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留着费明珠有用,他现在就会杀了她。
    一想到戴玉梅和管家背着他胡来的时候,他就有点控制不住心底的愤怒。
    呸!
    这对狗男女!
    “费田刚,你非要这么绝情吗?”管家用尽了全力怒吼。
    费田刚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转身就离开刑房。
    在离开的时候,还能听到管家的话,“费田刚,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
    费田刚冷冷的笑了起来,眼里的杀意更是强烈。
    他绝不会后悔。
    戴玉梅让人偷偷的打探到管家的消息,知道管家被带进刑房之后,费田刚并没有直接要了管家的命。
    知道管家还活着,她稍稍的安心不少。
    她开始暗中的筹谋,想要先下手为强,杀了费田刚再说。
    费田刚要是不死,费家就很难落在她的手里。
    可想要杀费田刚,也不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
    费田刚从刑房离开之后,直接就出门了,谁也不知道他出去做什么,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住在客栈里的苏云朵,已经打听到不少关于福神的信息。
    从搜集的的信息来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福神,连瘟神都比这好多了。
    没有神是需要百姓祭上人命的,这种是杀孽。
    距离献祭还有三天,苏云朵不想耽误那么长的时间,打算晚点先去那个湖泊查探下。
    至于费明月的事情,她也要帮钟翠给解决了才行。
    苏云朵填饱了肚子后,嘱咐他们在客栈里待着,她出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
    按照之前打探到的消息和湖泊的路线,苏云朵很快就出现在临江镇的一处湖泊面前。
    湖水蔚蓝,湖面无波,看着很平静。
    她眯了眯眸眼,盯着无波的湖面,暗自冷笑。
    苏云朵看到的东西,和普通人本就有所不同。
    这湖面在普通人看来是很平静,但对她来说,却一点也不平静。
    只见湖泊的上空,凝聚着一股子的怨气, 而湖面也不停地泛着黑色的怨气,不断地往上漂浮,与上空的怨气结合在一起。
    临江镇的百姓献祭了不少的人,全都死在这湖泊里,这湖里肯定不止一个脏东西。
    看这怨气,那些死在湖泊里的人,灵魂应该都还在,没有被湖里所谓的福神所吞噬。
    苏云朵看了看四周,拿起了一块石头,猛地砸向了湖泊。
    石头在湖泊上砸起了浪花,泛起阵阵涟漪,而后就归于平静了。
    苏云朵特意的等了会,没有看到湖泊里有什么东西出现。
    她拿起了个小石子,用符包裹住小石子,再砸向湖泊。
    小石子砸下去的威力虽不如刚才的石头,但是包裹着的符,在落水之后,却让这平静的湖泊翻滚了起来。
    不消片刻,苏云朵就看到一道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是谁不知好歹,竟敢扰了本神的清梦!”福神恼怒出声。
    他的目光落在苏云朵身上,眼里带着嫌弃之。
    生过孩子的妇人,他最是不喜。
    “神?你是什么神?”苏云朵的脸上噙着笑意,明知故问。
    “你不是临江镇的人?”福神狐疑地盯着她,出声问道。
    “不是。我只是刚好路过临江镇,休息个一两日便走。”苏云朵语气淡然地回应道。
    “我乃是这临江镇的神!福神是也!”福神冷哼一声,微微地抬起下巴,露出很是骄傲的神色来。
    “福神?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什么福神的?”苏云朵眨了眨眼睛,笑着出声问道。
    她眨了眨眼睛,像是疑惑般,可是她的笑声却带着讥讽。
    “无知!”福神皱眉,很是不喜欢她,尤其是她的态度,更是令他厌恶,“本神念在你是初犯,只要你给本神跪下,磕几个响头,本神就免了你的死罪。”
    “免了死罪,那是不是活罪难逃?”苏云朵笑着继续问道。
    福神本来还以为她会跪地求饶,可她却还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也更是令他厌恶。
    这样的一个无知妇人,居然敢小看他,而他还想着饶她一次,他简直就是愚蠢。
    想到这里,福神的眼里就闪过杀意,他已经动了杀念, 不想让她活着离开这里了。
    “活罪难逃?本神已经改变了主意,不让你活命了!”福神说着就抬起了手。
    在他抬手的时候,湖泊的水开始翻涌,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继而冲向苏云朵的位置。
    这水柱就好像是一根绳子般,看着非常的灵活。
    苏云朵要是被水柱卷到的话,估计会直接被卷进到湖泊里。
    这个所谓的福神,明显就是个善于用水的东西。
    苏云朵目前没有办法判断出福神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看着像灵体,又像是妖怪,但又都不像。
    魔是不可能的,他不会是魔,神就更加不可能了。
    在水柱冲来的时候,苏云朵一个飞身而起,避开了水柱。
    只是这水柱像是有自主的意识般,一击不中,倏地一个转弯,再次朝着她冲了过去。
    苏云朵知道不能将精力都用在和水柱缠斗上,控制水柱的福神才是攻击的关键点。
    只要能击中福神,将福神给收服的话,这水柱根本就没什么用处,因为没有控制者在,湖泊里的水就是死物。
    苏云朵一边避开水柱的攻击,一边拿出引雷符来,打算利用天雷,将福神给击毙。
    她不知道引雷符对福神有没有用,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思。
    按理说,在这世间里的万物,尤其是充满邪气的东西,最是害怕天雷,而这天雷用来对付邪物的效果也更是好。
    苏云朵扔出了引雷符,快速地结了手印,嘴里喃喃自语。
    “引雷符,启!”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一道雷猛地打了下来。
    福神本以为她没什么本事,却没有想到她能用引雷符。
    轰鸣声响起之时,福神就放弃了控制水柱,慌乱地躲开击下来的天雷。
    水柱失去了控制,就恢复成死物,无法维持住水柱的形状,变成一滩水落在地上。
    在福神躲开天雷攻击的时候,苏云朵已经再次扔出张引雷符,继续结手印。
    一道道的天雷打下来,福神狼狈地躲开,心里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出来。
    临江镇上的人,见到这晴空万里打起来的雷,全都跑出来看热闹,抬头盯着天空,指指点点地议论着这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