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筱真的没想过会这样生气,她承认,在日本的时候,徐蓉和祁衍接触过密的时候,的确让她心里吃味,不舒服。
    许是还没有完全爱上,更或者认清自己的心,倪筱不想管太多,可她现在气的是什么,祁衍既然之前决定跟她解释,为什么不摊牌摊的清楚一些,非要隐瞒他和徐蓉的那段感情?
    是他觉得太过甜蜜不想打破,还是对着她根本没必要解释?
    无论哪一种情况,倪筱都无法接受。
    “倪筱,我当时并非有意隐瞒,只是觉得那个节骨眼上,不想将事情搞得复杂,更何况我与她已经是过去式,所以才觉得没必要提出来,让你我之间为此存有芥蒂。”
    沉着声音,祁衍一字一句地解释,语气更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当年他和徐蓉在一起,阴差阳错,除了身边几个朋友知道,家人都不曾知晓,对于她,他的感情始终都是淡淡的,有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喜欢徐蓉,就连身边的朋友也觉得他们不像情侣。
    饶是如此,最后依旧躲不过一地鸡毛。
    “祁衍,是你要跟我坦诚不公的,这就是你的态度,原不想因为这些事吵架,毫无意义,但是我现在有些看不透你,我先上楼休息一下。”
    到底还是挣脱了祁衍的手,倪筱上楼去了。
    看着倪筱的背影,祁衍眼眸不由变得幽深,下一秒,人便是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从事发到现在,徐蓉一直在等祁衍的电话,然而等了一天,却是毫无消息。
    难道如今,他连当面找她解决都不愿意了吗?
    正想着,徐蓉掌心的手机一阵震动,收到一条短信。
    “老地方见。”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好似撬开了徐蓉的心扉,就连一直存储的记忆也仿佛泄了闸的洪水,倾泄而下,没有任何犹豫,徐蓉拿了手包直接冲出了家门。
    ……
    Dio西餐厅。
    这家餐厅,是以前她和祁衍贪恋爱的时候,经常一起出来吃饭的地方,重游故地,好像将自己所有的经历都重新播放了一遍。
    那会儿,她和祁衍之间还好,一切都还很甜蜜。
    伸手推开餐厅的玻璃门,沉重的感觉,仿佛亲手重启她和祁衍曾经的那些过往。
    偌大奢华的餐厅里面,晚餐时间,竟半个人都没有。
    径自抬腿往里面走了几步,忽然耳边闪过了一曲熟悉的钢琴曲,蓦地顿住了她的脚步。
    ……是费加罗的婚礼……
    这首钢琴曲,徐蓉太熟悉了,纵然是失忆了,她也不会忘记。
    悠扬的旋律在她的耳边回响,仿佛她的人也跟随着钢琴曲沦陷其中,也不知,沦陷的是曲调还是弹曲子的那个人。
    下一秒,抬头,入目便是餐厅中央表演台上,巨大的黑色三角钢琴前坐着的一个背影挺拔坚挺的男人,手指灵活跳跃在黑白键上,随之而出的便是悠扬的旋律,演奏的旋律丝毫不逊色著名的钢琴家……这就是祁衍,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做到极致!
    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徐蓉最喜欢的就是听祁衍弹钢琴,每次他只要弹奏钢琴,整个人就好似化身高贵的王子,由内而外散发的魅力,真的很难让人不沦陷。
    更何况,还是祁衍这样如此有魅力的男人!
    原以为……她可以就那样听着祁衍弹一辈子的钢琴……可终究,只是她以为……
    就那样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祁衍弹钢琴的背影,徐蓉不由陷入了回忆。
    直到钢琴曲结束,她好似还没有反应过来,依旧那么出神地盯着正前方。
    ……
    从徐蓉进来的那一瞬间,祁衍就已经知道她来了,却没有丝毫的分心,而是无比专注地将这首费加罗的婚礼给演奏完毕。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支曲子,也是他将来和自己心爱之人的婚礼构想。
    意义非凡……
    停了弹奏,祁衍合上钢琴盖,缓缓地从琴凳上站了起来。
    转身,抬头。
    四目相对,祁衍和徐蓉二人的视线就那般没有任何意外撞在了一起。
    良久,周遭的空气好似凝滞,就连世界都好似瞬间变的安静。
    “还记得,这首曲子吗?”
    到底还是祁衍率先开了口,冲着徐蓉问道,可声音之中却没有任何的温度,就连脸色都没有任何的波动。
    “费加罗的婚礼……你曾说过,若我们结婚,你会亲自在婚礼上面为我演奏……”
    原来,回忆那么沉重,不想还没有什么,如今说起来,徐蓉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阿蓉,我一直以为,这首曲子我只会弹奏给你一个人,一辈子。”
    下一秒,祁衍再次开口,语气却嗜了七分凝重。
    这次,却换做徐蓉不说话了。
    没什么好说的……是她的选择,是她主动放弃了那段感情,抛弃了祁衍。
    心不自觉地被揪的生疼,徐蓉甚至感觉呼吸不畅。
    “阿衍,对不起……当年,是我的不对,是我自私,追求事业,追求名利,放弃了我们的感情,我知道错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哽咽着声音,徐蓉对着祁衍求道。
    “重新开始?”轻笑了一声,祁衍反问了过去,“以你对我的利用为开端,重新开始吗?”
    徐蓉:“……”
    就那么噤了声,盯着祁衍的眼睛,她再次不知如何开口。
    “其实……其实……这次的新闻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的手机被私生饭给破解了系统,才导致照片流了出去,我……”
    “阿蓉,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这样的理由,你何必多此一举说出来!”
    径自打断徐蓉没有说完的话,祁衍的神色不禁沉冷了几分。
    “我没有……真的……”
    “你知道的,对我来说,查这件事情,一点儿也不难,为什么都到现在了,你还不肯对我说一句真话!”
    还在狡辩,祁衍真的受够了。
    随之厉着声音,对着徐蓉呵斥了过去。
    这次,徐蓉彻底被震住了,张了张嘴,可到底没再开口,辩驳什么。
    无言,等于默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