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老三坐了下来,他端起一碗酒,一口就干了,见瘦小四没有答话,胖老三又是开口继续说道。
    “小四啊!你知道我刚才还去了哪里吗?”
    胖老三连喝了两碗酒下肚,这时话也多了起来,他反问着瘦小四起来。
    “去了哪里?”
    瘦小四在胖老三没来之前,已经喝了很多的酒了,这时有些微醉了,但他还是真懂了胖老三所问的话。
    “我始终不放心,刚才去了那个小山坡,我去看看那块砖头还在不在。”
    胖老三如实的说着,他对于瘦小四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什么?小山坡?你去哪里干什么呀?被人看见没有呀?”
    本来酒意正浓的瘦小四正在喝着酒,一听胖老三说着他竟然去了小山坡,那个他们销毁证据的地方,瘦小四就跳了起来,他赶紧的问着胖老三。
    “没有人看见,我去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再说那种荒郊野外的,谁会往那里去呀?我就是去确认一下,那块砖头还在不在。”
    胖老三没觉得自己的这点做法不对,他认为自己去看一下那个作案工具是否存在,没有什么不妥的,也就回答得爽快。
    “真是愚笨啊!现在这种关键时期,你去那里做什么呀?就连小鬼的家你今日都不应该去的,你知道吗?”
    瘦小四生气的说着,他没想到胖老三这么沉不住气,又气又恼。
    胖老三一听瘦小四的话,他也紧张起来,赶紧问道:“为什么呀?我去哪些地方,又没有人发现,再说我也是去看砖头还在不在,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呀?”
    胖老三还是没有明白瘦小四话的意思。
    “说你愚笨,你还真的笨,你不知道路步石身边的那个高手,没有关在牢房,而是在外面吗?他神出鬼没的,万一你被他跟踪上了怎么办?”
    瘦小四对于文虎一直是忌惮的,他跟胖老三当初都吃过他的拳,这个人不动声色,但武功却非常了得,今日就是有些后悔没有把这个人也弄进牢房,现在让他在外面,他们办起事来都要小心一些。
    “你是说路步石身边的那个保镖?不会,我今日去小鬼的家,还有去小山坡,都没有人跟踪的,你放心吧!再说那个保镖没了路步石在,他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吧?一个闷葫芦,我们怕他做什么呀?”
    胖老三很确定自己没有被跟踪,并且对于文虎他也是不看好的,他自己从来就没有听到文虎说过话,这个人虽然神秘,但也不至于像瘦小四说的那么害怕吧!
    “唉,胖老三呀,你可不要小瞧了这个保镖,他武功可是非常了得的,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反正路步石现在也被关在牢房里了,明日就要对他进得堂审了,希望这件事尽快办吧,要不然时间拖久了,害怕这个路步石会从中生出什么事端来。”
    瘦小四听了胖老三的话,他的酒已经醒了许多,他自己觉得自己是厉害的,自己就施了一个小计,就把路步石送进了牢房,自己也算是功之人了。
    “我们现地怕他做什么呀?看来这个路步石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难对付嘛,最后还不是落到了我们的手上,不是吗?”
    胖老三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现在完全没有刚进来的时的胆怯,说话口气也大起来,现在也完全不把路步石放在眼里了一样,也不惧怕路步石了。
    倒是瘦小四酒一下清醒了不少,但他看着胖老三,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个胖老三做事太不靠谱了,如果这次不是为了在王大的面前争功,瘦小四也不会出这样的主意,把路步石给送进牢房,但跟胖老三为伴,他瘦小四做事太费力了。
    瘦小四定睛看着胖老三,胖老三越喝越多,越喝越起劲,没过一会儿,胖老三就倒地不起了。
    明晴决定跟着文虎一同潜入牢房,明晴不是来见路步石的,她是来见小力的,因为小力作为证人,李坤宝也把他给带回来,同样关在牢房之中。
    文虎犟不过明晴的执着,她怀着孕,按理说不应该来到牢房这种地方的,但明晴坚决要来,因为明日就是路步石的堂审,她跟文虎都知道,这伙人之所以这么快就要堂审,肯定是想尽快结案,害怕夜长梦多。
    依照文虎的侦探能力,他轻松的带着明晴潜入了牢房,这时已是半夜,牢房中的狱卒全都休息了,只有两上看守的,文虎把这两个打晕倒地,他们来到了关押小力的房间。
    小力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草地上,呆呆的坐着一直在抽泣,他时而用自己的衣袖擦着自己脸上的泪水,一会又自言自语道。
    “娘,小力对不起你,都是小力的错,你现在死后都无法安身,这是小力的不孝啊?”
    小力用力捶打着地,然后说着就小声的埋头哭了起来。
    “你哭有什么用?你死去的娘能活过来吗?”
    就在小力埋头痛哭的时候,明晴已经进入了小力的牢房,文虎就在外面把守着,听到声音,小力吓得赶紧抬头,身体自然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
    小力本能反应的把身子缩成了一团,一脸惊恐的看着明晴,因为明晴穿的是夜行衣,并且遮住了脸,小力没有看清明晴的脸,自然紧张。
    “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吗?这么紧张!”
    明晴说着,就把自己的脸给露了出来,她是专门来跟小力对质的,她当然要以真面目示人,并且明晴也不怕小力看见自己的真面目。
    “啊!是姐姐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啊?”
    小力见到明晴的真面后,倒是没有了害怕,只是他不敢看明晴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理亏,也没脸见明晴,这时的小力低着头,不再说话。
    “既然你叫我一声姐姐,如果你还当路大哥是你的恩人,我今日就要你的一句真话,你敢说吗?”
    明晴坚定的眼神看着小力反问着他,她今日就是想知道,这个小力今日对于路步石的指认是真的还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