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恒想了想回道:“还行吧,没见九爷醉过。”
    墨心儿额间立刻三道黑线,没醉过,叫还行!
    紧接着又问:“一次都没醉过?”
    “九爷没事干嘛把自己喝醉啊!”顿了顿,警惕的看着墨心儿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呀,我就是随便问问。”说着,墨心儿又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对着苏恒道:“好了,没事了,你去忙吧。”
    苏恒狐疑的看着墨心儿,刚转身,又转过来,忍不住说了句:“心儿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什么小心思,什么事都瞒不过九爷的。”
    墨心儿白了一眼苏恒:“你想多了,我就是随便问问,哎呀,你快去忙吧。”
    “是。”苏恒离开。
    墨心儿靠在沙发上,九爷竟然从来没有喝多过,也不知道她那些酒能不能让九爷喝醉。
    关键是还要醉一天,恐怕是有点难。
    不管了,今晚先试试再说,酒可是她亲自酿的,让九爷多喝点,应该也说的过去吧。
    晚上,餐厅里。
    佣人把菜都上齐了,墨心儿看着秦北墨:“九爷,你等我一下。”
    说着,就跑出了餐厅,去酒窖里找自己酿的酒,一个水滴状的透明玻璃容器,里面装着发酵好的葡萄酒,墨心儿抱起一坛回到餐厅。
    “九爷,这是我之前酿的酒,应该可以喝了,我帮你倒一杯好不好?”
    男人深邃的凤眸带着笑意看了一眼透明坛子里的酒,又看看一脸欣喜的女孩,薄唇轻起:“好。”
    墨心儿拿过九爷的酒杯,抱着透明坛子给秦北墨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来给他。
    男人接过酒,轻轻闻了一下,香甜浓郁,味道不错,不知道口感怎么样,放在唇边,轻酌了一口。
    墨心儿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好喝吗?”
    很醇香,但过于甜,明显是时间过于短,不过,却是他喝过的最好喝的酒。
    这是秦北墨的第一感觉,而且想到是这小女人亲自酿的,感觉更香醇了一些。
    看着小女人期待的小脸,期待的小眼神,他忍不住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坐在自己腿上,搂着她。
    秦北墨忽然的动作,墨心儿有些不好意思,一旁还有佣人呢,可也不敢挣扎,每次她一挣扎,九爷只会搂着更紧。
    男人深邃的凤眸幽幽的看着她,低沉的嗓音撩人至极:“好喝。”
    墨心儿被他看着有些脸红不自在,呵呵一笑:“九爷喜欢就好。”
    “要不要尝尝?”秦北墨看着她问。
    “好啊。”墨心儿甜甜一笑:“我也去倒一杯。”说着,便要站起来,可是腰间的手臂却把她圈的死死的。
    好吧,九爷的意思应该是让她喝他杯子里的。
    “我喝你的。”勉强一笑,便要把嘴凑到杯子边,可九爷却轻轻一闪,把杯子从新放到自己嘴边。
    喝了一口,随后,吻住怀里的小女人的柔软的唇瓣。
    墨心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近在迟尺九爷那张颠倒众生的帅脸,小脸瞬间爆红,九爷竟然这样喂她喝!
    等她把酒全部咽下之后,秦北墨才放开她的唇。
    柔声道:“好喝吗?”
    墨心儿红着脸点点头。
    之后,秦北墨放开她,让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饭。
    墨心儿一边吃饭,一边一杯接一杯的给秦北墨倒酒,他也不拒绝,只要她倒,他就喝。
    转眼间,整整一大坛子酒,已经快被九爷喝光了。
    但九爷似乎根本没有醉的迹象,只是有点眼神微微有点迷离,双眸更如星辰大海般深邃。
    墨心儿目光看向酒坛,她就不信,九爷一直喝不醉!
    当她手伸向酒坛,正要继续给九爷倒酒时,他忽然抓住她的手,将她再次捞进自己的怀里,低头看着她:“心儿,为什么一直灌我酒?”
    墨心儿装的一脸无辜道:“我是看九爷很喜欢啊!”
    “是吗?”男人修长的手指滑着她精美的小脸,小心翼翼,如珍宝般。
    随后俯身,深深的吻住她的说谎的小嘴。
    佣人们纷纷退了出去。
    带着甜甜的葡萄酒香的唇霸道的横扫一切,感觉到男人的变化,墨心儿惊慌的推拒着他,道:“九爷……”
    秦北墨这才意识到两人还在餐厅里。
    随后抱着女孩站起来,向餐厅外走去,快速进入电梯。
    到达楼上,电梯门打开一瞬间,两人便到了卧室里。
    ........
    第二天中午。
    墨心儿惺忪醒来,独自躺在偌大的床上,一双美眸幽怨的望着窗外,倍感绝望,昨晚九爷的确是有些醉了,但是根本到不了能醉上一天一夜的地步。
    反而是她,差点阵亡啊!
    以后再也不能灌九爷喝酒了,清醒的时候,还能听到她求饶的声音,喝醉了完全不管不顾,太可怕了!
    这个方法根本行不通,看来她还得想别的办法才行。
    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墨心儿走出房间。
    一步步走到大厅中央,却发现九爷竟然坐在阳台的沙发上,如同一尊完美的雕塑般静静的望着远处的天空。
    帅到足以令人窒息的俊颜,一双灿若星河的双眸深不见底,蕴着太多让她看不懂,看不透的东西。
    男人的目光忽然看向走进的女孩:“醒了。”
    低沉魅惑的声音响起,静谧的画面被打破,墨心儿不由得想到昨晚的激烈,不由得脸一红,轻声回应:“嗯。”
    狭长深邃的眸子蕴上一成浅浅的笑意,薄唇轻启:“过来。”
    墨心儿走过去,被秦北墨一把拉倒怀里。
    乖巧的坐在九爷怀里,墨心儿问:“九爷,你今天不忙吗?”
    平时,周六日他也是忙来忙去的。
    “不忙.......”顿了顿,邪肆的眸子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声调低沉魅惑:“心儿,昨天的酒很好喝。”
    闻言,墨心儿的脸更红了,九爷的语气怎么跟她故意勾引他似的,尴尬的笑笑:“九爷喜欢就好,那我再多酿一些放着。”
    想了想,墨心儿又道:“那九爷能不能给我一些奖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