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专心等待晴耕回答的烛蓝,出奇得专注,一双清澈的凤眸里几乎可见晴耕的倒影。
    小姤对此无可奈何,但也无计可施。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面上无甚表情,只能默默地注视着专注的她。但这一切,都被小桃花尽收眼底。她暗暗做着打算。
    “还不是因为你!”晴耕再次大喝一声。这声音之大,竟将她自己都震了一下。
    说来奇怪,明明自己在洞外之时,还感觉身体十分无力;可进了这山洞,就觉一股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自己的体内,似乎很快就能完全恢复一般。于是,喊叫之时,颇用了点力气的晴耕着实让其他几仙都吓了一跳。但是,当晴耕挣扎着妄图想从金堆里起来,却没什么效果。
    “别挣扎了,我给你下了咒术。”烛蓝的双眼回盼流波,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再次撑起自己的下巴,继续道:“不要白费力气,除非我解开咒语,不然你是逃不出的。晴耕,你就放心说说,我烛蓝到底做了什么。”
    “你做了什么?”这恶女佯装不知的话,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憋不住情绪的晴耕再次喊了出来,她面红耳赤地道:“快快将我兄长放走!”
    “你兄长?”烛蓝很是诧异,她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小姤和对前者正满脸谄媚的腓腓,“他们两个,哪位是?”想了想,她又起身走到晴耕身边,蹲下身子,用右手拇指轻轻点了几下自己的额间,对着那怒火中烧的魔姬道。
    “难道,是外面那个醉酒的鎏术老头?再不济,还有一个出外游历的,那说不定······”
    “你胡说什么!我兄长是诸钟。”晴耕很是无可奈何,迅速地打断了烛蓝的话。
    “原来如此。”烛蓝一脸的恍然大悟。她一边回答着晴耕,一边点着头起身,以右手拇指轻轻点了几下自己的额间,似是在思考的样子。但后退了几步,她又迅速地转过身来,对着周围无所事事的几位仙子道。
    “诸钟,是谁?”
    “小九,诸钟是谁?”
    而几乎与她同时地,小姤破天荒地问话了。他的脸上很不好看,原来熠熠闪光的一对多情眸子,此时隐去了温柔,闪烁着犀利的光芒。
    小姤的这个样子,烛蓝很是熟悉。“我,我怎么知道!”她迅速为自己辩解——本就与自己无关的人,他好端端的这是生什么气!——可不知为何,自己内心却有些心虚。
    “你竟不记得他?诸钟啊!恶女,恶女,你真是恶女!”晴耕很是激烈地挣扎了一下,以来表示自己的愤怒。
    “诸钟?诸钟?”这名字确实有些熟悉,但脑海里还是没浮现出与之相关的人物。有些着急的烛蓝,轻轻攥起拳头捶打自己的脑袋。目光流转间,瞥到了小姤愈发不友善的眼神。烛蓝更是心虚了。
    “诸钟,魔界前往天界求道的那位魔界太孙。”原本一反常态一言不发的腓腓,忽然上前一步。他吐字十分清楚地说完,又迅速退了下去,安安静静地立着。
    “别说你还不清楚,现在肯定记起来了吧!”晴耕再次很是激烈地挣扎了一下。
    “求道的那位魔界太孙——诸钟!我记起来了。”终于记起诸钟是谁,烛蓝的心头一块大石落了地,语气也轻松起来。
    听到烛蓝这话,小姤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他的嗓音很是低沉,对着那盲目兴奋的女子道:“诸钟又与你有何关系?”
