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瑾成可从来没有这么费心过。
    就他观察的,韩瑾成最近一直在研制祛疤嫩肤的膏药。
    虽然他手上的芙蓉修颜膏已经是这世上顶顶好的祛疤良药了。千金难买!
    虽然韩瑾成自己不承认,但他明显是偏向顾轻轻的。
    不一会儿,浮衣下来端饭菜,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
    韩瑾成给气笑了。
    很好!她这是想跟他划清界限了。
    “阿锐。”韩瑾成对郭锐招招手。
    郭锐立马俯首帖耳,“是,主子。”
    韩瑾成在郭锐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郭锐眼睛一亮,强忍住笑,赶紧走。
    办事去!
    第二天一大早,顾轻轻就带着浮衣准备离开。
    她一向知道,工具没人家好,就得去勤奋来补。
    该补的之后,她绝对不含糊。
    浮衣去取马车,不一会儿便匆匆跑回来,脸色黑沉,满是怒意。
    “主子,不知道是谁,砸了咱们的马车!”
    “什么?”顾轻轻简直要怀疑自己耳朵了,“你说什么?什么,砸了咱们的马车?”
    “是!主子,你跟我来。”
    浮衣带着顾轻轻直奔后面的马厩,那里有专门停放马车的地方。
    客栈的小二等在那边,低着头,不知所措的搓着自己的衣服。看到顾7轻轻过去,立马点头哈腰,赔礼道歉。
    “姑娘赎罪!昨晚都是好好的,半夜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早起来就……”
    顾轻轻看着一地的碎片,双眉高高挑起。
    怎么会这么凑巧,偏偏毁了她的马车?
    木已成舟,顾轻轻也不是纠缠不清的人。
    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找到代步工具。
    “小二,这附近哪里有卖马的地方?”
    小二给顾轻轻指了一条路。
    顾轻轻带着浮衣直奔而去。
    还好她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带什么行李。被毁了马车也没什么,再买两匹马就是了。
    到了卖马的地方,更稀奇的事情发生了。
    店里所有的马,昨天就被人全部买走了。
    浮衣简直不敢相信。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接下来的路,就算是坐马车都得整整一天才能到达下一个城镇。
    如果用走的……
    “既然如此,只能用走的了。到下一个城镇去买马吧。”
    浮衣说:“奴婢倒是没什么,只是郡主……”
    “没什么。”顾轻轻摆摆手,“既然有人不让我去临城,那我还非去不可了!”
    浮衣一脸心疼,“郡主……”
    “顾郡主。”身旁传来大国师的声音。
    顾轻轻回头,正好看到大国师拉开车帘子露出脸。
    “顾郡主可是遇上什么困难了?”
    顾轻轻说:“也没什么,不知道是谁,毁了本郡主的马车,又买走了镇上所有的马,想阻止本郡主去临城。要是让本郡主知道,一定好好感谢他!”
    正坐在马车前头赶车的郭锐,浑身一个激灵。
    总觉得顾轻轻这句话说的,杀气十足呀!
    大国师说:“哦?那郡主现在岂不是……”
    顾轻轻笑眯眯地说:“一点小事而已。人么,又不是非要靠工具才能走路的。没事。大国师先行吧。”
    韩瑾成一愣,看顾轻轻的笑容,明显不是真心的笑容,反而带着怒意。
    难道……玩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