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桐,别在这里站着了,快请秦少爷进去偏厅吧,晚饭已经也准备好了,我去让他们上菜。”
    说着,向庞冲秦沂南笑着颔了颔首,便举步往厨房的方向迈去。
    倒是被自己爸爸丢下来的韩雨桐,忽然有点背脊骨发凉的感觉。
    明知道秦沂南都和自己离婚了,爸爸居然还三翻四次邀请他来家里做客。
    韩雨桐真的很怀疑,自己和爸爸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没听见爸爸刚刚说的?爸爸不是让你好生招待着吗?还愣着做什么?”
    秦沂南俯下身,将自己的嘴巴凑到韩雨桐耳垂旁,声音低沉而磁性。
    那样独特的磁性,轻易便能将人的魂魄给勾去。
    “我、我……跟我来吧。”
    两人的距离靠的那么近,韩雨桐如今不仅小脸通红,就连心跳也再加速。
    先是忽然出现在这里,再是当着爸爸说这么肉麻的话,最后还凑得这么近。
    大厅里除了他们俩,还有好几名佣人在忙活呢。
    他这么一闹,他们就是不敢明目张胆看着,只怕也已经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了吧。
    他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可她却在意得很呀。
    不管了三七二十一,韩雨桐一把拉上秦沂南的大掌,便往偏厅迈去。
    “你不是……”
    刚来到偏厅,和秦沂南一起在餐桌旁坐下。
    韩雨桐就忍不住,想要问出憋在自己心里许久的问题。
    可才刚开口,又似意识到什么,只能闭上了嘴。
    他受伤的事,他还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呢。
    她要是忽然问题,到时候他责怪起杜敏,那可怎么办?
    秦沂南浅浅一笑,让偏厅的佣人退下后,自己亲自给韩雨桐倒起了茶水。
    “我最近肠胃有点不太舒服,不喝茶水,给我倒温开水就是了。”
    “你肠胃不好?怎么没听杜敏说起过?等吃过晚饭,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韩雨桐之所以说自己肠胃不好,不过是随便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秦沂南居然表现得那么紧张。
    他那份紧张,是不是装的,她自认还能分辨得来。
    “已经看过了,医生让我这段时间最好清淡为主,茶水先不要喝。”
    秦沂南颔了颔首,对于她说的,心里还是不免有点保留。
    肠胃不好,怎么就特意指出不能喝茶水?
    还有这么一说,他过去怎么也没听说过?
    不过,他也没拆穿,她说要喝白开水,他给她倒就是。
    “是不是想问我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医院?”
    把白开水推到韩雨桐跟前,秦沂南一边将茶壶放好,一边淡淡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你受伤的事?”
    刚拿起杯子想要喝水的韩雨桐,抬头看着秦沂南,一脸惊讶。
    “今天一整天我也和杜敏在一起,昨晚基地那边出了点状况,我和他们回去一趟。”
    秦沂南看着韩雨桐,唇角含笑:“要不是有急事,你觉得我会舍得放着你一天不管不顾?”
    “……”
    这家伙,说话能不能正经一些?
    等会爸爸来了,听到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