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
    随着一道推门声响起,房间中多出一位中年男子,此人身材修长,星每剑目,面容与凌天有几分相似。
    此人一进来就低着头,眉头皱成一团,脸色有些阴沉,身上散发着凌厉的气息。
    此人就是凌家家主凌阔海,也是凌天的父亲。
    “小天,父亲一定会为你报仇。”
    林阔海心中发出一声叹息,同时一股凌冽强横的威压自体内浮现。
    “父父亲!”
    凌天眉头微蹙,即便二人灵魂已经完全融合,眼前的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可他的心中还是有一丝抗拒。
    “小小天,你的伤好了?”
    凌阔海脸上肌肉微微跳动,说话的时候就连喉咙都在颤动。
    凌天被送回凌家的时候,全身经脉被毁,奄奄一息,命悬一线。
    强如凌阔海也束手无策,对此不抱任何希望,甚至开始为凌天准备后事了。
    可现在看到一个活生生,完好无缺的儿子出现在他面前,他怎能不惊,怎能不喜。
    “父亲,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看到凌阔海激动的表情,凌天心中一暖。
    心中的那一份抗拒荡然消失,这一生父亲叫的非常自然,没有半分犹豫。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凌阔海重重的拍着凌天的肩膀,看的出他是非常高兴。
    凌阔海双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凌天重伤昏迷不醒,最高兴的莫过于他那两个兄弟了,全都等着他绝后,争夺凌家家主的位置,那帮混蛋恐怕要失望了。
    “小天,告诉我是谁干的?”凌阔海笑容收敛,沉声问道。
    凌天被送回凌家的时候,命悬一线,很明显下手之人,想要凌天的性命,实际上对方确实做到了。
    作为父亲,凌阔海有着义不容辞报仇的理由,更何况他还是一个极为护短的人。
    “父亲我没事,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凌天微微一笑,他并没有告诉父亲,打伤他的人就是二叔的儿子凌厉。
    对于凌阔海成为家主,他的大伯和二叔很不服气,心存嫉妒,二人亢沉一气,窥视家主之位已久。
    二人的实力和势力不比凌阔海弱,况且凌厉天赋不错,是家族小辈中的佼佼者,因此才会肆无忌惮的打伤凌天。
    作为第一武帝,若是这点仇恨还要依靠他人,他又凭什么站在武道的巅峰?
    这是属于强者的傲气。
    凌天的眼睛容不得半点沙子,此仇他必须亲自了结。
    看到凌天无比坚毅的面容,凌阔海心中有些惊讶。
    他发现凌天变了,原本的胆怯颓废消失了,眼睛深处隐隐间藏着一抹狠辣和自信。
    “看来这小子,这一次到是因祸得福,成长了!”
    凌阔海心中无比欣慰,重重拍着凌天的肩膀道:
    “你能够重拾自信,我为你感到高兴,我儿注定会成为名动天下的强者。”
    “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接着一道急切的声音响起:
    “不好了,大爷和二爷发起了家族会议,现在叫您过去。”
    闻言凌阔海脸色一沉,没有经过他这个族长的同意,就私自召开家族会议。
    他那两个兄弟是什么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小天,你跟我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他们喉咙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凌阔海眼睛中惊芒闪烁,就连语气也带着几分寒意。
    凌家议事堂,嘈杂声一片。
    大堂中的凌家长老很明显分为两派,此刻他们因为什么事情争辩不休,起伏不定,互不相让。
    而大堂的正上方,坐着两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这二人就是凌阔海的两个兄弟。
    身材高大魁梧的粗犷大汉是二爷凌霸道。
    目光锐利,闪着寒芒,嘴角挂着冷笑的就是大爷凌山。
    此刻二人嘴角噙着冷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凌阔海和凌天走了进来。
    看到如此混乱的场面,凌阔海脸色一沉,怒喝道:
    “都给我闭嘴,你看看你们想在想什么样子,一个个脸红脖子粗,把这里当做菜市场吗?”
    作为凌家第一人,灵武境高手,这一出声,便有一股恐怖的威压自大堂中扩散开来。
    感受到那种凌冽的气势,众人皆是脸色微变,议论争吵声戛然而止。
    就连大堂上方的凌霸道,凌山二人,也是眉头微蹙,眼睛中闪过一丝忌惮。
    此刻凌阔海向着众人展示了凌家之主该有的霸气。
    只是当众人看到身后的凌天时,有人摇头,有人叹息,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都说虎父无犬子,家主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废物儿子?
    当然这种话,他们只敢在心底议论,不敢当着凌阔海的面说出来。
    “凌天?”
    看到凌天出现,凌山眉头一皱,心中自语道:“凌天不是被厉儿废掉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凌山很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咧嘴哈哈大笑道:
    “今日真是大喜临门啊,真是可喜可贺。”
    “大喜临门?”
    听到凌山的话,凌阔海眉头微皱,他的心中一沉,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不会简单。
    “好了,你们两个有什么话直说吧,今日突然召开家族议会,到底是为了何事?”
    凌阔海声音冷漠,目视二人。
    “三弟,果然是快人快语,那我就直说了。”
    凌山微微一笑,道:“经过商议,我们决定让凌天和苏家大小姐,提早完婚。”
    “苏家!”
    凌阔海微微皱眉。
    不等凌阔海开口,凌霸道抢先说道:
    “大哥说的没错,家族的状况你比我们都清楚,谢、陈两家对我凌家虎视眈眈,如今唯一能够挽回局势的机会,就是凌天娶了苏二小姐为妻。”
    “对,只要凌天娶了苏家二小姐,我们就绑上了苏家这棵大树,凌家也不用怕谢,陈两家。”
    凌山目光微凝,从大厅中扫过,再次放出一个重磅炸弹。
    “苏家大小姐苏婉清天赋异禀,已经修炼出十条武脉,听说她已经成为云山宗的内门弟子。”
    “我等也都知道,武脉境最多可以开辟出十三条武脉,能够开辟七条武脉,已是千里挑一的天才,可这苏婉清年纪轻轻,就拥有十条武脉,其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苏家能够有今日,也是借着苏婉清的威势,步步高升,若是能够攀上苏家这棵大树,凌家也必将水涨船高。”
    此话一出,凌家议事大堂乱哄哄一片。
    “三弟,就让凌天娶了苏家二小姐吧!”
    这时候凌霸道站了出来,双手抱拳,严肃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家族利益,若是凌天娶了苏小姐,就是我凌家的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