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陵帝国,骊山县,凌家。
    “这是哪儿?我是谁?”
    一张虚弱苍白的脸颊上,睁开一对朦胧的双眸,打量着陌生的房间。
    不等少年多看一眼房间里的陈设。
    一股剧烈的头痛袭来,紧接着一股脑的信息涌现,整整三个时辰才消化了这些信息。
    “我是凌天!我是第一武帝!可是这个身体是怎么回事?”
    发愣的少年忽然发出一阵狂笑,道:“我凌天注定不死不灭,我凌天竟然重生了?”
    房间中凌天的身体,忍不住剧烈的颤抖,双眸中充斥着一股,压抑不住的愤怒。
    只记得生前遭遇大劫,在突破大道超越帝境的紧要关头,遭受他人偷袭。
    最后被混沌大雷劫打得魂飞魄散。
    残留的意识在万界飘荡万年,直到今日进入一具陌生的躯体。
    “万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他头疼欲裂,任其冥思苦想,也想不起万载之前发生的事情。
    “是谁,到底是谁,害我落得这般下场?”
    凌天双目欲裂,发丝倒垂,发出阵阵怒吼。
    忽然一阵剧烈的头痛再次袭来,凌天抱头倒地痛苦不堪。
    良久之后,凌天稍稍恢复了平静,一对明亮的双眸中精芒闪烁,冷静的自语道:
    “也罢,上苍让我重生一世,我定要重回巅峰,突破极尽!”
    “这一世我要复仇,众人挡我,我便杀人,诸神阻我,我便弑神,若天地碍我,便打破这天、踏碎这地,万界破灭又与我何干。”
    “这一世我要御统万界,俯瞰众生!此生我若为天帝,踏破天道得永生!”
    这不是豪言壮志,却胜过豪言壮志。
    千言万语尽在言语之间,这一世凌天要改变天地,改变命运,改变一切。
    誓言尽数出口,心胸震荡。
    凌天昂首阔步而立,一对明亮的双眸精芒闪烁,好似穿透了房间,穿透了天际,穿透了苍穹。
    此刻的凌天意气风发,双眸神俊,就是一把锋芒毕露利剑,只待出鞘,便能一剑惊鸿,斩破天地万物。
    再活一世,凌天何等的自信满满。
    只是当他看瞧着这一副经脉尽数被毁的躯体后,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旋即自嘲道:
    “这个身体也太弱了些吧?”
    同名同姓也许正因为种种巧合,他的魂魄才会重生在这个少年身上吧。
    从脑海中的记忆中搜寻到,凌家乃是东陵帝国四大家宗族之一,家族庞大嫡系众多。
    凌天所在的骊山县凌家原本属于帝都的本家。
    后来不断衰弱,不负以前的辉煌,被赶出了帝都。
    从本家沦落成了一个小小的旁系支脉。
    凌天的出生让族人看到了复兴的希望。
    为了重回本家,族人倾尽所有资源。
    两年内凌天连开八条武脉,成为凌家引以为傲的天才。
    半月前凌家意气风发,前往帝都,参加三年一次的族比。
    可惜凌天第一轮就遇到了凌家最耀眼的天才凌云飞。
    “这种废物也敢来参加族比?凌虎当年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那少年面容孤傲,衣诀飘动,甚至没有正眼瞧凌天一眼。
    仅仅一招,凌天辛苦两年开辟出来的武脉尽数被毁。
    而骊山县凌家,如同丧家之犬,灰溜溜的逃离了京都。
    从此凌天一蹶不振,从昔日的天才,变成了人尽皆知的废物。
    就在昨日凌天经脉被废,重伤而亡。
    也正因此,才会鸠占鹊巢,被第一武帝,魂魄附身。
    凌天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然后目光坚定的说道:
    “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个世界上只有凌天,你经历的一切屈辱和仇恨,我都会帮你洗刷。”
    “凌云飞你等着,我凌天定然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战胜你。”
    话随这样说,但是看到如此残破的身躯,不由得眉宇紧缩。
    “全身经脉被毁,下手之人真狠。”
    不过凌天很快恢复了自信。
    经脉尽断有怎样?修为尽失有如何?
    正好合了他的心意。
    就凌家修炼的这破功法,哪怕凌天经脉未断,修为未失,他也要自断经脉,自废修为!
    作为曾经的第一武帝,他哪能看得上这点修为?
    经脉被废,并不代表无法修行,只不过多费点手脚罢了,或许难得到他人,可难不倒凌天。
    就在这时身体中传来微微的震荡,一种古怪的感觉传来。
    凌天向着体内看去,这一看却是愣住了,然后惊呼道:“九天混元鼎,九天混元鼎居然和我一起重生了?”
    微微震惊之后,凌天很快恢复了平静,露出一丝苦笑,自嘲道:
    “没想到陪我到最后的人竟然是你。”
    九天混元鼎是凌天上一世,偶然得到的一件圣物。
    一万年前,他能够叱咤风,横推万界,成为第一武帝,少不了九天混元鼎的功劳。
    然而不等凌天的话音落下,九天混元鼎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紧接着一个晶莹剔透的丹药悄然出现在凌天的手中。
    看到手中的丹药,凌天的脸色猛然一变,竟是放声大笑起来。
    “九转洗脉丹?果然是天助我也,这九转洗脉丹,真是锦上添花,可以省去恢复经脉的功夫。”
    “有了它洗涤经脉,重回巅峰指日可待。”
    激动的狂笑声飘荡在空旷的房间中,久久不曾消散。
    一阵激动过后,凌天终于平静了下来的,盘腿坐在床上,面色古井无波,深吸一口气。
    手中丹药入口,顿时面色剧变,一股非人的剧烈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
    全身青筋暴起,犹如千万钢针穿过。
    凌天像触电一般剧烈挣扎,身体颤抖不已,经脉洗髓的疼痛直接让他痉挛。
    “哐嘡一声。”
    他直接从床上跌落下来,蜷着身躯不停的抽搐,豆大的汗珠顺着鬓角不断滴落下来。
    凌天咬着牙死忍着剧烈的疼痛,硬是没发出一丝哼声。
    半个时辰过去了,毁坏的经脉彻底新生,而且更加坚韧。
    他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脸色苍白的凌天,此刻看起来面无血色,更加苍白,嘴角却是挂着微笑。
    “看来九转洗脉丹的作用,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不过这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