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话又说回来,夏岚皋虽然作为大柱国的皇帝,但其实还是和天底下绝大多数的父亲一样,爱护自家的孩子,虽然说这其中掺杂着私心。
    事情越是闹大,对夏嫣然的名声就更加不利,夏岚皋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个层面,于是命令两人到书房回话,对那个无辜遭殃的小姐赏赐一些东西作为安慰补偿,,其余人散去。
    御书房
    当着齐天和祝航的面,祝航作为好兄弟的儿子,而且还是有功之臣,夏岚皋先是关心了祝航一番,“祝将军见笑了,都是嫣然不懂事。”夏岚皋象征性的训斥了夏嫣然的娇蛮任性,“嫣然,这次是你行事莽撞了些,回去好好学下规矩。”
    然后话锋一转,恩威并重的说道,“以后嫁人可不许这样惹是生非。”
    夏嫣然原本想让祝航吃瘪的愿望落空,惩罚更是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原本想开口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听到夏岚皋后面的话,就知晓夏岚皋想要僵她嫁给祝航的心并没有发生改变。
    于是原本到嘴边的不满还未发生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夏嫣然充满窃喜却努力想平静的声音,“父皇,儿臣自当好好听从父皇旨意。”
    夏嫣然说完之后,就不再多言,老实的站在夏岚皋的身侧。
    而齐木,由始至终一直站在祝航的身后,听着这些言论,虽然心中颇有说辞,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一分,直到他看到夏岚皋身边站着的齐天。
    齐木看到齐天,冷静的外表发生一丝改变,面上露出与刚才冷静外表不符的神情,他有些诧异的看着齐天,又把视线落在祝航身上。
    连齐木都不得不感慨,这两人实在是太像了,鼻子嘴巴更是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乔天身上那种沧桑,这是祝航没有的。
    齐木就算是平常反应再迟钝,这个时候,看着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两个祝航的两人,一向脑袋不太灵光的他也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宴会并没有因为这些小插曲而中断,原本就是为祝航等将士而举办的盛宴更是因为祝航的到来而到达一个小高潮。
    夏岚皋先是在众人面前好生赞扬了一番祝航的丰功伟绩,“自古英雄出少年,祝将军可是我们大柱国子弟学习的榜样。”
    面对夏岚皋的盛赞,周围的大臣更是对祝航赞不绝口,心里更是对自家不成器的孩子气不打一处来。
    反观祝航,面对众人一水的夸奖以及称赞,没有因为这些而飘飘然,更没有得意忘形,反而镇静的对坐在上方的夏岚皋说道,“谢皇上称赞,此战的胜利不单单取决于我自身,更是离不开所有士兵的配合。”
    祝航不邀功不自夸,实事求是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却没想到引来夏岚皋舒朗一笑,“祝爱卿言之有理,所有参与此战的将士统统论功行赏。”
    “臣谢皇上恩典。”祝航跪在下面谢皇帝的隆恩,又听上方传来声音,“那祝爱卿可有什么想要的赏赐?”
    夏岚皋想的很好,想趁着这次晚宴,把祝航和夏嫣然的事情给定下来,所以才会有了刚才的问话。
    “臣没有什么想要的。”初听闻夏岚皋的话,祝航有些愣神,但是,他随后想了想,却又迅速反应了过来,连忙谢过皇帝想要赏赐的要求。
    这话却没有一丝的虚假,对于祝航而言,他确实没有什么需要的。
    但是周围其他的人有人显然不这么想,不知道多少人在心中暗自讽刺,觉得祝航这人可真是城府极深,像这种以退为进的手段就用的极好。
    夏岚皋没有得到想要的答复,又开口说道,“朕看爱卿还未娶妻,可有心仪的姑娘?”
    听到这话,齐天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皇帝夏岚皋,没想到他竟然把这件事这么快就说了出来,眼神有些担忧的看着不远处的祝航。
    夏嫣然这会有些娇羞,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更是面含桃花带着女儿家特有的羞涩的看着跪的笔直的祝航,心里就像揣了个兔子一样,心跳快的厉害。
    众人闻言,都在心中暗暗感叹,这个祝航可是走了好运了,有皇家作为依靠,以后的仕途可以说的上是青云直上了。
    但是跪在那里的祝航显然不这么想,听完夏岚皋的话,再联想到夏嫣然的神情,祝航就琢磨出了夏岚皋的真正意图,知道皇帝明里暗里想要为他和三公主赐婚。
    站在人群里的齐木听着周围人的小声议论,也彻底的明白了过来,脸色有些铁青,虽然知道祝航现在早就不记得以前与苏筱圆的种种,但是内心还是为苏筱圆打抱不平。
    祝航心里知道了夏岚皋的真正想法,心中不由感觉的有些烦躁,他虽然知道自己过往没有和任何人有情感纠葛,但是一想到要和一个陌生的女子共度一生,祝航是不愿意的。
    他模模糊糊的觉得,如果他答应了这场婚事,就是对一个人不忠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信誉。但是那个人到底是谁,祝航没有记忆,但他不会放弃,更别说现在已经有了一点线索。
    只要顺着这些线索,祝航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弄清楚一直盘踞在他脑海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祝航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眼前的这个婚事推掉,于是出言说道,“回禀皇上,臣已心有所属,此事涉及女儿家的名誉,故恕臣不能告知陛下。”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感到很意外,夏岚皋有些不悦,他没想到祝航竟然如此不识抬举,毕竟他已经明里暗里都已经表达了他的意思,可祝航却敬酒不吃,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
    在场的人里面,可能就只有齐天真正为他感到高兴,其他人或许不知,但是他却有所耳闻,之前为了找寻祝航,他派出暗卫仔细调查,自然对祝航和苏筱圆的事有所耳闻,只不过只是略知一二罢了。
    齐天高兴之余更是有些欣慰,他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也没有那些男人三妻四妾实属正常的念头,他想要的一直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和祝航的母亲以前就是如此。
    念往昔,齐天有些伤感,可惜现如今两人早已阴阳相隔,琴瑟再也难以和鸣,原以为会孤身一人过完这一生,但是没想到他唯一的儿子竟然被找到,思及此,内心有一丝的安慰。
    齐天在听到祝航说他早已心有所属之时,更是感慨两人都是一样的痴情种,一旦认定一个人,那这辈子都不会再放手。
    但是看到夏岚皋有些难堪的脸色,齐天还是不由站出来维护自己唯一的儿子,“陛下,臣以为既然祝将军已经有心上人,那此事就以后再议。”
    夏岚皋闻言,原本难看的脸色有了一丝的缓和,他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朕就等着听祝将军的好消息。”
    夏嫣然的期待再一次落空,心里的反差使得她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切,原本维持的完美的笑容也逐渐破碎,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祝航,似乎对于自己再一次被拒感到不可思议。
    随后,宴会再一次恢复了正常,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幻觉。
    而这里发生的一切,远在其他地方的苏筱圆一无所知,她经常会想起以前和祝航发生的种种,现在的苏筱圆摸着日益显怀的肚子,越发期待小家伙的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