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公司门口,白驹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熟悉的招牌,是当初他们四个人一起商量定下来的风格,简单宋体字,不张扬不耀眼,却也具有独特风格。
    要保住自己的心血,他必须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战争!
    他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踏入公司,向前台小妹颔首招呼,又和公司里的员工们招呼。回到座位上,等待着方紫的到来。
    方紫今天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从上至下包裹着她曼妙的身躯,长发微卷的搭在左边,脸上的妆容画的比平时还要浓厚。特别是那双红唇,与她身上的红裙相呼应,妖娆妩媚。
    白驹看着这幅模样的方紫,视觉感官受到强烈冲击,第一时间就忘了要说的话,僵在原地愣住了。
    方紫看到他的表现,露出满意的笑容,抿嘴一笑:“今天的我是不是很漂亮?”
    白驹移开了视线,不自然地轻咳一声,“我有件事和你商量。”
    “什么事?”方紫看了一眼四周的员工,朝着他招了招:“走吧,我们进办公室里谈。”
    接下来要谈的是工作上的事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引发争执的话就不太好了。他和方紫一起走进办公室,顺手关上了房门。
    方紫坐到椅子上,顺手打开了台式机电脑,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让白驹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方紫抬起头,看着他一身西装,表情极为认真的注视着她,好奇地挑眉。
    “公司发展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我一直都没有操心管理方面的事情。你现在是公司的管理者,也是公司里的大股东,我没有办法左右你的决策。但是,我身为公司的小股东,也是公司的创始人,是不是有权利看一看公司里的账本?我想知道公司具体的资金流向,财务细节,总是可以的吧?”
    方紫突然听到他说的这番话,心里还是有一些冲击,她没有想到白驹竟然提出要看账目,还要查公司的账,她靠在椅背上,轻笑着道:“账目都在会计那里,你要看的话,等到她来公司以后再看也是一样的吧?”
    “你找的只是兼职会计,属于公司的账目怎么可能交给对方?”白驹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双手紧握放在办公桌上,目光咄咄逼人的注视她,“怎么?见不得人吗?”
    方紫还是第一次从他的双眼中看到强势的一幕,这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带着几分嗜血和狠厉。不过,只有被逼急了的兔子才会像他这样张牙舞爪,真正的野狼是不经意之间都会将人吞噬蚕食。
    “到了现在你还在坚持你那可笑的理念吗?当初你出来创业不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赚钱,可以登上高峰吗?现在摆在你面前的一条光辉大道,你又何必去选择你的羊肠小路?”方紫怎么都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傻瓜,只要跟着她一起,光是他手上的股份变卖就可以得到很大一笔钱。
    “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你有你的道路,我也有我的目标,我们目标不一致,说那些都是多余的废话。我现在只想行驶我的权利,将公司的账目拿出来,我要知道这段时间公司具体花费。”白驹不想再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就会一直贯彻下去,三心二意不是他的风格。
    方紫真的很不明白,那些钱足以让他一个外地人在北京买下一套房子,可是他却不愿意。很想撬开他的脑袋看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她知道今天白驹是铁了心要看到账本,眼睛闪过一丝轻蔑,淡淡的解释:“你怎么不早点说,东西我放在了家里,明天我再带来给你看吧。”
    “记住你的话,我明天就要看到账本。”白驹将拳头放在桌子上,警告的看她一眼,起身拉开椅子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方紫看着关上的房门,抱着手臂靠在椅子上,紧紧地拧着眉。白驹怎么突然之间想起要来看账本?以他那木讷的性格应该不会知道查账这个事情。
    对了,他的女朋友钟晴!
