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和老宗主一起唱唱歌,跳跳舞嘛。”叶琛一指懵逼半天的火儿:“去,准备点吃的喝的,我们不醉不归。”
    “是,小琛哥。”火儿乐颠颠的跑了。
    不一会,不大的小房间里,就灯光齐鸣,全是烛火。
    叶琛不住的咳嗽,想让老铁头赶紧主动一点啊,可惜小老太太懵逼的两眼发绿,最后实在没招倒了一杯小酒,递给云中火:“喝了吧。”
    “什么东西?”云中火吓一跳,绿色火焰的小酒,没喝过呀。
    “废什么话,让你喝你就喝。”小老太太一瞪眼,云中火就咕咚一口下肚,然后就乐呵呵的:“哎你别说,还挺好喝……”呜~的一声,倒地不起。
    醉啦!!
    叶琛竖起大拇指:“老人家果然给力,让小的甘拜下风。”叶琛一把拉起火儿,轻轻打开外面,呵呵笑道:“老祖宗,那我们就不打扰你
    们了,快一点,折腾的厉害一点,刺激刺激云中火,醒来之后,甭管是十八岁的大姑娘还是八十岁的老太太,云中火,都会负责到底的。”
    “叶琛,你就这么坑你的朋友?兄弟?”小老太太,忽然觉得叶琛对云中火有私人恩怨,这是在欺负他。
    叶琛不置可否:“随您怎么想,但我,这是为你们好,主动一点啊,白白。”叶琛拉住火儿就跑了出去,两个人一路心跳的跑到学院的外面。
    可惜外面,还有不少人在巡逻,最近学院风声不善,应该是有陌生的未知妖人,想要索取什么。而且按照云中火的意思,妖人,也许未必来自这里。
    其他次元的妖人?
    叶琛拉着火儿一路跑到小树林,反着这里才是幽会的最佳地方。
    两个人找了个大树洞,悄悄的躲了进去。
    一边看天上的星火,一边看脚下的老树皮,挺有情调的。
    叶琛呵呵呵笑道:“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人。”
    “小琛哥不是坏人,小琛哥这么做我不理解,但是我相信,小琛哥一定不会害云中火的。呃……”火儿觉得,老祖宗吃亏了才是真的。
    老祖宗是一个极美少女的事情,天地之间,只有自己知道,巫族都没有几个人,知道的真相。‘
    所以……
    “谢谢你火儿。”叶琛拉住火儿的手,心里总有些猥琐的想法,可惜他还是个小琛哥,是个伟大的烧年,所以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对火儿如之奈何的:“你真好看。”
    叶琛,的确记不住自己临死时候,救下的少女长什么样了。不过也许,就是眼前火儿的样子,也说不定啊。
    “小琛哥,如果你想……”火儿娇羞的低下了头。
    “呵呵,我才不想。”叶琛抬起火儿的下巴,果然是一顶一的极品少女,精致至极,在长大几年,和老祖宗的真身,怕也不妨多让,绝对的美人胚子啊。
    “火儿。”叶琛指了指头顶的星空:“我们活着,我们死去,或许,都会变成这宇宙的尘埃,又或者,连尘埃都不是了。所以,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在活着的时候过好每一天,不让自己失望呢。”
    “嗯!”
    “所以啊,小琛哥现在身上的担子很重,我不光要替自己着想,还要替整个天光学院的人着想,他们怕是,这颗星球上,为数不多的生命了吧。”
    “那外面……”火儿看了看天空,远处,黑暗的地方。
    “我知道。”叶琛笑道:“这颗星球这么大,一定还有像你们一样,在外面流浪的生命,所以我才想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你信我么?”
    “信。”
    “那就好,听我说。”叶琛摸着火儿的耳朵,抬着她的小下巴:“明天我和云中火去至高天,生死未卜,这个地方的人一定都会特别担心。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稳住自己,因为,所有的对至高天的反抗,都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我会想办法,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我控制的了天光学院,控制得了灵王那边,我却唯独控制不住你们巫族。所以……你能帮我,帮小琛哥,保证巫族平平安安,不要给我没事找事么,行么?”
    “行!”火儿信誓坦坦:“我一定不会让老祖宗……呃!”火儿,好像自知失言了。
    叶琛假装没听见,轻轻笑道:“谢谢你火儿,来,让哥亲一个。”
    “啊?”
    叶琛为了让火儿彻底安心,就在她的额头上。
    轻轻的亲了一口,表示期许。
    火儿羞红的低下了头,紧紧抱着叶琛:“十八岁的时候娶我,你可要说话作数呀。”
    “放心……”叶琛哈哈笑道:“养大了我不娶,我傻呀给别人。”
    两个人,坐在老树下,叶琛一边给火儿将自己那个时代的故事,讲着讲着,火儿就听糊涂的睡着了。叶琛,也打了个哈气。也许,李纯水和小宝剑妹妹在想,自己一定去了安卓拉雪梨那里。
    安卓拉雪梨一定在想,自己是陪李纯水和小宝剑妹妹去了。
    老子现在一门子官司,明天去至高天还不定什么鸟样。这事闹的,活着真不易啊。
    叶琛抱着火儿就在老树下沉沉睡去了。他至今也没有找到,彻底治疗好叶紫眉的办法,不过,天地宝库倒是提出了另一个理念,只有叶琛请求天尊大人。
    或者叶琛,修炼到天尊的水准,就可以实现生死人,肉白骨的能力。
    那个时候,别说就一个快死的人。
    就算是一个死人,也能从黄泉路上,给他生生拉扯回来,这,就是修真的魅力。
    不管你服不服,这,就是实力。
    叶琛明白了。
    他要求天尊大人,或者自己,修炼到天尊的境地。
    这是痴人说梦嘛?
    叶琛觉得,还是求天尊靠谱。可是这事,也挺不靠谱的。云中火的意思已经很明白,这次去至高天,没事就没事,出事,就是大事。
    能平平安安的回来就谢天谢地,真要出了意外,能不能利用叶琛的天外化星之术,逃出生天,就看天意了。
    所以……这就是无解。
    睡~
    呼噜噜,呼噜噜,叶琛一觉醒来,天蒙蒙亮。看着怀里的火儿呼噜噜的也挺好看的,再长几年,你长大了,身材更丰满了,有味道了,哥哥就娶你了哟。
    叶琛苦笑,自己在地球科技文明的时候,娶个媳妇跟干仗似得。
    现在可好,一堆绝世美女往上扑,我这小身板啊,可得缓缓喽。不过……以后要是能修炼一种不伤害自己身体的洞房神术,那就可以为所欲为啦哈哈。
    胡思乱想的叶琛觉得这都快天亮了,应该搞定了吧。
    云中火再傻,也该知道自己留下的信号。
    这小老太太的秘密,就是最好的结局。
    只要你们两个生米煮成熟饭,一切,就特么完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