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夏梦思淡淡地说道,“在我决定留下他的那一刻起,我便做好了所有的打算,我会认真配合你的治疗,我也会小心地做事,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不后悔的机会。如果最后真的会发生什么意外,我只能说是天意如此,怪不得任何人。”
    见夏梦思如此想得开,柏季也不好再说什么:“既然我们两个人是朋友,你就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我自然会倾尽全力。”
    柏季对夏梦思的支持,让她安心了不少。
    柏季继续鼓励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
    夏梦思对着柏季会心一笑,郑重地点了点头。
    随着夏梦思的治疗时间越来越长,毕清柔留给她的那笔钱变得越来越少。
    眼看着钱越来越少,夏梦思开始着急了。
    她不想开口找纪友借钱,毕竟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越单纯越好,她不想牵扯太多。
    想着现在身体恢复的还行,也趁着肚子还没有大,夏梦思决定好好地找一份工作,以便能支撑起以后的生活开销。
    纪友自然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他生气地在客厅走来走去,道:“不行,你现在身体状况还没有完全稳定,况且还怀着孕,你怎么能够出去工作呢?”
    夏梦思平静道:“可是我需要钱,我的治疗费,孩子出生后的开销,我都需要准备好。
    纪友无奈地看着夏梦思,走到她面前:“我说过,我可以养你。”
    夏梦思坚决道:“我也说过我不需要。你现在只是我的一个朋友,你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既然都开头了,夏梦思决定把事情一次性说清楚,继续道,“纪友,你有你的事业,你的未婚妻,你不要把时间和精力耗在我的身上好不好,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纪友不甘心道:“我已经跟顾夏解除婚约了,我也可以在这里再找一份工作。我知道我们现在不可能,我说过我可以等,等你接受我。”
    夏梦思狠下心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承受了多少,接受你这么多无偿的帮助,我心里的负担有多重,你想过吗?如果你是想要弥补我,这段时间你对我的照顾已经够了。”
    纪友表情痛苦:“思思,我真的······”
    夏梦思打断他的话:“你该回去了,你的事业和家人都在国内,伯父伯母好不容易才把你盼回去,你一直待在这里不合适。”
    提起纪父纪母,纪友心里也是一阵愧疚,二老原本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去世了,好不容易才把他盼回来,还没高兴两天儿子就又消失了。
    纪友看着夏梦思,声音低沉道:“思思,你等我,等我把国内的事情处理好我就来找你。”
    夏梦思没有回应他,而是把头撇向一边不看他。
    纪友眼中尽是失落,无奈转身离开。
    夏梦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不忍心,但狠话已经说出去了,这样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
    这天,夏梦思早早地起床收拾好之后,便准备外出找工作。
    她准备了好多份简历,也面试了很多家公司,却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接受她。
    夏梦思准备的简历上并没有介绍之前她在国内的工作经验,她之前在的那家公司是一个上市集团,和许多国外的大公司有合作。
    她怕如果自己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凭借傅云峥的本事,一定很快就能找到自己。
    现在很多公司在招聘员工的时候会联系上一家任职的公司核实情况,如果被傅云峥发现,那她费劲千辛万苦的躲到国外来的事情就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夏梦思自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在工作经验那一栏上她果断的填了个“无”。
    因为夏梦思的简历介绍,很多大公司认为夏梦思不过是一个毫无经验的新人,也就拒绝了她。
    面对又一次的拒绝,夏梦思灰心地走出了办公大楼,看着手中一次又一次被退回的简历,心里非常失落。
    不过夏梦思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败,比这再糟糕的事情她都经历过,这点困难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夏梦思在心中不断地给自己打气,这个时候,迎面朝她开来一辆车,车子停在她的旁边,车窗缓缓地摇了下来,露出了柏季的脸庞。
    “夏梦思,你怎么在这?”柏季疑惑地问道。
    夏梦思没有任何隐瞒:“我出来找份工作。”
    看到夏梦思手中那一沓简历,柏季猜出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顺利。
    现在还没有开春,天气还有些微凉,夏梦思穿的也比较单薄。
    看着在寒风中被冻得小脸通红的夏梦思,柏季开口:“外面那么冷,上车吧。”
    “不用了。”夏梦思摆了摆手:“我还得去下一家公司面试呢。”
    见夏梦思拒绝,柏季直接下车,一把拽住夏梦思,然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坐进去。
    柏季执意如此,夏梦思也不好再拒绝,只好坐了进去。
    “你不用那么着急,有任何困难你都可以跟我开口,作为朋友,我会帮你的。”
    夏梦思自然知道柏季的好心,不过之前已经麻烦了他那么多,夏梦思也不愿意再给他添麻烦了。
    而且以后的日子还需要面对很多困难,夏梦思不愿意再依靠别人,所以她婉言谢绝道:“柏医生,你已经帮了我太多了,找工作的事情我想自己努力。虽然现在困难重重,但是我也想靠我自己的努力,我相信我可以养活自己,也能养活我肚子里的孩子,谢谢你的好心。”
    “但是你现在还怀着孩子,要经历的困难不止这些,你别有太大的压力,钱就当是我借你的,等你以后有能力了再还我。”
    看着夏梦思自己怀着身孕还出来找工作,在异国他乡如此努力,作为朋友,柏季心里也不好受。
    他敬佩夏梦思的坚韧,但看着她一个女人受那么多的苦,他的心里有些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