    知道他是谁,烛蓝的心情好了很多,也不再心虚了。她直视着小姤,道:“不久前我与你去天界之时,才偶然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要说有什么关系······”
    烛蓝顿了顿,右手拇指轻轻点了几下自己的额间,略一思索后,道:“要说与我有什么关系,不如说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本是仙籍无册之人,怎么能轻松进入南天门。若不是见到诸钟在仙界随意走动,我也不会让昊天上帝,与你一个仙灵兽的名号。”
    “什么!小姤这就是仙灵兽了?”听到烛蓝的话,腓腓忽然再度向前,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他站在众人中央,对着烛蓝,声嘶力竭地喊道。因为激动,他孩童的声音,又大又刺耳。
    二
    不怪腓腓这么激动,毕竟,仙灵兽的名号来之不易。
    原来,对于九界的一部分生灵来说,不断提高修为,以长生不老、法力无穷,是他们一生的追逐。所以,从来不乏想成仙的生灵。
    在大战之前,九界中除开天界,只有人界中才有成仙的机会。天界是仙人之地。所谓仙人,不是生来就为仙子的天仙们,就是后来经过漫长修炼为仙的人。
    这些人偶获机缘,修炼千年后终成仙,成仙后再盼望成为上仙、上神,最后一步一步爬到九境,成为传说中的大神——上圣、至圣,临界于众生之上。
    人界不乏这样的例子。
    但更多的,是修炼到百年大限将至,回首一声孑然一身而后悔不已的。
    然而,即便前辈们的教训就在眼前,也阻挡不了他们想要成仙的脚步。所以,不乏有投机取巧想要走捷径的人——为了强大的法力,选择歪门邪道,沦为魔界之人。
    但在仙魔战后,九界和平,所以天界允许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成仙。于是妖界之中,想要成仙的妖怪们多了起来。但是,妖怪成仙,需要经过漫长的修炼与痛苦的轮回,且稍有不慎,就可能踏入邪道永为妖类。纵使寿与天齐,也难为大道,始终被天界钳制。
    也就是说,除人界、天界与仙境之外,其他几界想要直接修炼到九境之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因人升为仙子们,常常有不少人情要还,尤其是飞禽走兽之徒,恩情难还,最好的方式就是给他们登临天界之路扫去一些麻烦。
    所以,天界给予一些兽类以仙灵兽的名号。有了仙灵兽之名,就是有了仙籍,有了天界的承认,日后修炼,可走正道,是他们成仙成神甚至成圣的敲门砖。所以,近千年来,仙灵兽甚至比神兽,都更受兽类的尊敬。
    但是,仙灵兽的名号并没有那么容易就可获得。有仙灵兽名号的神兽,不是自己本身法力强大,就是背后有强大的仙界势力——他们的仙界友人,至少是上神境界。因而,有仙灵兽名号的兽类,也屈指可数,不过百十之数。所以,虽然腓腓是“人丁不旺”的上古神兽,但无奈法力颇低,在遇到烛蓝之前,一直没有仙灵兽的名号。
    而烛蓝作为烛龙古神族下任族长,早已有上神名号;且其父其母,多年在九境闭关修炼,早已到上圣境界,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带腓腓回就翠山后,腓腓立即有了仙灵兽名号。上古神兽的身份,仙灵兽的名号,让他在兽类、妖界都鼎鼎大名。
    但纵是如今身份光鲜,每每谈起当年之事,腓腓也“老泪纵横”、十分痛苦。毕竟,孤身一兽想要成仙,真是太难了。
    三
    于是,戳到伤心事的腓腓还是十分激动,他踮起脚尖,接着自己的话头,道:
    “这么快小姤就是仙灵兽了!我不服气!”。
    “不容你不服。小姤的法力大得很,他可以保持此等形态很久很久!”烛蓝为了压过腓腓一头,不得已提高了音量,不容质疑地对着那孩童之身的腓腓道。
    “原来如此。”听到烛蓝的一番解释,小姤放下心来。
    “还有呢?就这些?”晴耕瞪大了双眼。
    “再没了。”烛蓝随口回答晴耕。她瞧见了小姤放松下来的神态,正在心中暗骂:这厮倒是舒服了,可他刚刚究竟气什么,让人一惊一乍的。等晴耕这事了了,自己可要好好与他谈谈。让他知道,谁才是这座山头的主人。
    “可我兄长早已失踪。我来天界追查,种种线索都指向你。难道不是被你诱走了吗?”晴耕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她觉得自己查的够仔细了。
    “怎会失踪?你说的是什么线索?”这话把烛蓝的注意吸引了过来。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怎么会突然失踪呢?而且,线索竟然指向自己?
    晴耕一听,心脏怦怦直跳,挣扎一番无果的她,使劲儿伸着脖子,语气很是焦急地对烛蓝道:“他失踪前不久,听闻你被带去凌霄宝殿受审。当时殿内,我兄长与你有所龃龉。后来受审结束,你无甚过错,散后不久,我兄长就消失了。据说最后瞧见他的仙子,见到他被你带走了。”
    “被我?这不可能。”仿佛听到什么笑话,烛蓝不禁扑哧一声,连连摆手道。
    “我一直在小九身边,没见过任何生人。”小姤突如其来的补充,倒是让烛蓝一惊。
    “真的吗?”晴耕将视线转向小姤。因担心诸钟,她眼中含着欲滴的泪珠,声音也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嗯。”小姤再次回答,声音冷冽清澈。
    烛蓝看见两人一唱一和的情景,心中颇有莫名的不快,头也隐隐作痛。于是,她很是烦躁地道:“不过,你说最后瞧见他的仙子是谁?”
    “烛茗啊。”
    “烛茗。”听到这个名字,本来就烦躁的烛蓝心中更是不快,烛花印瞬间在额头上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