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叶娇真正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已经是算上成亲那日的结婚第三天了.....
    幸好,她没有公婆。
    否则那所谓的茶水,算是喝到猴年马月了。
    叶娇觉得,自己真是没脸见人了。
    她感觉,大家看自己的目光中,都是带着无尽异样的。
    这种感觉真是绝了!
    以至于叶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总感觉大家看自己的目光中带着无尽的异样。
    就在叶娇尴尬时,却听五姨太关心的问道:“怎么就发烧了呢,是不是这段时间准备婚礼太累了?要不,沪上那边的婚礼延迟一些吧。”
    结婚再重要,却也没有身体重要呀!
    叶娇一愣,她见顾元煜正冲这边眨眼。
    不过只有一刹那,让人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不过叶娇那原本的不自在,却也在瞬间消散了大半。
    “多谢大家关心,就是有点低烧,吃了药,好好睡了一觉,已经没事了。”
    叶娇不免在心里松了口气,不管怎样,这关总算是过去了。
    大家放心,也就开始闲聊其他的。
    无外乎就是商议,吃点什么,叶娇该如何回门之类。
    不过叶阔天等人就住在不远处,来回也着实方便的很,说起来和一家人似的。
    顾爷爷还乐呵呵的给叶娇封了大大的红包,并叮嘱顾元煜无论如何都要照顾好叶娇。
    “如果这臭小子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尽管给我说,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这话把众人都给逗笑了,叶娇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笑道:“爷爷您放心,我记住了!”
    顾元煜故作不悦的说道:“好啊,还没怎样呢,现在就把我排出外面去了,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顾老爷子哼道:“你本来就是外人,我和娇娇才是一家人~”
    众人顿时笑做一团。
    婚后的生活,跟叶娇原本的生活本就差不多。
    无外乎就是在外人的眼中,多了一重顾太太的身份,如今出门就会被人叫夫人了~
    这倒是有些小小的奇妙来。
    无外乎就是顾元煜可以正大光明的,每天都搂着自家小娇妻腻腻歪歪,小日子过的美滋滋。
    那些参加宴席的宾客们,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
    就在大家觉得总算是能松口气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些没走的客人们,都不同程度的腹泻。目前已经叫了医生,不过客人们都心情怕是不好。”
    有些原本已经准备离开了,一切准备妥当,打点完毕,有些甚至连火车票都买好了。
    还有些家里有些重要的事,还着急等着回去处理呢。
    眼下这事情一出,所有的一切都被耽误了,怎么能让人不生气呢!
    当然,有些人还是表示谅解的,谁也不想出现这种事情不是。
    “元帅已经亲自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玛瑙连忙道,生怕自家小姐担心,影响心情。
    毕竟才刚刚结婚,正是大喜的日子,这要是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非常糟心!
    玛瑙她们都希望,自家小姐能够美美哒,每天开开心心的。
    叶娇冷哼一声,冷冷道:“不用查,也知道是有人私下里做了什么手脚。”
    不外乎就是,想要在婚礼的时候做点手脚,可惜顾元煜这边查的严,愣是没让他们找到突破口。
    估计也就是趁着这几天,这边的守备才终于稍稍松懈点了,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行动了。
    可惜,这招用的有些拙劣。
    却又不得不承认,非常好用。
    “走,咱们去看看。”
    如果叶娇没猜错的话,这可不会仅仅是什么腹泻,估计有毒的。
    若叶娇是对手的话,她也会这样做的。
    有时候不狠点,怎么能行呢。
    果然,那些人的情况都不是很妙,便是吃了医生给开的药,依旧效果甚微。
    那些病人家属们的情绪有些不稳,他们冷哼道:“这件事情,还请元帅夫人务必给个说法。”
    说起来,他们也是大老远赶过来的。
    中间有多少的辛苦,自不言而喻。
    原本就是卖个面子,只是谁能想到,居然出了这档子的糟心事。
    他们还能强忍住怒火,没有闹起来,完全是给顾元帅面子。
    叶娇的面色凝沉如水,半晌,她缓缓道:“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不过请放心,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字字沉沉,落在大家的心里,莫名的让人多了几分安宁。
    那些客人们的面色才算缓和,配合着叶娇把脉起来。
    虽然,在大家看来,叶娇未必能行。
    哪怕他们也隐隐听说过,叶娇会点医术,勉强算是小有成就一些。
    不过,刚才那么多有名资深的医生、大夫,中西医都尝试过了,也没看到有什么作用。
    却见叶娇这般认真的模样,大家倒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先试试看吧,死马当成活马医。
    叶娇才不管大家心中想什么,她在摸到这些脉相之后,面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了。
    “好奇怪的脉相。”
    她忍不住喃喃自语,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些人的身体上没有丝毫的异样。
    脉相再正常 不过了。
    可是为什么大家全都有中毒的反应呢?
    旁边一个白胡子大夫,听到这话后也连忙凑了过来:“是吧是吧!!”
    他也是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好奇又有些小激动,也是拼尽办法,也要瞧瞧到底怎么回事?
    叶娇又询问了一些其他人,果然大家得出的结论都是一致的。
    偏偏患者们的反应又很剧烈,他们也只能开一些去毒的药,希望暂时缓解。
    开的都是一些温和的,总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太大影响,也算是能交差了。
    叶娇沉默了,或许,这件事情真有些棘手了。
    而在远处的京城里,黎嫚仪自然时刻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当她知道那些人中毒人的愤怒,以及元帅府的慌乱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儿的冷笑。
    “晚了一步又怎样?还不是这样,焦头烂额。”
    凭什么说抛弃我,就抛弃?
    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房间没寂静,她的声音阴恻恻的,越发显得清晰、寒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