
    “那依你的意思,要怎么处罚他们呢?”叶南鹤平静的问道。
    看着叶南鹤也顺着他的话在说了,黄刚脸上得意之色越发浓郁:“我这人也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他们污蔑我和我儿子,道个歉就行,至于打了我儿子这事情,关个十天半月的惩戒一下就行。”
    能像黄刚这么厚脸皮的人,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见。尤其是马保安,他本就是一个直肠子。
    看着楚临风直接被污蔑成这样,黄刚父子成了受害人,这种戏码他接受不了。
    二话不说,他便要动手。只是在他刚动身的刹那,楚临风将马保安阻拦了下来,冲其摇了摇呕吐,示意他不要冲动。
    马保安却是难受万分,要是在以前的话,这种人让他遇到了,非得是一拳爆了他脑袋不可。
    但是楚临风叫他冷静,想必也有解决的办法。所以他也只能隐忍着,看撕开情况。
    “楚临风是吧?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听了黄刚的说说辞之后,叶南鹤并没有急着回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楚临风。
    打一进这个地方,叶南鹤就有认真观察过楚临风。楚临风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畏惧权贵的神色,全程坦然,就仿若整个事件他都胸有成竹一般。
    这个年纪,这个心性,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做到的,就这点,他便很欣赏眼前这个年轻人。
    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还有什么手段,不然也不能这般从容不迫。
    “当然,我这有一个好东西,恰好能验证我之前说过的话,不是满口胡言。”
    楚临风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只录音笔。当然,这录音笔不是他的,要是黄少还醒着的话,他就能发现,这个录音笔正是他的那只。
    当黄刚看到楚临风手上的录音笔后,心中也是一骇。
    “这里面的一切,就可以告诉大家原原本本的真相。”楚临风一边说着,一边点击了录音笔上面的播放功能。
    一段清晰且嘹亮的声音,在这个狭隘的空间响起,那一刻显得十分扎耳。
    录音里面的内容,正是黄少跟吴探长之间的对话。
    听到这些的时候,黄刚吓得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要是没有这段录音的话,之前所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他都能狡辩。
    但眼下证据确凿,他就是有心狡辩,也力不从心了。
    听完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后,叶南鹤博然大怒:“黄刚,这次你打算怎么解释?”
    “一把手,这……我……”
    黄刚一时间语无伦次,但他知道,这种事情断然不能承认,不然他儿子和他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一把手,你知道现在的科技很发达的。录音这个东西也能造假,虽然说录音里的声音很像我儿子的。但你也看到了,他们之前各种污蔑过我和我儿子,所以这段录音不能作数。”
    黄刚极力反驳着,死咬着楚临风的录音是假的。
    “一把手,你是知道的,我在这一行也干了这么多年了,自然也有不少仇家,所以这就是我仇家为了陷害我跟我儿子,故意弄出这段假音频的。”
    看着黄刚这个时候了还能极力辩解,楚临风也有些佩服。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黑得这都让他说成白的了,着实有些恐怖。
    不过他也早猜到黄刚会说这些,待黄刚在那狡辩完后,楚临风才不急不慢的说道:“黄总督察,你总说这东西是假的,那你知道这东西是从哪来的吗?”
    黄刚冷哼了一声,都没有直视楚临风一眼:“还能是怎么来的?难道是我儿子身上的?”
    “黄总督察还是挺有慧眼的,这东西不是什么想陷害你的人,故意做的一段音频,这个东西就是你宝贝儿子的录音笔。”楚临风冷冽道。
    “放屁,我儿子身上没事会留这种东西干嘛?他只是大义灭自己啊?”黄刚讥笑说道,越听越像是无稽之谈。
    “看样子你挺不相信啊?没事儿,你不是说这个音频有可能做假吗?那上面的指纹肯定做不了假吧。在这个录音笔上面有你儿子的指纹。”
    楚临风这句话响起之后,黄刚整个人僵直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就算他有十张嘴也无法狡辩了。他现在杀了自己儿子的心都有了,他也很能确定这个东西就是他儿子的。
    他就搞不明白自己儿子没事儿录这个音干嘛,每次叫他做事要小心,没想到关键时候自己这个傻儿子又一次坑了自己。
    就在他心中气愤万千的时候,脑袋里灵光一闪。
    “就算上面有他的指纹,这又能证明什么呢?刚刚我没来之前,你就跟我儿子杠上了,说不定就是在这期间,你威胁我儿子,在录音笔上面留下的指纹呢!”
    见黄刚这个时候了还要垂死挣扎,楚临风不屑的摇了摇头,这种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个录音笔有自动上传云端的功能,你说什么东西都能造假,但是私人账户这种东西造不了假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黄刚犹如感受到了晴天霹雳一般,他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就要毁在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