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一缕乳白色的元气在丹田中游弋,慢慢地汇拢成团,结成一股乳白色的凝雾,悬浮在丹田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沈灵犀终于睁开眼。
    “这一下境界总算是巩固了,全身游离的元气也都凝聚到丹田了。该去藏书阁挑一挑步法了!”
    事不宜迟,沈灵犀连忙朝藏书阁奔去。
    藏书阁是沈家收藏功法、步法、修炼手札以及其他各种珍贵资料的地方,在沈灵犀的印象里,各家各户的藏书阁似乎都该是类似于少林寺大雄宝殿之类宝相庄严的地方。
    可沈家在沈擎苍的带领下,并不限制家中子弟出入藏书阁,只要能力足够,藏书阁中的各类资料任何人都可以学习,绝不分嫡庶宗亲。
    所以,沈灵犀到达藏书阁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人山人海的画面。
    藏书阁书架间狭小的空隙里,密密麻麻全是站着看书的家中子弟。
    他们时而默然看书,时而手下微动比划着书上所写的招式,明明这里这么大的人口密度,藏书阁却依然静谧无声,好像这么多的人都不存在一般。
    沈灵犀心中在叹息。
    这么纯粹的武学信仰,如果说皇帝没有颁布那一条恶心透顶的征兵新政的话,只怕七大将军世家当中,沈家早就一家独大了吧!
    又或者,正是皇帝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颁布了那一政策。再说的直白点,征兵新政从一开始针对的,就只有沈家!
    这样的帝国,这样的皇帝,让他们如何去效忠?
    沈灵犀隐在袖袍中的手缓缓攥紧,骨节随着动作咔咔乱响,在这藏书阁中显得尤为突兀,一下子,就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
    “是九少爷!”
    “他怎么会来藏书阁?”
    “这家伙不是天生无法修炼元气的么,来藏书阁又有什么用?”
    ……
    藏书阁一下子喧闹起来。直到有人啪啪啪连着敲了好几下桌子,大喊了一声“说话的都给我滚出去”,这才消停了下来。
    刚才忍不住出声的人,默默地放下手中的书卷,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
    居然真的滚了?
    沈灵犀愣了,旋即朝着刚才那说话的人看了过去。
    她在看那人,那人也在看她。
    那人约莫四十来岁,颧骨突出,看上去很瘦。他戴着一副圆形的眼镜,眼镜架在鼻尖上,奇怪的是,他的视线却并未透过眼镜看来,仿佛眼镜只是个装饰。
    他手中握着一卷泛黄的书卷,眯着眼,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对沈灵犀道:“你要只是来看我的,那也可以滚了。”
    沈灵犀恍然,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这老头怎么这么喜欢说“滚”?
    不再搭理他,沈灵犀转身也走入书架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正看着书卷的众人一下子静默了下来,他们描摹动作的手顿在半空,沈灵犀甚至听不到他们的呼吸和心跳。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轰然一炸,震得她整个人都狠狠地颤抖了起来。
    骇然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