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寒清霜那个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难不成已经回去了?可是一路上怎么都没有看到她出没的任何痕迹呢?简直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珑瑶已经有些搞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了,就连她使用神识探索,竟然也都没有任何的发现,寒清霜这个人就好像真的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样。
    “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珑瑶现在可以断定,寒清霜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不可能凭空无缘无故的消失,更何况她那个人比谁都要谨慎,连她都出事了,那这件事情就变得无比麻烦了。
    想要寻找一个人,最难的就是没有任何线索,如今的珑瑶就是这种情况,她根本无从找起。
    而寒清霜此时也已经规划好了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她很清楚自己是被困住了。而困住自己的是这片丛林还是别的什么,她还需要探查清楚。
    她给自己做了一个假设,假设这里存在一个迷幻性的困阵,而自己就是被这个所困住,那么接下来就简单了。
    不过为了确认是不是阵法的原因,她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阵法,分为很多种,而想要长期使一个阵法运行,那么就只有布置出来的阵法了。想要布置一个阵法就需要材料,只要能够确认这是布置出来的阵法,接下来只要找到阵眼,破坏掉就可以了。
    不过布置出来的阵法很难从内部破坏,尤其是困阵,本来就是拿来困人的,还让你轻松的从里面给破坏了,那还玩什么呢?
    寒清霜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思考了很多,一些高级的阵法都会把阵基隐藏起来,而隐藏阵基的最好方法就是借助地形。
    据说一些强大的阵法师,甚至不需要特殊材料,只是根据地形就地取材也能布置出一个完美的困阵。
    寒清霜现在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一一排查,如果不是困阵。那她还有其他的假设,比如可以迷幻人神智的植物之类的。
    不过现在她的精神都集中在了寻找阵基上,其实这个想法本身挺荒谬的,试问,有谁会在这样一片人迹罕至的沙漠绿洲中布置困阵呢?
    但不管怎么样,寒清霜连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想放过,于是便开始逐步寻找阵基的过程。
    而这个时候的珑瑶在外面也采取了行动,她的思维比较简单。
    首先确认寒清霜之前的的确确是来了这片区域,之后自己来找寒清霜,她却消失不见了,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所以这之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存在。
    而找出这个问题就是珑瑶现在要做的事情,能够让人凭空消失,有可能是传送阵把寒清霜传送走了,不过这个想法在珑瑶想到的一瞬间就否定了。
    传送阵一般是双向的,先不说有谁会在这里布置传送阵,单单是能够布置传送阵的阵法师就不多,更何况布置传送阵的材料要求更加苛刻。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可能,比如寒清霜发现了密道,然后进去了!
    珑瑶来来回回想了很多,但都不是很确定,想要下手寻找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珑瑶苦思对策的同时。寒清霜也已经开始排查阵基所在的位置。
    这是一个花费时间的过程,也许用上一天,甚至一周也不一定能够成功找到。但现在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就在寒清霜触摸到一棵树的时候,她惊咦了一下,因为这棵树给她的感觉不一样,在树干上有一道浅浅的裂纹,这棵树好像被什么劈开过。
    摸着这一道并不是很明显的裂痕,寒清霜感觉到了不寻常,她急忙拿出自己的长剑,然后将剑顺着裂纹插了进去,随后一翘,便将表层的树皮撬了开来,露出了树干里面的东西。
    让寒清霜吃惊的是,这棵树的内部居然是空心的,而空心树干之中居然有一具已经干瘪掉的尸体。
    这是一个人的尸体,看他的样子与穿着就知道是一个男人,不过让寒清霜好奇的是,为什么在这棵树的树干里会有一具男人的干尸。
    “这是……”
    很快寒清霜便在这具干尸的腰间发现了一枚令牌,那是一块天蓝色的令牌,在令牌的一面刻着一个双翼的图案,而另一面则是刻着几个字“云天翼宗”。
    “是云天翼宗的人。”
    寒清霜看着这枚令牌轻声开口道。这样的令牌是宗门令牌,是各大宗门分发给门内弟子以表明身份用的。
    云天翼宗,寒清霜知道这个宗门,而这块令牌是天蓝色的,也就是说这个人是云天翼宗的内门弟子,可他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寒清霜伸手便去翻他身上的东西。想看看有什么线索。
    从干尸身上,寒清霜只找到了一枚空间戒指,和一块折叠起来的布,这应该是他从衣服上撕扯下来的,就藏在他的怀中。
    打开这块布,上面有用鲜血写成的字迹。
    “我乃云天翼宗内门弟子肖雨寒,如今被困在这荒漠绿洲当中,只能感叹自己的愚蠢,信了那小人的言谈。
    如今我的生命已经到了垂危的边缘,但是实在心有不甘,便写下了这封血书,如果有幸被某人所见,便请求道友帮我一个忙。
    我留下来的还有一枚空间戒指,还望道友帮我转交到云天翼宗的内门弟子白浅月的手中,我并没有什么好答谢道友的。在戒指当中有一张阵图,乃是乾坤锁灵阵,此阵便是那小人用来困我的阵法,望对道友有所帮助。
    如若是被那小人所见,我也只能悲叹上天的不公了。”
    “原来如此。”
    看完了这封血书,寒清霜大概也可以猜测出肖雨寒的遭遇了,相必应该是遭受了同门师兄弟的蛊惑,被骗来了这荒沙域,进而又在这里被困阵所困,直到死亡。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有了一点线索,如果你的阵图有用,我就帮你这个忙。”
    寒清霜说着便拿起了从肖雨寒手上摘下来的空间戒指,神识探入其中,果然找到了血书上的乾坤锁灵阵图,其他的东西她没有看,也没有兴趣。
    有了阵图,接下来就好办多了,寒清霜打开阵图,便开始研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