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吴承骏脱离薛宝天出来单干了?
    虽然现场有部分人的身份地位尚且还不支持他们获得一些隐秘的情报,但也有很多愿意拓展人脉,收集信息,知晓龙山市高端人才隶属的人。
    这些人都知道吴承骏是薛宝天的得力干将。
    马应龙这话很耐人寻味。
    他看似在陈述一个事实,实际上却是在意有所指。
    “不算单干。”吴承骏不卑不亢道。
    “哦?那倒不知,是哪位大老板,能有幸能让吴总这般的人才屈膝相迎,奉犬马之劳呢?该不会是祁东吧?”
    马应龙哈哈笑着,他早就觊觎天宝大酒店的地理位置,一直想要染指,可惜薛宝天严于律己,又心性多疑,完全是铁桶一块,让他找不到地方下嘴。
    现在好了,薛宝天竟然主动放弃了天宝大酒店,而吴承骏虽然个人能力很强,但失去了薛宝天这座靠山,也不足为惧。
    在马应龙眼中,天宝大酒店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不过,他也有所顾虑。
    龙山还是祁家的龙山,他马应龙想要在这混下去,还得看祁家的脸面。
    毕竟,薛宝天主动放弃天宝大酒店这事,怎么看都不寻常,为了避免躲开了羽箭,又踩上地雷,马应龙这才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试探了一番。
    至少得确定……天宝大酒店易主这事背后,没有祁家的影子。
    “不是,祁总身边人才济济,吴某这点能耐,还攀不上高枝。”吴承骏做人向来谦虚。
    但马应龙却是当真了。
    在他看来,只要不是祁东,这龙山还真没他不敢得罪的人!
    为了得到天宝大酒店,他甚至可以不惜代价,去开罪一些同等规模的势力。
    况且……
    谁知道吴承骏是不是在演戏?
    整个龙山,除了祁东之外,还有谁能让薛宝天这般忍气吞声地割让自己的地盘?
    “那吴总倒是好手段呀!”
    马应龙皮笑肉不笑,他心中已经有了八分猜测,这天宝大酒店是吴承骏利用职务之便,使了小手段,兼并股权,从薛宝天手里抢来的!
    如果祁东没有进场,那这就是最有可能的假设!
    不仅是他,其他在上流圈稍微有点经商头脑的人,都想得到这一层。
    天宝大酒店易主,这么大的事,薛宝天没有公开,吴承骏也没有公开,不恰恰说明了前者挂不住面子,后者绷不住里子吗?
    被人用不光彩的手段扒了层皮,肯定要避而不谈,用不光彩的手段扒了别人层皮,自然也不好大肆宣扬。
    这无疑是完美的解释。
    一群人顺着马应龙的思路,越想越觉得合理,一时间看向吴承骏的目光都带着些鄙夷了。
    而之前那些谄媚讨好的人也立刻离开了吴承骏身边,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他们都不傻,要吴承骏真的是靠阴谋上位的话,那他无疑将薛宝天得罪死了,日后,薛宝天肯定会疯狂报复。
    这时候跟他拉近关系,那无疑于在自己身上绑炸药。
    即便有些肤浅的人,想不到其中利害,但随大流还是会的。
    一看别人都离吴承骏远远的,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也自然不会再去贴近这位。
    马应龙一句话引起的连锁反应,让吴承骏眉头微微一皱。
    他来参加这个寿宴的目的,就是想用新的身份打开知名度,为天宝大酒店之后的运营打下基础。
    可现在看来,倒是有些适得其反了。
    恰在这时,一道粗犷的声音突然在门边响起。
    “马少还是先管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再去掺和别人的事吧!”
    随声而来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光头汉子,与在场的诸多斯文人不同,他往那一站,就给人一种西装暴徒的感觉。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黑豹!
    黑豹一出场,就火药味十足,一点没打算给马应龙面子。
    他也不需要顾及马应龙的面子,因为他今天来,代表的是祁家!
    身后站着的是祁东!
    马应龙嘴角一抽,却是没有再多言语。
    只是深深看了吴承骏一眼。
    他知道这位坐镇天宝大酒店,往来宾客,数不胜数,人脉扩得很宽,而这黑豹,就是与之称兄道弟众人中的其中之一。
    “这种场合,祁东居然会派黑豹过来……”
    马应龙被驳了面子,却也只能暂忍。
    不看僧面看佛面,祁东的面子他还是得给的。
    当然,即便抛开祁东不谈,黑豹也是他不愿意招惹得罪的人。
    龙山有传闻,这黑豹手下养着一个杀手,来无影,去无踪,杀人于无形,凡是得罪他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别看他明面上的地位不咋高,但敢惹他的人,还真没几个。
    谁都惜命。
    “让开,别挡路!”
    黑豹可不客气,直接把马应龙给扒拉到了一边,邀着吴承骏就往里走。
    那些个马应龙的保镖想伸手拦,又不敢,只能眼睁睁看着。
    “有些日子没见了啊,你怎么从薛宝天那边出来单干了?”
    “这个……有点复杂,改日再跟豹哥说。”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压根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马应龙哼了一声,将心中的不满都发泄到了梁钦身上:“还在这干站着干嘛?”
    梁钦内心别去,但也只能点头哈腰道:“这边走,这边走……”
    他带着马应龙走到一半,忽地看见了苏阳和洛巧溪。
    在所有人都被接连出现的大佬们吸引目光的时候,这两人居然在悠哉游哉地品酒!
    仿佛根本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尤其是……那副亲昵的姿态,让梁钦更加怒火中烧。
    他早就把洛巧溪看作了自己的禁脔,不容许他人染指,但现在,这么一个没权没势还穷了吧唧的大专生居然跟洛巧溪走得那么近!
    既然如此……
    “你干嘛呢?”
    马应龙见梁钦突然停下,不禁皱眉问道。
    “马少,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梁钦眼中掠过一丝阴毒,计上心头。
    “说。”
    “你看到那边那个小妮子没有?她是张爱芸的心头肉,要是你能把她搞定,那就可以兵不血刃拿下这家福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