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岚子回过头拍着周炎的肩膀,微笑道:“周炎,以你现在的实力,足以成为我们几位长老的关门弟子,可是你的天赋超出了我们的掌控范围,我们无法将衣钵传授给你,怕误了你未来的发展。”
    “你入门也已经三个多月了,今日起你就入内门修行吧。”
    周炎躬身说道:“大长老,弟子认为,修行一道无内外之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只要能够不断提升自己的修为,就没必要有内外之分。况且现在外门弟子的处境并不太好,弟子想继续留在外门,帮助他们修行。”
    这一番话,令云岚子感到欣慰,小小年纪就有这种领悟,实在是难得。
    “那好,就随你,希望你能够把宗门的风气变得越来越好。”
    几名长老走后,周炎也转身下山。
    这一战,使他在宗门内立足了威风,同时也赚得盆满钵满。
    之前全部梭哈押注在魏白起身上的弟子们,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费尽千辛万苦的积分,就这样付之东流。
    梁崑等人看到周炎的身影后,纷纷欢呼雀跃。
    “老九,我们这次赚大发了!”二哥王飞龙大喊道。
    “九弟啊,你真是太猛了,哥哥就跟在你屁股后面混了。”周泰激动地都快哭了出来。
    周炎走出铁引山的范围,瞅着大哥梁崑手中的令牌问道:“大哥,我们这回一共赚了多少积分?”
    “一共二百八十万,除去给押你胜利的弟子,还剩二百六十万。”
    “二百六十万!”周炎惊讶道。
    虽然他早就知道会大赚一笔,但没想到能有这么多,现在的他完全就是一个暴发户!
    “对了,罗云通也押你胜利,不过他要的是皇阶丹药,我给了他两颗,没什么问题吧?”
    “没事。”
    对于罗云通,周炎还是有些好感的,他手中的皇阶丹药有一大堆,给人两颗根本不算什么。
    说到这,周炎又取出几袋丹药送给八位兄姐,然后又往他们每人的令牌里输送十万积分。
    “这些积分和丹药,就当是小弟的一片心意,希望各位兄姐不要拒绝。”
    “好,我们不拒绝。”梁崑带头收下,然后搂着周炎的脖子,一群人高兴地返回庄园。
    有人欢喜有人愁,周炎这边是欢天喜地,而内门弟子那头则是颦眉蹙頞。
    所有内门弟子在对决前的赌局上,都押向魏白起胜利,无一人赢得赌注,几乎所有人都回到了解放前,成了困难户。
    魏白起的离开,使得‘暴徒’组织内人人自危,不少组织内的成员,为了防止受到周炎的打击,头也不回地选择退出。
    ‘暴徒’组织的分解,也给内门弟子造成了重大的影响。
    之前,内门弟子就是靠魏白起这条线,进行物品交易,积分兑换,一些精英弟子更是每个月能够从他的手中得到积分,虽然数额不多,但毕竟是免费的。
    如今魏白起离开,“暴徒”组织分崩离析,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不小的损失。
    因此,周炎成为了精英弟子们,仇视的对象。
    “太可恶了!周炎这个混账小子竟然让损失惨重,真恨不得一拳捏爆他的脑袋!”一名手臂上戴着钢圈的青年气愤道。
    “说这些有什么用?有本事去找他单挑啊,没实力就别瞎吵吵。”身着马夹的光脚青年不悦道。
    “好了,你们别吵了,看大哥怎么说。”
    一处庄园中,三名青年坐在园子中的石凳上,等待着在属下打坐的青年。
    这四人,正是之前跟随魏白起的四小金刚,那位打坐的青年,正是其中的大哥,曾与大师兄对过招的精英弟子,快刀·邓虎!
    而另外三人分别是爆拳·苟阳、寒枪·庆明、闪光·黄玄,四人精通不同的境意,在内门被称作四小金刚。
    之所以称他们为四小金刚,因为在他们之上还有五位精英弟子,这五位弟子为了能够成为大长老们的入室弟子,常年在山中闭关修行,几乎很少出现在宗门内,对于弟子间事情也没兴趣过问。
    据说他们的修为接近大师兄苏烈,已经符合成为入室弟子的条件,不过大长老们的收徒标准难以揣测,所以至今他们都没能拜入任何一位长老的门下。
    须臾,邓虎起身,缓步走到三人身前。
    “大哥,魏白起走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还有周炎那小子,难道就这样放任下去”苟阳恭敬问道。
    邓虎眨了眨左眼,淡淡道:“周炎这个小子,实力深不可测,而且背后有大长老们撑腰,我们不能轻举妄动。魏白起就是因为太心急,才导致这般下场。可我们也不能就此放任周炎不管,让他破坏我们内门的和谐。”
    “那我们该怎么办?”
    邓虎抬头望向天空,思索道:“别急,总会有机会对这小子下手的,你们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别等回来有了机会,你们却没有实力与人家对抗。”
    ····
    山顶上,七大长老盘踞而坐。
    云岚子看着二长老灵机子不悦的表情,问道:“二弟,你刚才为什么执意要让魏白起死?你难道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
    灵机子没好气的点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非要让他死?就算我什么都没看到,他也是个必除的祸根!你现在放走他,等到日后成长起来,必然会找周炎报仇,别忘了周炎对我们的宗门的重要性!”
    云岚子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可事已至此,也只能看周炎日后的造化了。
    “这件事就此放下,我们来讨论一下今年生死丛林的事宜。”
    “有什么好讨论的,还跟原来一样,直接挑一批弟子放进去不得了?”狂战子说道。
    云岚子瞥了狂战子一眼,“我想今年改变一下规则,既然周炎现在能够调动外门弟子,不如就此试炼他一下,看他的领导能力如何?”
    “什么意思?你想让周炎带领外门弟子进入生死丛林?以外门弟子的修为,你觉着有存活的几率吗?”
    云岚子微微一笑,“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