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寒清霜应该是在这边的啊!怎么找不到人?”
    珑瑶已经在这里寻找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了,可是她却并没有看到寒清霜的人影,心中不免有些纳闷。
    整片绿洲总共也就这么大,难不成人还能凭空消失吗?
    “寒……清……霜……”
    珑瑶想着就扯开自己的嗓子吼了一声,不过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该死的,这家伙不会到这种时候还不知道吭声吧!”
    珑瑶啧了一下舌,心中有些不爽,因为这种可能性还真的有,寒清霜不好言语那可是出了名的,她要是不想吭声,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然而这倒是珑瑶误会寒清霜了。
    此刻的寒清霜正沿着一条小道向前走,根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自从知道自己身处的这片绿洲植被会移动后,寒清霜就在尝试走出去,不然真的就只能强行砍出一条路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就算她一边利用神识覆盖全场,一边向外走,但这个绿洲就好像是一个会改变形状的迷宫,每一次在她找到顺畅的路线时,这里的地形就会发生一次改变,接着她所选择的道路就完全不通了。
    “难道,除了强行砍出一条路来,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寒清霜四下看了看,依旧没有什么头绪,照这么下去,就算她再不想,也只能用剑劈出一条路来了。
    寒清霜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取出了自己的长剑,她的长剑是一柄通体冰蓝色的细剑,让人看着就感觉到了一股入体的寒气。
    此剑名为冰霜,是一件顶级的灵器,这是寒清霜离开家族时她父亲亲手送给她的礼物。
    取出冰霜剑,寒清霜体内的真气就开始运转起来,随后便是一记猛斩。
    因为按照她的猜想,眼前这些树木是无法承受她剑气的斩击的,但是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眼前的树木并没有按照她所想的那样断裂开来。
    她的剑气斩击在树木之上,就好像是砍在了空气之中,没有任何的打击感,甚至连碰撞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同时也没有在树木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此刻的寒清霜,心里好像突然抓到了什么要领一般,她急忙跑上前去,伸手触摸那棵树的树干。
    手与树干相触,并没有像寒清霜猜测的那样,这树是真实存在的,而并非幻像,可是如果是这样,那刚才的斩击又该怎么解释呢?
    在外面,珑瑶正在苦苦的寻找寒清霜,她已经有些焦急了,已经在这里转悠了近一个小时,想要找个人也应该找到了啊!可是就是没有看到寒清霜的人影。
    而就在珑瑶心生抱怨的时候,突然从一棵树的方向传来一道凌冽的剑气。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这道剑气直接就冲着珑瑶正面斩击而来,好在珑瑶反应极快,急忙一个侧身,险险的躲过了这一道剑气。
    随后这道剑气直接劈中一颗巨树,瞬间将这颗倒霉的大树劈成了两半。
    “尼玛,这里的大树居然还会释放剑气?”
    珑瑶心有余悸的骂道,同时她也看向了剑气传来的方向,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一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树。这样的大树怎么可能会释放剑气呢?
    “奇怪了,一颗普通的大树怎么可能释放剑气呢?”
    冷静下来之后,珑瑶便开始纳闷,一颗普通的大树根本不可能释放剑气,如此说来,必定是另有原因,
    “难道是寒清霜?不应该啊!如果是她,剑气怎么会从树里出来呢?”
    珑瑶想了想,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自己的长剑,然后直接调集真气,一道剑气就冲着眼前的大树砍了过去。
    剑气与大树相撞,然后就听到一声闷响,接着大树直接变成了两半。
    “没啥特别的啊!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珑瑶抓了抓头发,这状况实在是太诡异了,根本没法形容,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在她思索的时间,又一道剑气从她身后疾驰而来。
    当珑瑶感觉到的时候,那剑气已经到了她近前。她只能紧急防御,将自己的长剑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才避免了自己受伤。
    “握草,什么鬼玩意?又来?”
    珑瑶才防御过刚才的攻击,然而接下来,从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剑气,几乎都是从大树中飞射出来的,这让珑瑶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些树还是什么特殊品种不成?能释放剑气攻击人?
    但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她只能采取防御措施,能躲过的攻击都尽量躲过去,避不开的也就只能正面对轰了。
    剑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也就片刻的功夫便停止了,完事之后的珑瑶环顾四周,生怕再突然蹿出一道剑气来。
    “特么的,这地方太诡异了,寒清霜该不会是被这些剑气给干掉了吧!”
    珑瑶再也没有了停留下来的心思,急急忙忙的离开,继续去寻找寒清霜,以她的实力和性格,肯定不会被这种剑气给干掉的。
    然而珑瑶并不知道,她刚才所遭遇的剑气,就是寒清霜释放出来的。
    此刻的寒清霜正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她已经对着好几颗树木释放过剑气了,可是都没有任何伤害,就好像自己的剑气是被这些大树给吞噬了一样。
    “吞噬?”
    寒清霜默默的念道,随后她又走向一颗大树,这一次她没有释放自己的真气,而是直接挥动手中的剑砍了上去。
    长剑砍在大树之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但对大树却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便让寒清霜感觉到了不可思议,她手中的冰霜剑可是顶级灵器,别说普通的大树了,就算是灵树,也能在上面留下痕迹来。
    此刻只是砍一颗普通的大树,居然没有办法对它造成任何的伤害,这太匪夷所思了一些吧!
    “看来这里不单单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应该还有什么东西是我没有注意到的。”
    寒清霜收起冰霜剑,此刻她有些迷茫,眼下的状况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时也不知应该如何下手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