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一禾站在浴室的莲蓬头下。
    她仰着头,感受着热水冲击着她的身体,心口仍觉得一阵沉闷的疼痛。
    在浴室待了很久,才终于平复下了心情。
    等到她出了浴室时,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看着床单上沾着粥的痕迹都已经干涸了。
    她拉扯下床单,重新走进了浴室。
    江墨辰再次拉开病房门时,动作特别轻柔。
    走廊上的灯光投到病床上时,并没有人。
    听到浴室里的水流声,他看向旁边,木一禾正穿着病号服低头洗刷着衣服。
    穿着宽大的衣服时,她更是显得娇小。
    胸腔里的憋闷一瞬间消散殆尽。
    木一禾专心地做着手头上的事,这算是她的一种解压方式,只要心情烦闷了就喜欢洗洗刷刷的,看着东西被清理干净了,自己的内心也能平静很多。
    她抬起头,被镜子里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看向眼前的男人。
    下一刻,她就撞进了一具坚硬的胸膛里。
    江墨辰的下巴正好可以抵在她的头上,感受到怀中女人身上还有着浓浓的沐浴露的香气,只是她的头发还未干,让他不禁蹙了下眉。
    “江总……你放开!”江墨辰的手放在她的腰间,感受到他身上炙热的温度,木一禾的脸色红得快要燃烧了般,“江墨辰,你放开我!”
    全身的脚指头都蜷缩了起来,她大力地挣扎着。
    只是隔着单薄的衣料,明显可以感受到男人的身子渐渐起了变化,使她瞬间不敢再动。
    “你可以依靠我的。”江墨辰将她死死摁在怀中,沙哑着嗓音中透着隐忍。
    木一禾的身体一愣。抑制不住的心跳开始加快。
    感受到热热的气息在她的头顶上,像是有阵暖流在她的心中划过。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着,鼻尖猛地感受到酸涩。
    这些年来,她一直告诫自己不能倒下,因为明白身后空无一人,所以她才要坚强。
    依靠一个人,就像是场赌博。
    若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等他哪天消失了,自己会撑不下去的。
    “怎么又回来了?”木一禾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因为他的一句话再次溃不成军,“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他缓缓松开了怀中的女人,这个角度下,他看不见木一禾是什么表情。
    伸手握着她的下巴,轻轻抬起,对上她如小鹿般的双眼,漠然着的脸上划过柔意。
    木一禾抬着头,发觉今天的江墨辰确实跟往常的不一样。
    她从不敢像现在这样肆意地直视他的双眼,这双眼睛长得特别漂亮,很容易就能蛊惑人心。
    “从今以后。”江墨辰狭长的眉眼拉开了,望着她的神情中透着温柔,“我都不会再离开了。”
    木一禾的身子更加僵硬,猛地抬起了头。
    努力想要从他如夜的深瞳里搜寻到戏谑的味道,可出了真挚以外,她再也觉察不到别的情绪。
    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住了般。
    他是喜欢自己的。
    但是,这份喜欢的新鲜感又能维持多长时间呢?
    他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将她平静的生活泛起一阵阵涟漪。
    可像江墨辰这样的天之骄子,他的眸光又能停留在自己身上多久……
    难道在知道她的过去后,他还能说出让她依靠这样的话吗?
    对于爱情,她不会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木一禾无力地扯了扯嘴角,满是嘲讽的味道。
    瞳孔晃动着,缓缓垂下了脑袋。
    江墨辰没有错过她眼底的躲闪,再次抬起她的脸,这次她望向自己眼底的眸光黯淡了许多。
    紧绷着一张脸上,像是隐忍着很多情绪。
    “木一禾,你在怕什么?”江墨辰紧蹙着眉,一字一句像是咬着牙狠狠说出。
    “江总对看上的每个女人都是这么会撩吗?”木一禾扯出一丝笑意,却丝毫没有温度,“相信江总身边肯定有大把大把的女人挑选,也犯不着在我这棵树上吊死。”
    “确实有大把大把的女人。”江墨辰的视线紧紧的锁在她那张不自然的小脸上。
    看到她的身子在听到这话时,明显的一顿,眸光瞬间又亮了一下。
    箍在她腰间的大掌猛地用力,使两人的距离更加贴近了些。
    “但我只喜欢你。”他淡淡的开口,眼底却满是深情。
    木一禾红着脸看着他突然放大了面容,心跳不自觉地又加快了。
    她紧蹙着眉,暗自懊恼着她这颗心也太没用了,怎么被他三言两语就挑拨了。
    不能被他的美色和言语所引诱!
    两人的距离太近,他温热的呼吸浅浅打在她的脸上,有些痒痒的。
    江墨辰极深的眼眸盯着她的白净的脸上,感觉下腹一阵紧绷,眸光又黯淡了下去。
    这么近的距离,木一禾当然能感受到他身体上的变化,瞬间就害羞地涨红了脸。
    用手赶紧抵着他的胸膛,再次挣扎时想要逃脱时,他已经松开了手。
    “江总,时间不早了,我打算回家。”木一禾连连退后了好几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跑到床边像是很繁忙地收拾着行李,脸上的红晕一直持续的。
    江墨辰眯着眼淡淡扫到她泛红着的耳朵,嘴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
    “我送你。”他轻轻开口,没有强求她一定要住院。
    “就不麻烦您了!”木一禾听到他的话,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抖了下身子,想到刚才发生的事,自己再坐他的车,可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当她傻吗!
    她背着包,还穿着病号服,就匆匆越过男人身边,掏出手机打开了叫车软件。
    但接单师傅一看这大半夜的,她还穿着身病号服,怎么说都不愿意带她。
    这是一次也就算了,来的三个师傅都是这样,理由也都莫名一致,怕晦气。
    木一禾看着在自己眼前停下的黑色跑车,有些无奈。
    “上车。”江墨辰看着她还站在原地,沉默着直接下了车,将她硬拽着塞进了副驾驶座后,脱掉了西装外套,“披上。”
    话语透着不容置疑。
    木一禾还盯着眼前的西装外套,下一秒就有一道身影俯身而来。
    感觉到脸颊上传来的温热呼吸,马上双手抵住男人的胸膛。
    江墨辰低垂着看向停留在胸膛上的两只手,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继续朝她身边靠近着,伸手拉过她身侧的安全带,帮她扣上后,就收回了视线。
    立刻离开了医院。
    车在小区楼下停稳的同时,木一禾解开了安全带,几乎是逃也般的抓着东西就跳下了车。
    “谢谢江总!”她慌忙地说了声后,就往楼道里跑去。
    江墨辰的视线看向她的背影,莫名有种像是落荒而逃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