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想象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人质,哭晕在那雨夜中,醒来后,又得知自己儿子被绑匪撕票,换做是我,我会怎么做?我一定会发疯的,我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伤害我儿子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没有一个母亲是不爱孩子的……”
    说着,烟然伸手抚上了自己已经稍稍隆起的小腹。
    “那时,宋娴把我推下楼,我知道自己身下都是血……那个时候,我只觉得痛,那种钻心的痛,直到今日,我都无法忘记,心就像是被丢入了岩浆,下一秒又像是被抛入了冰窖……我想宋娴那时,一定也是这样痛不欲生……”
    莫厉萧听到这儿,眉峰紧拧,将她揽入怀里。
    “是我不好,没能护好你。”
    从前的一切,他是罪魁祸首。
    烟然眯着那双眸,笑着:“是大哥哥不好,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你不该忘记我的……”
    烟然说着说着,却又敛下了眸。
    “可是,你失忆是为了保护我……我恨你,可是转念一想,我却是那个最没立场指责你的人。”
    烟然握住了他的手掌,让他温暖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
    “再回到大哥哥身边,我一点也不后悔,乔烟然不是从前的乔烟然,莫厉萧也不是以前的莫厉萧。”
    她说着,抬眸看向他。
    秋眸剪水,勾人至极。
    “现在的我,是那个十二岁时被绑架,口口声声说要嫁给你的我,而现在的你,是十六岁时被绑架,将哭哭啼啼的我护在怀里,说着非我不娶的你。所以,你要说到做到,好好护着我,好好疼我爱我。”
    “嗯,好好护着你,疼你爱你,非你不娶。”
    烟然的脸颊倏地红了,“我,我没说后面……那四个字啊。”
    “从前就是这样约定的,不是么?”他轻轻捏着她的下颚,在她诱人的红唇上落下一个吻。
    室内,灯光昏暗,暧昧旖旎。
    烟然也学他一样笑着,手指轻轻戳着他的脸颊,“那莫少爱自己这门功课,学得怎么样了?”
    “已经可以满分毕业了。”
    “满分毕业?怎么说?”
    “没亏待我的胃,今晚陪烟烟一起吃了夜宵。”
    “……”
    那是她吃剩下的啊!
    没等烟然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欺身压在了床铺上。
    她有些紧张,抵着他的胸膛,急忙说道:“很,很晚了,我,我们睡觉吧……盖着棉被纯,纯睡觉的那种。”
    烟然强调,生怕这个男人曲解她的意思。
    “嗯。”
    莫厉萧见她如此紧张,倒也没有对她上下其手,直接翻身躺在了她的身侧,让她在他怀里睡着。
    而后,那昏暗的灯光也熄灭了。
    在漆黑的环境下,在让人心安的怀抱里,烟然很快就有了睡意。
    此时,他那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烟烟,你的太阳温暖你,不会再冷醒了,嗯?”
    烟然迷迷糊糊的,刚准备点头,她的睡衣就已经被推高了……
    “给我点福利?”
    流氓!
    这上下其手,什么时候改到被子里了?
    烟然脸颊泛着红晕,她将脸蛋埋在他的胸膛里……
    不出片刻,她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翌日,她身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印记。
    全部都是这个男人昨晚上的“杰作”!
    “莫厉萧!”烟然低头一看,气得连名带姓叫他。
    他笑得邪佞,不疾不徐道:“烟烟的手感太好,没忍住。”
    “……”
    这个狗男人!!大早上的!耍什么流氓啊!
    ……
    好在现在是冬天,脖子上的痕迹,只要穿件高领毛衣就能搞定。
    烟然松了一口气。
    “这么想遮?”莫厉萧见她在衣帽间内,准备换上那米色的高领毛衣时,他的眸光冷了冷,但言语却带着些许戏谑的意味。
    “嗯,要遮住,毕竟我还算是单身,万一这些痕迹,让我错过了什么帅气迷人的小奶狗……”烟然憋着笑,故意说道。
    “你帅气迷人的小奶狗,就在你面前。”
    为了她,他连小奶狗都当了。
    真是豁出去了!
    烟然拿着毛衣的动作怔了怔,而后直接笑出了声。
    “天气那么冷,必须穿高领毛衣啊,我是孕妇……冻不起的,而且今晚的同学聚会,总不能让他们盯着我的脖子看呀,这是我和莫少的小秘密,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必须要藏起来!”烟然小声解释道,而后望向不远处的莫厉萧,甜甜道,“你说是不是呀?大哥哥。”
    心,瞬间就化了。
    他三两步上前,将她一把抱起,让她坐在那岛台上。
    而后,他从她手里拿过了那高领毛衣。
    “坐好。”他只说了两个字。
    烟然眨了眨眸,不解地问道:“干,干什么?”
    他凑近,“给我的小姑娘穿衣服,把我和她的秘密藏起来。”
    烟然一下子哑然,只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着。
    然后,她的睡衣是怎么被丢在地上的,这毛衣又是怎么穿到她身上的,她已经完全懵了。
    只是配合着他抬手,感受着他那灼热的指尖流连在她的肌肤上……
    待到那短款的皮草穿上后,她的脸颊早已是通红。
    他故意凑近了她些许,看着她红彤彤的脸颊,逗趣着道:“烟烟,小奶狗的穿衣服务,可还满意?”
    “……”
    烟然怔住。
    她红着脸,硬着头皮说:“不,不满意,这服务也就一般……还,还需要进步!”
    殊不知,这一句话,她都是磕磕绊绊说下来的。
    说完,脸蛋更红了。
    他眸光宠溺,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白皙的脸颊,“为了让我进步,以后你的衣服都由我来穿,嗯?”
    烟然囧。
    她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跳吗?
    ……
    尽管是周六,但H.L财阀仍然召开了紧急会议。
    烟然没什么事,晚上的同学聚会也要到七点才开始,她跟着莫厉萧抵达了H.L财阀。
    这也是H.L财阀官宣后,董事长和总裁第一次同框出现。
    尽管是周六,但加班的员工依旧许多,看到这一幕,纷纷点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喊才对。
    直到吴解给大家来了个示范,“莫少、董事长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