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主您快看那是什么?”
    “好像是流星!”
    啪!
    马春亮一巴掌抽在助手脸上,“哪有大白天出现流星的?!”
    “盟主教训的极是,白天怎么会有流星,一定是陨石,对,没错,就是陨石!”
    “我尼玛!”
    马春亮又一巴掌抽在助手脸上。
    “有特么这么小的陨石?”
    马春亮的助手委屈巴巴的望着马春亮,心想,这不是流星,也不是陨石,那是啥?
    “别特么管他是啥?胆敢过来阻碍本盟主统一南派,就算是姓项的死而复生,老子也要亲手再送他归西!”
    马春亮这一番话,当下使得军心大震。
    “盟主威武,就算是姓项的复活,也不是盟主的对手!”
    “普天之下,盟主天下第一!”
    “盟主威武霸气!”
    马春亮的人马高声呼喊道。
    马春亮很是得意,并不是他能斗得过里面那些人,而是他的所有火器都已经瞄准前面的那座宫殿。
    只要他一声令下,前面那座宫殿便马上被夷为平地。
    就算他修为低又如何?
    这些厉害的人都死了,那么他就是南派第一!
    “传令下去,让众炮手准备!”
    马春亮冷冷道。
    “得令!”
    马春亮的助手通过对讲机联系到了山下的炮手。
    “穆秋白,程万山,让你们龟,老子马上就要让你们化为灰烬。”
    马春亮狞笑道。
    宫殿之内。
    程万山等南派宗主早已成为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着步,马的,早知道会被炮弹轰死,不如冲出去,杀个痛快。
    临死拉上几个垫背的也值了。
    没准还能把马春亮那贼拉下马,也未尝可知。
    “穆门主,您刚才说谁来了?”
    程万山询问道。
    “程门主,您就别跟穆门主一样发疯了,还能有谁来?现在这种情况,就是神仙下凡,也难以扭转战局了!”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应该来太极门避难!”有人开始发起牢骚。
    “没错,在外面冲杀,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来了太极门,被人关起门来揍,真窝囊!”
    “憋气!”
    南派武林众人不停埋怨穆秋白,没有做到南派武林之主应该做的事情。
    穆秋白也没生气。
    “大家放心,马春亮的死期到了。”
    穆秋白抚须而笑,大有深意道。
    众人一脸懵逼。
    开什么玩笑呢?
    这个时候穆门主还能乐的出来?
    心得有多大?
    啥叫马春亮的死期到了?
    我看是咱们的死期到了才对!
    “穆门主,事到如今,您就别再自欺欺人了好吗?现在没有人能够救得了我们!”
    “没错,就算是项飞羽死而复生,也救不了我们,况且人死不能复生!”
    “那倒未必。”
    穆秋白淡淡道。
    疯了!
    疯了!
    完全疯了!
    南派武林众人纷纷摇头。
    卓月和程顺义带人进来请缨。
    “师祖,穆门主,我们愿意带领众人突围出去,就算是死,也要光荣战死!”
    卓月和程顺义跪在地上。
    众人闻言跃跃欲试,反正是死,不如战死,总比被炮弹轰死要好得多!
    “谁都不用死,那人来了。”
    穆秋白淡然一笑。
    轰!
    天空中那道紫光终于砸落在太极门广场上,当下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太极门所在的山顿时地动山摇,仿佛下沉了数米。
    掀起的烟尘遮天蔽日。
    山下的炮手根本看不清,也无法开炮!
    烟尘之中走出来一人。
    此人三十岁左右,长相俊朗,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男子后背纹着一条紫色大龙,很是显眼。
    “是他?”
    马春亮的人认出烟尘中走出来的人后,纷纷向后退出五六米。
    没办法。
    此人的名声实在太响了,主要是江湖传言,此人早已经死在九天雷劫之中!
    “大家都别怕,就算姓项的还活着又如何?咱们盟主大不了再把他打死一次!”马春亮的助手嚷嚷道。
    马春亮的手下闻言顿时稳住军心。
    然而。
    马春亮很想一巴掌敲死他这个助手,打死项飞羽?开什么玩笑?一百个他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好不?
    不过。
    事已至此,他又无可奈何,总不能扭头逃跑吧,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希望着烟尘早点散去,山下的炮手可以看见。
    “说的没错,咱们马盟主武功盖世,区区一个无冕之王又算的了什么?来了也只是送死!”
    “马盟主能杀他一次,就能杀他第二次!”
    “……”
    马春亮手心都是汗,照这么挑衅下去,项飞羽要是真的杀过来,他拿什么抵挡?难道用肉身跟人家硬抗吗?
    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盟主,您怎么了??您好像出汗了?”马春亮的助手看见马春亮有些状态不对,连忙殷切的询问道。
    “您是不是热了?我给您扇扇风。”马春亮的助手说完这句话,当下愣在原地,尼玛,现在不是已经入冬了吗?
    这太极门在山顶,罡风本来就烈,大家都冻得直哆嗦,怎么可能热?
    那是……
    啪!
    马春亮一巴掌抽在助手脸上,“你个没用的狗东西,马上联系山下炮手,准备万炮齐发!”
    “是!”
    与此同时。
    宫殿内的众人也看清楚来人。
    “无冕之王竟然真的没死?”
    “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快看无冕之王后背上那条紫龙是怎么回事?”
    “还在发光,好神奇啊!”
    南派众人惊喜交加。
    但是。
    卓月的一句话犹如一盆冰冷的水,在寒冬季节,浇在众人身上,从头到脚,来了个透心凉。
    “你们高兴什么?一个无冕之王能抵挡得住对方大军?你们别忘了,马春亮说过他曾经与项飞羽大战过一百回合,没有落败!”
    “无冕之王就算是没死,那也注定身受重伤,身体全盛时期,都不是马春亮的对手,更遑论现在?”
    “我看他来此也不过就是逞能,我们大家要想活下去,谁也靠不住,只能靠我们自己!”
    “我建议趁对方还没有开炮,我们现在就杀下山去,或许趁乱还能够突围!”
    卓月的话醍醐灌顶,令在场众人重新恢复冷静。
    “月儿,你又错了,无冕之王不但可以抵挡住对方的大军,相比那些炮弹也不是他的对手。”
    穆秋白大有深意说道。
    瓦特?
    炮弹都能挡得住?
    开什么玩笑?
    疯了吧?
    没有一个人相信穆秋白说的。
    就在这时。
    项飞羽大手一挥,烟尘尽散!
    马春亮把握住这个机会,大叫一声:“开炮!”
    随后。
    山下炮手们齐齐开火。
    漫天的炮弹拔地而起,飞向太极门所在的山顶,在半空中拉着长长的火线,宛如一张火光交织的巨型大网!
    “去死吧!”
    马春亮冷冷道。
    就在这时。
    项飞羽突然动手,他大手猛然一挥,天空中数十颗来势汹汹的炮弹,仿佛瞬间凝固住了。
    紧接着。
    便化为铁粉从天而降,浓烈的火药气息,笼罩住这片天地。
    这……
    所有人全部傻了眼。
    侃侃而谈的卓月更是直接咬到了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