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几步过来,拉开车门就坐上去,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死里逃生了似的。
    刚才跟着她的男人见状戴着帽子大步往前走了,陆执盯着人看了几眼,看身影好像挺年轻的,但是他没看到正脸。
    “这么晚了一个人走在路上,不怕被人拖进小巷子里强了?”
    陆执脸色不太好看,说出来的话就更是难听。
    他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就觉得后怕,如果不是他恰好看见,赵今安今晚上会怎么样?
    她这个女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要是真被人绑了,也就只能被强的份,到时候他直接把她扫地出门好了。
    赵今安原本就被吓到了,闻言就更觉得郁闷,她咬着唇,一个字都没说。
    陆执冷着脸,“问你话呢!”
    “我哪知道会有人跟着我,我本来就很害怕了,你还凶我,不凶我会死吗?”
    赵今安说着眼泪就掉下来,陆执看着就皱眉,“这有什么好哭的?”
    但语气下意识就比刚才轻了点。
    于是之后没再凶她,只是咳嗽了一声,“安全带。”
    “哦。”
    赵今安系好安全带,陆执开车,两人很快回去公寓。
    陆执把车子停好,两人出去,地下停车场这时候很安静,虽然开着灯,但是也有些吓人,赵今安觉得这里晚上来总有种恐怖氛围。
    好在有陆执在,感觉多了点安全感。
    两人进去电梯,一直到公寓门口,谁也没有先说话。
    陆执摁了密码,然后让赵今安先进去,女人换好鞋子刚走了几步,陆执就已经关上门然后几步跟上来,“夏城说你今天给他买了套衣服?”
    赵今安转身,“哦,今天路上碰到了,我差点被泼水,他帮我挡了一下,所以我买了套衣服赔他。”
    陆执抿了下唇,“你现在有钱?你爸现在每个月还有给你钱吗?”
    “……”
    她没说话,陆执,“多半也没给你,毕竟你嫁给我了,应该生活费从我这里出。”
    说着,男人从钱包里掏出来一张卡,“我的副卡,你拿着用吧,想给自己买衣服什么的都随便……”
    “不用了。”
    赵今安没有去接,她目光澄明,陆执薄唇微微抿着。
    “我不能随便用你的钱,免得到时候说不清。”
    又不是真的夫妻,她当然不能随便用他的卡。
    陆执,“……”
    “那你给他买衣服多少钱,我给你微信转账。”
    “他帮了我所以我给他买的衣服,算是感谢,为什么你要把钱给我……”
    “我为什么给你你不知道吗?”
    赵今安笑了笑,“是觉得我给不起这两千块钱,还是觉得他是夏欢的弟弟,所以理应被你照顾?”
    “……”
    “我说了是我感谢他的,所以这钱我自己出,不用你操心了。”
    她说完就去客厅喂猫,今天也没有陪小灰灰玩的心情,她直接就上了楼,然后去浴室洗澡睡觉。
    陆执没有立刻回来卧室,男人在书房待了一会儿,这才回去卧室。
    赵今安已经洗完了澡,头发散开披在身后,一件深色T恤当睡衣穿着,白色短裤,锁骨微现,肩膀十分瘦削,她低着头在用手机跟人聊天,抿着唇很安静认真的样子,陆执看见她的睫毛缓慢的颤动着。
    两人结婚这么久,说实话,陆执感觉赵今安一直都跟他若即若离的,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就是患得患失。
    而且每当他想要靠近一点的时候,对方就要后退一步。
    她太清楚了,清楚地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所以很清醒的让自己在这段关系里,可是他呢?
    赵今安是不喜欢他的,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但陆执却觉得,他现在会时不时关注她,也会在意她的情绪。
    还有她刚才被人跟踪的时候,他真的感觉自己一颗心都提起来了,觉得那场面太吓人。
    他在担心她。
    夏城今天帮她挡了一盆洗脚水她也能不计前嫌给他买一身衣服,他今晚上不也是救了她,结果这女人一句谢谢也没有。
    呵呵,真的是双标。
    陆执有些郁闷,就站在一边,他进来这么久了这女人居然也没发现他。
    祁问弄了个群组,相关的工作人员都在里面待着,大家对白天来面试的都在发表意见,最后待定的那几位,大家都在谈论谁谁更适合,赵今安没有出声,只是把所有人的发言都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就觉得眼睛有些酸,伸手捏了捏眉心,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涨涨的。
    卧室里就开着一盏落地灯,淡淡昏黄的灯光,像是披着一层白纱,不蒙灰尘的朦胧干净。
    她打算动动脖子,但是一抬头,就看见站在床头的男人,赵今安手里的手机啪嗒一下就落在被子上,她对上陆执的眼神,一时间居然有种忐忑的情绪。
    “你……站在那儿干什么?”
    而且近来为什么不出声,她一抬头就看见他,吓了一跳。
    陆执,“呵,我还以为你眼睛瞎了,看不到我。”
    “……”赵今安抿了下唇,“我刚才在看手机。”
    “知道,眼睛都快钻进手机里去了,手机中毒吗,你怎么没近视?”
    天天就看她抱着手机玩,不是聊天就是打游戏。
    赵今安觉得陆执这个人脾气好冲,她手指卷了卷头发,“哦,不知道啊,就是不近视嘛,你天天看电脑还不是眼睛没问题。”
    “……”
    陆执几步过来,伸手就掐着女人的下巴,她皮肤白白软软的,捏着指腹的触感都很好。
    赵今安抬眸看着他,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但是此刻上面布着一点血丝,看样子今天是真的累着了。
    “你干嘛?”
    “没什么,就看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骨头怎么长那么硬的。”
    “……”
    陆执看着她,“明明穷的要死,回来都只能坐地铁,怎么还能花两千块钱给人买衣服。”
    赵今安声音闷闷的,“商场里面衣服本来就贵嘛,而且我总不能给人买路边摊……”
    陆执,“所以我给你钱你不要?”
    怎么说她也是陆太太。
    赵今安抿了下唇,低下头,“哦,我怕我这段时间花多了,以后离婚了你找我还。”
    夜深人静,夜幕如纱,但万家灯火还尤未歇。
    陆执的眼神原本带着几分嘲意,冷漠,此刻却不自觉像是被什么东西催化,变得柔软,温和。
    他低头,看着女人娇俏的五官,特别是眼角下那颗痣,微微地出神。
    以至于出声都显得有那么几分鬼使神差,“那如果,不离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