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我吧,没关系。每个人都想活着,那空间挪移的本事,只能送走两个人,我首选的自然是云中火和焰儿。至于咱们两个人,就共饮一杯,一同上路吧。”
    “叶琛哥……”云中鹤噗通一声跌倒在地,终于明白叶琛早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当这一切,全部归零。
    轰~~
    随着外面的十星威压渐渐降临,混天塔已经开始出现的一层层的裂纹。再也没有人,可以盯住这十星的威压。
    叶琛倒了一杯老白干,递给云中鹤一杯:“来吧,干了。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今天,权当赎罪了。”
    “我……”云中鹤结果叶琛的酒一饮而尽,苦笑的趴在地上,抱着叶琛的大腿痛哭失声。
    原来高高在上的云中鹤,也有哭的时候啊。
    叶琛看着外面的十星威压,似乎也看见了遥远空间外层的所有人,都在盯着眼前这惨烈的一幕。
    名声鹊起的叶琛哥,就这样的,烟消云散了。
    云中火怒吼涛涛,蓝焰儿泪如雨下。
    所有人都浑身哆嗦却救不了那被十颗火一样星球镇压的玄天塔。
    叶琛!!
    这一次,大家算是彻底无助了。叶琛看着痛哭流涕的云中鹤也并没有觉得他如何软蛋。
    死,谁有真心敢说,不怕呢!
    这个世界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呼!一个云中鹤就算他诸般不是,死有余辜他也是怕死的啊!
    叶琛拍了拍云中鹤:“别怕,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可是我们也不想死啊。不过日破天设计了十星镇压,咱们哥俩就只有认命了。让那些还能活着的家人去活着,想必大天尊一定能想到对付十星杀阵的办法。咱们还是……”
    “叶琛哥你这么聪明,你想想办法啊,你到是……”云中鹤的话未说完,整个混天宝塔就发出一声巨大的金属消融的声音,外面的炽热岩浆已经完全倾斜。
    十星合体,将叶琛的玄天塔紧紧的围堵在里面,一动不动了。
    这一次,算是彻底凉了。
    叶琛看着外面那火红的世界仿佛地狱的尽头,一股恐怖的炙热扑面而来。而自己……
    嘘……
    云中鹤惨叫一声跪倒在地,吓到眼前一片火化碎闪,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十星合体,杀无赦。
    整个天地直接,亿万星辰。千星万域里一片安静,当十颗星球将玄天塔彻底围攻之后。那些还抱有幻想的人全都傻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愣愣的看着十星合体,万钧覆灭。
    别说叶琛了。虚空都烧出扭曲的幻影了。
    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有了!
    “啊~~~~~~~”迟雪惨叫一声祭气天芒神剑,轰隆一声,打出了一片虚空涟漪,可惜,十星的威压还在,她的剑,杀不进去。
    顷刻间,十星分体,一个巨大的人影高坐在一颗星球之上,声声冷笑:“大天尊,万剑宗主,从今日起,老夫才是这千星万域的第一高手,你们两个乖乖的洗干净身子到床上等我,从今以后这天地世界,就是我的啦,哇哈哈哈!”
    “精神病?”
    “疯子!”
    “日破天,叶琛哥对你不薄你何至于此!”大天尊双目含泪,怒吼一声:“有本事解开封印,我们大战一场。”
    “就凭你们?”日破天冷笑:“如今老夫已经是十星合体,万载至尊,无人能及。待老夫吸收一会这星空的力量,在一鼓作气,将你们生生捉拿。今天晚上,老夫一定要让你和万剑宗主这个小娘们,体会老夫的厉害的。哇哈哈哈……”
    “是吗!”就在日破天大声嘲笑的时候,星空宇宙里传来了叶琛的声音,吓了一哆嗦。
    啊?
    日破天惊魂的往四周看去:“叶琛,你,还没死?”
    “不行吗?”叶琛的声音历历在目,可是却看不见身影。什么玄天塔还是叶琛都不见了。
    难道刚才,他们不是被剧烈的熔岩,给溶成了虚无?
    “叶琛,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我知道你的手段,出来,与老夫一战。”日破天眯起眼睛,冷笑。
    不过叶琛的声音却没有了。但是叶琛的的确确像千星万域传达了一个消息。自己没死。
    可是没死的话,人呢?人哪去了?这的确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不过伤心过度的大天尊和迟雪却喜极而泣,哭的泪如雨下。
    想不到叶琛哥没事,就让他们放心了。
    “日破天,你根本就不是叶琛哥的对手,有本事放开风放开封印,我们大战一场。”迟雪怒吼着,只要日破天敢打开十星封印,她就敢冲进去撕了他。自己多日来对叶琛日思夜想,却不想是这样的结果。
    如今叶琛纵然没死却不知道人跑哪去了。
    迟雪的心里如何不纠结如此。
    唉……
    问题是叶琛哥是怎么在十星威压下,活下来的?所有人不解,日破天倒是心慌了。自己设置了十星威压,连大天尊和迟雪都攻不进来就说明实力可以碾压了!
    那么叶琛是什么情况他最了解?这小子要么快点死,要么活着早晚是个祸害。
    日破天的心思是焦急了。弄不死叶琛他就仿佛站在了女人的石榴裙下还不敢叫唤那伙的。
    可是如今十星之地,空空荡荡只有自己的伪装幻影,自己如今平安无事,可是叶琛又能躲在哪里?
    这不和常理啊?
    日破天急的四处乱看,带着十颗星球瞎比乱飞找了一圈,叶琛不见了。
    什么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星空宇宙里再次传来叶琛的声音:“日破天,既然兄弟情分已尽,咱们就别称大哥了。怎么样,认输么?叶琛哥真要出手你可不够玩的。”
    “你想干什么?”日破天大吼:“有种的出来咱们生死一战。”
    “生死一战。哈哈哈哈!”叶琛的声音及其可笑:“日破天,你觉得我是那种乐意和你生死一战的人嘛?在这个世界上我活着,我死了。那都是天意。起码现在老子还不想死,但是你……如果立刻收手我留你一条狗命。否则的话……别怪叶琛哥,不顾及昔日的兄弟情分了。”
    “就凭你,有种出来,咱们……”
    轰的一声。
    就见一记黑拳突然从虚空而出,换做一个巨大的叶琛身影,一拳,将巨大的日破天的幻影给砸了出去。
    亿万星辰万众欢呼,大吼叶琛哥,叶琛哥,叶琛哥呀叶琛哥万岁万岁万万岁岁。
    叶琛怎么也弄出了这么个虚空幻影?日破天很聪明,他知道这十星的威压太猛,温度太高。所以提前肯定预备的藏身之处可以让自己保持万无一失。
    那叶琛哥又藏在哪里,却是迷了。不过这一拳真是给力,直接给日破天的幻影打的四分五裂。
    好半天才聚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