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溪县以山清水秀闻名,一座澜溪山孕育世世代代澜溪县人,生长于澜溪山下,他们的责任便是守护这座秀丽青山。
    “瑶瑶,这正是我们的义务,是我们想尽办法要守护的,不会生生让它沦为挣钱的工具。”苏幕轻吻她额头,眼里是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周瑶笑了笑,倒了杯果酒,“要不要喝一杯?”
    苏幕垂眸看着酒杯,轻笑,接过酒杯,自己没喝,伸到她嘴边,随着周瑶微仰头,酒流入喉。
    “一时忘了你要开车。”
    “夜深了,可不要贪杯。”他放下酒杯,将瓶口给塞上。
    “汪——汪——”
    小黑狗认出苏幕,叫着跑到他脚边,摇着尾巴围着他打转。
    它的叫声惊得身边的发发“喵”的一声跳下桌子跑开了。
    “这小家伙长这么大了?”苏幕把它抱起来,小黑狗叫了几声就安静下来。
    周瑶笑道:“它倒是记忆力好,每次你来大老远就叫了,不愧是救命恩人才有的待遇。”
    苏幕笑了下,点了点小狗的鼻子,看着周瑶说:“以后你要保护好你的小主人啊!”
    “汪——”
    小黑狗看着苏幕叫了一声,像在答应他。
    两人坐了一会儿,时间晚了,周瑶便推搡着苏幕,让他赶紧回家。
    “你必须得早点回去休息,今天累了一天了,这个点洗个热水澡再睡。”
    苏幕被周瑶推出门,他笑着说:“瑶瑶,你不待见我吗?那有人把自家男朋友往外推的。”
    周瑶嗔怪地看他,挑了挑眉,说:“你要是休假,我保证把你往家门里拐!”
    “这可是你说的。”他弯下腰,抵着她额头,“周老师,下回我休假期间,可别忘了把我往房间里拐,嗯?”
    周瑶推了推他,笑道:“就想着为自己谋福利是吧?”
    “嗯哼。”他蜻蜓点水在她嘴上一吻,快速离开。
    苏幕拉开车门,从副驾驶拿出保温盒给她,坐上车,说:“瑶瑶,我回去了,晚安。”
    “晚安。”周瑶站在原地挥手。
    苏幕打开大灯,说:“你先进去关上门我再走。”不看着她进家门他担心。
    周瑶转身回去把铁门给关上,隔着门冲了喊:“晚安,苏警察,祝你梦到我!”
    “晚安!”
    他倒车离开,她踮起脚尖看,直到看不到为止。
    自从和苏幕说了公益活动的事,周瑶就开始积极准备。
    李琳琳见她最近老是低着头看手机,她凑过来边看她手机屏幕边问:“你在干什么呢?一下课就摸手机的?跟男朋友聊天啊?”
    “这是什么?”李琳琳看着周瑶正编辑的文字念,“走近大自然公益活动策划书?”
    周瑶点头,说:“嗯,这是个围绕绿色环保主题的公益活动,我啊,最近正在做筹划,等策划书完成了,就可以着手筹备活动了。”
    李琳琳听她说完有些懵,眨了眨眼睛,问:“等等,我现在搞不懂的是,你怎么突然要弄什么公益活动啊?”
    周瑶笑了下,起身收拾桌子,同时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她。
    听完后,李琳琳喝了口水,说:“真佩服你,有这精力,不过想法是好的,我支持你哈,有需要找我,没需要嘛……也可以找我,总之,加我一个!”
    周瑶拍了拍她肩膀,笑道:“好姐妹,就知道你挺我!”
    “那可不,除了我,还有谁能这么支持你?哦……还有苏幕。”
    “走吧,回家了。”周瑶抱着教科书,说:“不过我们得拉赞助,我们个人资金撑不起这个公益活动,到时候需要做一些小物品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还得弄个科普活动主题的小册子,开展活动需要用到的开销很大。”
    “有道理,一块想想办法吧。”
    李琳琳带上安全帽,想起一个消息,同周瑶说:“瑶,你还记得成德吗?就小学六年级的班长,他明天来澜溪县办事,在班群喊话让有空的后天晚上聚一聚,你去吗?”
    周瑶摇摇头,她很少看这些同学群,“聚的话,就去吧。”
    自从毕业以后,同学们各奔东西,平时能见上一面都难,更别说聚会了,所以有聚会,周瑶一般都会去。
    “行儿,回头我在群里把你名字给报上啊!”
    李琳琳动作挺快的,一会到家就把名字报上了,周瑶打开手机,看到QQ提醒有人艾特她,点进去一看是班群。
    青青河边草:周瑶?她一直在潜水,我都以为她不用这个QQ了呢!
    物是人非事事休:周瑶也来啊?好久没见我们的语文科代表了,到时候见面还能认得出我不?
    山水人间:以前我们班就因为语文科代表出名的,隔壁班的班长追你好久,弄得两个班人都熟了。
    周瑶笑了下,回他们:我都还记得大家呢!@山水人间,这事儿你还记得啊?那你肯定不知道后续吧?
    山水人间:后续?什么后续?你们后来在一起了?
    是琳琳啊:哈哈哈,这个我知道,后来他和我们的英语科代表陈新在一块咯,人孩子都满月了,那天我和周瑶逛街见到他们一家三口,说是大学时候在一起的。
    山水人间:真的假的?可真是低调,我完全不知道。这下好了,两个班终于联姻了哈哈!@人间值得,原来你一直在澜溪县啊,这等好事都不和我们说说!
    是琳琳啊:陈新这个号好像不用了,我拉她现在用的进来吧。
    周瑶笑着推出QQ,点开地图。她想看看澜溪县有没有赞助他们几率比较大的小品牌店。
    周瑶看着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天苏幕来敲门带她去晨练时,她手机停电关机。
    苏幕打了好几个电话没人接,直到周奶奶放他进门,他匆匆跑上楼,在外唤了几声。
    “瑶瑶?瑶瑶,起床了。”
    正当他准备敲门的时候,周瑶打着哈欠打开门,睡眼惺忪,嗓子沙哑:“苏幕?怎么了?”
    “你的手机关机了,奶奶说敲门也没听到你回,所以我担心……”
    周瑶笑了下,踮起脚尖双手环住他脖子,挂在他身上,笑道:“担心我啊,我没事儿,就是睡的时候捂着耳朵了,没听到。打电话?啊,想起来了,手机可能没电关机了,糟了,我都没充电。”
    苏幕怀里一空,前一秒还挂在他身上的姑娘,已经急冲冲地跑回房间,捡起地板上的手机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