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夏能感觉到战慕白的靠近,他的气息那么清晰,落在她的脸上,没有传说中的温热,却是带着一丝丝的冰冷。
    那么清晰,她脸上的皮肤都能感觉到,真的很近了。
    可是,他只是靠近自己,却迟迟没有再进一步。
    安夏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抬起眼帘一看,男人一张俊逸的脸,清晰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果然是很近,两个人的脸只差了不到一根手指的距离。
    这还是安夏第一次近距离看战慕白的脸,这张根本不需要保养的脸,完美精致得没有一丝丝的瑕疵。
    皮肤比女人更细腻白皙,玫瑰色的唇瓣透着诱人的香气,果冻一样的唇,连女人都要羡慕妒忌恨。
    更迷人的是他长而浓密的睫毛,因为闭着眼,睫毛一根根垂了下来,形成两排密集的扇子,如同安静的洋娃娃。
    好美的男人,好美的一张脸。
    可他一直闭着眼,眉心紧锁,似乎在犹豫,在纠结,在忍耐……是忍耐着不想碰她,还是忍耐着想碰她的冲动?
    安夏有点想苦笑,因为,已经看懂了。
    她实在不明白,八爷根本不想要,为什么却主动要?
    既然他跨不出那一步,那不如,让她来吧。
    安夏的头抬了起来,往他下巴上亲过去。
    感觉到自己身体下方的人在动,战慕白本能睁开眼眸,垂眸一看,女孩正抬起头,要亲他。
    “你做什么?”与其说是惊吓,不如说,那是本能的抗拒。
    他猛地抬手,将她推了出去,高大身影从床上迅速起来,快速远离。
    不行!他完全接受不了!
    尤其一想到刚才自己差点被她亲上,胃部就隐隐不适了起来,想吐!
    安夏眼底仅存的那点光亮,彻底消失了。
    他厌恶她,厌恶到了这样的地步,连差点被她亲一口,都想吐!
    表情骗不了人,更何况,战慕白也没想要掩饰什么。
    “八爷,既然不想,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安夏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他。
    倒也不伤心,甚至,有种意料中的感觉,也是隐隐松了一口气。
    因为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拒绝八爷,可是,她怕八爷要了她之后,会后悔。
    现在这样,或许,才是最好的。
    战慕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的心事,从来就不喜欢和别人交流。
    安夏淡淡看着他,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那般,除了喜欢,更多的是怜惜和宠溺。
    “八爷,如果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其实也可以说出来,也许……”
    “你走吧,我没兴致了。”战慕白有点气馁,转身将房门打开。
    其实,从头到尾就没有过什么所谓的兴致,一点都没有。
    “那一百万我会让人转入你的账户。”
    安夏原本想说,她什么都没做,所以,这一百万她不会要。
    但她后来还是选择了沉默。如果不要,八爷只怕会以为她想纠缠吧。
    房门都已经打开了,她也没有办法再在他的床上待下去,只能赶紧回到浴室,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
    战慕白一句话都不说,她也不敢说什么,快步离开。
    回到房间,靠在门背后,整个人全身的力气都像是在一瞬间被彻底抽光了那般。
    在战慕白的面前,她不能软弱,也不敢,因为心里清楚,就算软弱也不会有人怜惜。
    可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那一刻,人就彻底崩溃了。
    原来被嫌弃是这么难受的,不想在他面前哭,只是怕被更加嫌弃。
    但,谁说她没有羞耻的心?
    就算这具身体已经不干净,就算她的人生早已一片昏暗,可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仅存的小小希望。
    但今天,这点小小的希望,也要被彻底浇灭了吗?
    怨他吗?不,他就像是个情感上被惊吓到的孩子那般,那么干净,那么纯真。
    她怎么能怨他?
    外头有那么一点动静,安夏就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下意识轻轻将房门打开一条缝。
    是佣人从八爷的房间里搬出来一堆东西,床单,被子,枕头,还有……那件她刚才穿过的浴袍。
    安夏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刀子狠狠割了一下那般,木讷着将房门关上之后,她回到床上,趴在上头,不说话,也没有哭泣,只是睁着眼安静看着某个角落。
    他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为什么今天会这么反常?
    明明不愿意,明明那么抗拒,还是要强迫自己,想尝试一下?
    他……碰到让自己沉迷的女人了,是不是?
    ……
    明天是上班的第一天,今晚吃过晚饭之后,顾非衣破天荒地拉着战慕白去逛街。
    大概战家八爷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正儿八经和女儿出门逛街。
    不,应该说,不管是和女人还是男人,这都是第一次。
    为了不让人看出来,顾非衣特地给他戴上了围巾和帽子。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帽子围巾都是配套的,情侣装。
    八爷出门的时候,风影都看呆了,从来没见过八爷热情洋溢的一面。
    不,在斯米兰岛上也见过一次,都是非衣小姐的功劳。
    跟在八爷身边十几年,也就仅仅只有非衣小姐来了之后这一个月,能从八爷身上看到生机勃勃的气息。
    同样戴着帽子围巾的风影走在两人身后,总能时不时看到一些惊喜的画面。
    这么大个男人,竟然也好几回鼻子酸溜溜的,眼眶有点热。
    这样的画面,要是能永远定格,该多好?
    如果八爷可以活下去,如果非衣小姐可以永远留下来,如果将来他们家多几个孩子……
    可是,非衣小姐是太子爷的,等八爷顺利做完手术,确定可以好好活下去之后,非衣小姐是不是就会离开了?
    “慕白,过来看看这个。”顾非衣将一套小衣服拿了起来,在战慕白眼前展示,“好可爱,棉质的感觉也很好。”
    “嗯。”战慕白虽然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但,眼底分明也闪烁着愉悦的气息。
    帽子加围巾,顾非衣还给他配了一个黑框眼镜,整个人基本上被包裹得严严实实。
    但,这一路走过来,八爷一身清冷的气息,还是吸引了女孩子们一大票惊艳的目光。
    远处,那双眼眸也在一瞬不瞬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