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脚离地,苏晓婉大惊失色,“容昊,你要干嘛!”
    “当然是干丈夫该干的事情!”
    容昊抱着苏晓婉,大步进屋。
    容礼和小晗都在容昊卧室的外间。
    容昊和苏晓婉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两人面前,容礼和容晗都是一愣。
    容昊抱着人,铁青着脸命令,“出去!”
    容礼回过神,抱起还在发呆的容晗,一溜烟跑出去了。
    “砰!”被大力踹开的门又被大力关上。
    苏晓婉双手乱抓,双腿乱踢,“容昊,你发什么神经啊!你快把我放下来!”
    话音未落,就被丢在了床上。
    还没来得及起来,就被一个重的要死的身体压住了。
    “放开我!你神经病啊!”苏晓婉瞪着眼睛。
    容昊满面怒容,“不是说不是夫妻就没权利管么?我们现在就做夫妻!”
    说罢,大手一用力。
    胸前一凉,苏晓婉就真的慌了。
    本以为这人只是说说而已,吓唬吓唬自己也就算了,可现在看来八成是要来真的。
    “容昊,你混蛋,松手,你这个王八蛋……”
    情急之下,苏晓婉也顾不得这人可能是大家公子,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
    只是,无论前世今生,苏晓婉都不是泼妇,能骂出来的难听话着实有限。
    后面的话还没骂完呢,嘴唇就被封住了。
    苏晓婉咬着牙关,不肯松。大睁着眼睛瞪着轻薄她的男人。
    容昊伸手捏住她的脸颊,强迫她张嘴。
    松开牙关的同时,眼泪也同时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容昊并没有注意到。
    他刚开始是吓唬这个女人,现在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心里渴望得到更多。
    容昊正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攻城略地,嘴唇上却传来一阵剧痛。
    逐渐趋于迷离的意识瞬间清醒,一睁眼,就看到苏晓婉眼角的泪水。
    微微一愣,控制着苏晓婉的手就松了不少。
    苏晓婉趁机挣脱了他的束缚,用力推开他,抱着双腿蜷在了床角。
    容昊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的过分了。
    想道歉,可是他长这么大,就不知道道歉是什么东西,那些话哪里说得出口。
    梗在原地半天,才伸手想要碰一下苏晓婉肩膀。
    可手刚伸出去,苏晓婉立刻甩过来一个惊恐仇恨的眼神。
    容昊的手愣僵在半空中,喉结动了动,“晓婉……”
    “滚!”
    苏晓婉瞪着通红的眼睛,满脸的怒气像是恨不得将容昊生吞活剥,声嘶力竭的吼出这个滚字,让容昊一贯稳如泰山的身形都晃了晃。
    卓云三人进门的时候,就听到苏晓婉这一声中气十足的,滚!
    苏灵看着坐在院子里面面相觑的容礼和小晗,“这是怎么了?”
    容礼被苏晓婉那一声滚,吓的不轻。
    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对他哥哥喊滚呢。
    听到苏灵的问话,吞了吞口水,“没事没事,小两口闹着玩,常有的事。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就当没听见啊。”
    卓云和翼海自然是权当没听见。
    苏灵想了想,这事关姐夫的面子,要是姐夫知道她们都听到他被姐姐喊滚,那男人的最严往哪搁啊。所以也就当做是没听见。
    苏长辉抱着苏灵给他的被褥,跟着苏灵往旧房子走。心里琢磨着,晓婉姐果然不是常人。
    敢对着自己相公喊滚的女人,惹不起,惹不起,他还是当没听见的好。不然说不定要滚的就是自己了。
    小晗抬头看着容礼,“小叔叔,你刚才不是说娘亲和爹爹要做羞羞的事情么?为什么娘亲叫爹爹滚?是娘亲不喜欢爹爹么?”
    “额……”
    容礼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
    他自己都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现在居然还要被一个小鬼头揪着问这种事,他这是什么命运啊!
    “你娘亲没有不喜欢爹爹。”
    容晗更加不理解了,“既然没有不喜欢,为什么要说滚?我们不是只对不喜欢的人才说滚么?”
    容礼咽了咽口水,开始满嘴跑舌头。
    “这个大人的乐趣吧,小孩子是不会懂的。比如,你这个年纪喜欢和村里的孩子们玩泥巴。你看有哪个大人喜欢了?”
    容晗眨眨眼睛,摇头。
    “这就对了。所以,这大人的乐趣,你这个小孩子也不懂。等你长到小叔叔这个年纪的时候,就能懂了。”
    容晗一副了然的表情。
    “就像,等我长大了就不玩泥巴了一样,等我长到小叔叔这个年纪,就知道为什么大人不玩泥巴了,也就知道为什么娘亲要对爹爹喊滚了,对么?”
    “对的对的,小晗真聪明。”
    容礼松了口气。
    没多久,就看到容昊灰头土脸的从屋里出来。
    容晗早就被容礼打发去玩了。此刻院子里就只有兄弟二人。
    长这么大,容礼还从来没见过容昊在什么人身上吃这么大亏呢。
    容昊在容礼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容礼顺手给他倒了杯茶,“唉哥,里面那位,还活着么?”
    容昊斜了他一眼。
    容礼脸上满是憋不住的笑意,“能冲你喊滚的女人,还能活着,也算是破天荒了。”
    容昊瞪了他一眼,没做声。
    “这个嫂子,有点意思。”
    容礼话里有话。
    他原本是极其不看好苏晓婉的。
    村里妇人一个,即便是读过点书,识几个字,比普通的农村妇人稍微强点,那也和哥哥的身份也差的太远了。
    哥哥身边多的是女人,随便拎出来一个也比这个强多了。至少那些女人不会成为哥哥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可眼前这个呢?眼界太小,只顾着自己发家致富过日子,没有大局观念,根本帮不上哥哥一点忙。
    容礼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哥哥放着其他女人不要,却偏偏对这个女人另眼相看。
    在容礼眼里,苏晓婉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其实说白了,就是对小地方的人有偏见。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种小地方出来的女子,能有什么过人之处。
    这个看法,一直持续到苏灵出事之后。
    直到他从卓云嘴里听说了事情的全部,听说了苏晓婉冲进洪家,听说了苏晓婉为了避免自己被药性控制,用簪子在自己腿上扎了个血窟窿。
    他才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女人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