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要了。”
    “另外,再给我拿五枚凝气丹,七枚聚力丹,三枚……”
    等沈若辰话音落定,那柜前站着的前凸后翘的女侍,才略显冷淡的开口道:“哦,一共五万五千金。”
    对于眼前这种,从头武装到脚、不露真容的“神秘来客”,店家虽仍会与对方做生意,但终归不会有多么热情。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
    像这种不敢以本来面目识人的家伙,往往都不是什么善茬。
    对这种人太热情、因而与之牵扯过多的话,通常都不会落下什么好果子吃!
    若非如此,像沈若辰这种、一次性消费上万金币的主儿,绝对属于“毫客”级别的。
    柜前的女侍必定会陪足了笑脸、给足了尊重!
    大多数情况下,她还会好言好语的引荐到掌柜的那里去,把对方当大爷一样的供着,又岂敢像现在这般冷淡?
    对此,沈若辰倒是不甚在乎,自顾自的取出银票往柜台上一拍。
    五万五千金,分毫不差。
    那柜台小姐见状,眼中满是遮挡不住的光彩,心中暗喜:“这下赚大发了,光是这一笔交易的提成都有五十五枚银币呢~嘻嘻嘻……”
    “唉,只可惜他属于不明身份的‘黑客’。”
    “不然,我一定使出浑身解数把他伺候的好好的~”
    “要知道,平日里这等豪客。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
    “只要能维系住这一个客户,我就无异于是捧了个金饭碗呀!”
    “可惜啊可惜……”
    就在两人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
    “慢着!”
    随着一声高呼,一个突如其来的小青年、直接闪到柜台前。
    对沈若辰道:“可算是找到你了啊!”
    “昔日之仇,我今天是非报不可了!”
    而后,他猛地一拍柜案,对那女侍喝道:“但凡是他看上的东西,小爷我都愿意出双倍的价钱来买!”
    “啊?这……”
    女侍一脸的为难。
    “怎么,有钱不赚啊?”
    小青年面向柜前侍女说话的同时,故意撩起衣摆、露出腰间的吊坠。
    那侍女登时瞳孔一缩!
    只因她认出了这吊坠,正是田晓姚一直佩戴着的、价值不菲的“粉玉如意”。
    这女子不禁在心底念出五个字来:“见玉如见人!”
    田晓姚是谁?
    她可是雷鸣天的夫人,雷家的女主人!
    雷鸣天历来重视玄修一道,不屑管理族中琐事。
    因此,雷家名下的产业,基本上也都是田晓姚以最高管理者的身份,在幕后操持着的。
    所以很多时候,田晓姚的话,在雷家的药铺产业链中,比雷鸣天这个名义上的“主人”更具影响力。
    比如此刻的“见玉如见人”,便已然是雷家诸多药铺,上至掌柜下至小厮、皆谨遵不渝的规矩了……
    沈若辰见那女侍抿着嘴唇不说话,再瞥一眼那横插一杠、十分嚣张的青年男子,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货啊!
    “朋友,你认错人了吧?”
    “啊呸,你就是化成灰,老子也认得!”
    “还是那句话,不论他在这铺子里买什么,小爷我都以翻倍的价格收了!”
    沈若辰不禁蹙起剑眉,愠怒道:“这里是药铺,还是拍卖行?”
    “什么时候定下了这‘价高者得’的规矩?”
    “怎么回事?”
    这边的骚动,很快便将掌柜的也给引了来。
    对于客人之间的矛盾,他身为掌柜,向来是该秉公办理、却又要想方设法的做到两不得罪的。
    可当他走近些、瞥见小青年腰间的“粉玉如意”时,心里猛地突了一下。
    “你是掌柜的吧?你来评评理?”
    “呃、这个嘛……”
    掌柜的被质问到无言以对。
    谁知,却是那小青年再度开口:“雷氏药局当然不是拍卖行,也从来没有过价高者得的道理!”
    “但,我是本店最为尊贵的会员之一。”
    “因此,对店里的一切,在价格同等、或是我的出价更高的前提下,我都享有优先购买权!”
    “这一点,你大可去找掌柜的、甚至是去找雷家的族长求证!”
    这些,其实都是田晓姚教他说的,以免其他客人心生不满、说他雷氏药局店大欺客。
    原来,这小青年是田晓姚故意找来,恶心沈若辰的!
    为了避嫌,她还特意挑了这么个不曾跟在她与老爷身边,平日里也都甚少露面的人。
    沈若辰双眼微眯,问那掌柜:“是这样么?”
    “的确如此。”
    掌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现在这种情况,他为了不丢饭碗,自然是佩戴了“粉玉吊坠”的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喽!
    沈若辰黑着脸,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咦?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吗?你可以继续加价的嘛~~哈哈哈哈哈……”
    楼上,田晓姚所在的厢房。
    当她看见沈若辰吃瘪离去时,心里别提有多爽快了!
    “哼,整个王城帝都的药材铺子,几乎都与我雷家产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想要的东西,老娘就偏不让你得到!”
    “除非……你肯用溢价好几倍的高昂价格来买。”
    “老娘也要让你尝尝‘肉疼’的滋味儿!”
    此前,足足两千万金的赔偿,即便是对富得流油的雷家而言,亦可谓是伤筋动骨了。
    如今,田晓姚自认逮住了机会,定要从沈若辰的身上报复回来不可!
    沈若辰皱着眉头,看样子是气得不轻。
    随即,他把那掌柜的脖子一楼,硬拉到僻静些的地方,悄声说了些什么。
    掌柜惊愕了一刹后,终究还是摆了摆手、摇了摇头。
    也不知沈若辰跟他讲了些什么?
    但从结果来看,应该是谈判失败了。
    于是,少年甩手离去。
    田晓姚则悄悄的跟上,她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
    没过多久,沈若辰来到另一家药铺:“给我拿五枚凝气丹,七枚……”
    谁知他刚一开口,那个跟屁虫一样的小青年,又拽里拽气的出现了:“嘿嘿,不好意思,我也是这家的至尊会员!”
    沈若辰眉头一皱,又跑去跟人掌柜的悄声说了些什么。
    但貌似仍然无果。
    于是,只得再换一家:“我要五枚……”
    那神烦的跟屁虫,再一次跳了出来:“哈哈哈哈,真巧啊,咱们又碰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