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意志让摩耶多勉强挡住了秦风这一拳,摩耶多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胸口,一阵刺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摩耶多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会被打破。
    “你的力量非常的诡异,这种力量…是火焰?”摩耶多看着秦风开口说道。
    一开始在外面的时候摩耶多也看到了秦风的火焰之力,他那时候只是觉得这种火焰非常的诡异,毕竟能够冰冻海水的火焰属实是有些奇怪的。
    可是现在摩耶多才知道这种火焰之力非常的强大,这种火焰的力量可以毁灭一切就连他的神徒之躯都扛不住。
    “很好,既然你一定要保护这些人,那么我给你一个面子,我不杀他们。”摩耶多淡淡的开口说道,说完以后直接朝着通道飞去那些超能力者连忙跟着摩耶多跑了。
    就在他们跑出一段距离以后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秦风静静的看着他们,摩耶多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周围,他发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禁锢在空中,这种无形的力量在修饰之中,被称为神识。
    “是你?”摩耶多看着秦风开口说道。
    “你们不会以为自己就可以这么离开吧?把我当成什么了?”秦风静静的开口说道。
    强横的神识之力铺天盖地地涌了出去,虽然秦风的神识之力对那些土著不起作用,但是对这些超能力者来说,秦风的神识就是非常致命的攻击。
    虽然这些超能力者的血脉之力比那些土著强的多,但这种强横的血脉之力在秦风的神识面前,刚好起到了反作用。
    “你想干什么?我都已经退步了。”摩耶多冷冷的开口说道。
    听到摩耶多的话,秦风淡淡一笑,摩耶多就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对于他来说,杀一些蝼蚁没有什么问题。
    “抱歉,我刚刚跟他达成共识,你今天得死在这里。”秦风淡淡的开口说道,陈飞腾的脸上露出了怨恨的表情,要不是摩耶多,他的朋友不可能会死在这里。
    摩耶多杀了上千人,而且没有任何愧疚,那可是上千条生命啊!就这么死在这里了,想到这里,陈飞腾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一群蝼蚁的命,能跟我比吗?”摩耶多平静地开口说道,听到摩耶多的话,陈飞腾怒吼了一声,他直接朝着摩耶多飞了过去疯狂的攻击着摩耶多,可是陈飞腾的攻击在摩耶多的身没有掀起半分波澜。
    摩耶多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就已经恢复了当初一半的实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可以非常轻而易举的秒杀这些土著。
    这种强大的身体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合体期应该拥有的,只有合体之上才有可能打败他,很明显,陈飞腾达不到这个境界。
    “你这个侩子手,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吗?他们也都是人,他们信仰,你把你们当成神明,但是他们心中的神明竟然屠杀了这么多人。”陈飞腾冷冷的开口说道,听到陈飞腾的话摩耶多哈哈大笑的起来,既然把他们当做神明,那为神明献出生命又有何不可呢?
    “你也知道我们是他们的神明像你这种外来人根本就不懂信仰的可怕,他们信仰我们,为我们付出生命也是心甘情愿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有谁对这件事情抱怨,如果有人抱怨的话…”摩耶多看着陈飞腾冷冷的开口说道,他的话没有说完。
    陈飞腾脸上难看的看向了下方,他发现以前对他很好的那些土著都用怨恨的表情看着他,陈飞腾非常的不解,明明他是在帮助那些人,为什么那些土著会露出这种表情。
    “你是不是觉得非常的不解?你认为你帮他们他们应该对你感恩戴德对不对?你错了,他们不会对你感恩戴德的,因为你们亵渎了他的神明。”摩耶多冷冷一笑开口道。
    “不用跟他白费口舌了,既然我跟你做交易,那么他的生死大权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你要他死还是要他活?”秦风看着陈飞腾开口说道,陈飞腾的眼中露出了迟疑的表情。
    如果陈飞腾杀了摩耶多,那么那些土著将不会对他露出友好的表情,就算他放了摩耶多那些赌注也是一样会恨他。
    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陈飞腾早就已经是这里的一份子了,他已经完全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没有人把他当做外来人,可是现在陈飞腾感觉到了一丝疏远。
    “放了他吧,还是算了吧。”陈飞腾的心中一阵苦涩,他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听到陈飞腾这么说,秦风点了点头。
    摩耶多冷笑了一声,他没有回头,直接朝着通道走去再来到通道面前的时候,摩耶多伸手一转通道口的封印直接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扭成了粉末。
    “希望你不会进来,否则的话,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你身上的火焰之力,我非常的感兴趣,杀了你我就能够得到你身上的火焰之力,到那个时候毁灭的力量将会降临到外面的世界。”
    “在外面的世界生活这么久,我也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呢?遗忘之地虽然比外面好,但是遗忘之地的法则不如外面全,外面的世界,我们要定了。”摩耶多冷笑着开口说道,说完以后直接踏入通道消失不见。
    看到摩耶多消失,陈飞腾全身的血气慢慢的消散,他有些无力的落到了地上,那些土著看到陈菲的落下来眼中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然后转身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小部分人也偷偷的来到通道旁边窜了进去,秦风虽然已经看到了,但也没有阻止的兴趣,左轻狂那些人早就跑到通道旁边了。
    秦风也没想跟他们秋后算账,所以就任由他们走进通道中,陈飞腾在原地傻愣了一会儿,他自嘲一笑就算他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子民,终究也只是一个外来人而已。
    “走吧,我带你进去。”陈飞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