    钟晴在金融公司上班,学得肯定也是金融方面,对会计这些颇为了解。肯定是她给白驹出谋划策,才让白驹反应过来要查看公司的账目。
    方紫勾了勾嘴角,她已经让律师准备了详细的合同,接下来就要和另外的投资者沟通具体事宜。最迟明天晚上就会给出一个结论,到那个时候就算他们查出账目有问题,又有什么用呢?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优盘,插入电脑里,将台式机里重要的资料全部拷贝出来。昨晚这些,她将优盘放入包里,提着包走出了办公室。
    白驹回到了座位上,电脑屏幕上有一个黑色打底的界面,上面正显示着一串符号。他看到了优盘被插入电脑的提示,说明程序已经复制进了优盘里,只要进了优盘,那么接下来距离拿到账本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方紫这么不干脆,摆明了账本里面有问题。给他一个实物账本,里面说不定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陷阱。所以他要做两手准备,看看她的电脑里是不是还藏着秘密。
    不一会儿,他就看到了方紫从办公室里出来,来到了他的面前站定,“白驹,我现在要出去和别人商量合同的事情,明天我一定会把东西带来的,你就在这里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白驹也跟着站起身,他高大的身形站起身足足比方紫高出一个头,气势上也高出了很多,露出笑容:“好啊,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两个人的对峙引起了员工们的注意,他们都感觉到了两个人的气氛有些不同,难道是刚才进了办公室里面吵架了?
    方紫朝着她笑了笑,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公司。白驹面对众人的目光,也露出了笑容,安抚道:“都做自己的事情吧,等到项目做完,我请你们去吃小龙虾!”
    “好耶。”众人欢呼雀跃,俯首继续做事。
    白驹坐回位置,勾了勾嘴角,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单纯青涩的人,经过这么多事,他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和不利的事情,这或许就是成熟的表现?
    钟晴坐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景色,昨天和白驹分开以后她回到公司做自己的工作。眼下才刚刚将手里的事情做完,成功的完成交接。她已经发短信询问了白驹具体情况,得知他没有拿到账本,同时也明白了方紫很快就要和对方完成签约,如果他们不尽快找出问题所在,那么就没有办法在阻止方紫的行动了。
    她看着窗外的景色,高耸入云的建筑,各个形状独特。很多设计师在设计的时候,想必脑海里已经有了大致的定位,也有其丰富的寓意。比如鸟巢,比如大裤衩。这些都是他们的心血,他们知识的展现。
    钟晴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她要找出白驹公司里的管理漏洞。想当初她和白驹他们一起创立公司,那个时候他们都非常的青涩,对于公司管理没有经验,都是在不停地摸索。
    最近和冯女士一起学习,她学习到了很多知识,视野比起以前开阔了,站的角度也完全不一样了。
    “钟晴,冯经理让你。”一位同事找到她,提醒道。
    “好的,我马上来。”她收回思绪,起身上楼进了冯女士的办公室。
    冯女士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左边靠墙是一排现代风格的书柜,里面放着很多文件夹。右边则是一个接待人的浅灰色布艺沙发,上面放着黄色条纹抱枕。冯经理坐在中间的办公椅上,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看到她到来,眼神示意道:“坐吧。”
    钟晴坐在她对面,问道:“找我有什么吩咐吗?”
    冯女士放开了鼠标,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她穿着花色的衬衣,领口的细带系成蝴蝶结。看着钟晴问道:“你和那家科技公司的人是不是认识?”
    钟晴微微一愣,心中有些紧张,还有一些心虚。她垂下头:“是的,果芮科技的技术负责人是我男朋友,那间公司也是我和他们一起创立的。”
    冯女士的脸色沉了下去,紧紧地皱着眉头。她第一次进了那间公司,看到白驹注视钟晴的眼神就非常的直接,那个时候便感到了一些不对劲,“我将工作安排给你,是希望你为我们公司考虑,可是你却以工作的身份为你的男朋友谋取福利,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钟晴猛地站起身,抿着唇垂着脑袋,“对不起,对不起!”
    “你很有能力,我一心都想将你带出来,以后成为我的得力助手。可是你的心思根本没有在公司上面,也没有在自己的工作上,你这样真是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钟晴感到了一种危机,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冯女士,认真地说道:“冯经理,我虽然有向着他,但是他的能力真的很强,做出来的东西一定可以让你满意。”
    冯女士摆了摆手:“能力是一回事,我不满意的是你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