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界和幽冥地府正在发生什么,叶天不知,即便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
    自身强大是一切根本,再多的算计也只是空谈。
    奈何桥中间,有一具银色尸骨,旁边,少年盘坐,浑身上下止不住颤抖,豆大汗珠滚落,脚下出现一片白色粉末,在排出废骨,进行脱胎换骨。
    少年正是叶天,此时,在经历着巨大的痛苦。
    一道道极阴之气像是道火,焚烧着他的肉身,将虚空都给烧的有些变形。
    大片符文之力弥漫,将他给包裹,身上一片血肉模糊。
    锁子烈阳甲浮现在体外,欲庇护肉身,又深夜贴一有阳江宝仪给退去,用肉体来对抗,进行更深层次的蜕变。
    这是一次了不得的机缘,不愿意轻易错过。
    经受着极大威胁,但也不是没有好处,体内金乌血脉在发生变化。
    散发出道道金光,璀璨无比,无时无刻都在滋养肉身。
    体内,每一处窍穴内都有蓬勃灵气,源源不断的。
    可此时,他的状况很糟糕,肉体受了重伤,继续下去,很有可能将自己给烧死。
    已经走到奈何桥中间,极阴之气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将这片天地都给遮盖起来,化作一枚巨大的茧。
    牙齿在打颤,紧咬牙龈,颤抖着取出一株大药咬在嘴里。
    化作源源不断生命精气,滋养肉身,为他续命。
    手中有一枚黄泉通行令,黄是之前系统的奖励,可直接跨过去,叶天没有那么做。
    底蕴本就比那些妖孽差了许多,这是一次弥补的机会。
    时间流逝,极阴之气越来越多,心中开始怀疑,究竟能否坚持下去。
    如果继续下去,真的会被烧死。
    这时,已经不仅仅是太阴之气,空中有着大道锁链降临而下。
    这条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是为古之圣贤准备。
    奈何桥上,亮起一片片金色符文,将漆黑的山谷给照耀的亮如白昼。
    从地上飞起,出现在叶天身边,化作刀枪剑戟,对他进行攻击。
    嘶!
    倒吸一口凉气,心如刀割,行这种痛苦,常人难以忍受。
    足足过去半月,肉体在蜕变,但也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放眼看去,肉体枯槁,血已经流进尽,只有最后一口气。
    身后,金乌羽浮现而出,散发出灵气波动,体外,金乌鳞片出现,将他整个人给包裹起来。
    一道道纹路繁复无比,像是出自于能工巧匠之手,是最完美的艺术品。
    叶天牙龈紧咬,心中发狠,将体表鳞片给撤去。
    “究竟是为什么,极阴之气磨练肉身,这一条路是正确的,而我却要被活生生烧死。”
    发生了不可名状的大恐怖。
    眉头皱的很紧,心中在犹豫,到底是否应该继续下去。
    恍惚间,奈何桥边,他看到有阴兵借道,鬼差出行。
    身上出现巨大伤痕,骨头都差点被烧断,裂成两截。
    连苍天仿佛都压了下来,让他的脊椎间渐渐弯曲。
    这一条路,很多人都知道,在上界不是什么秘密,但真正敢走的没有几人。
    相比起一些古之怪胎,叶天已经落后一步,如果这条路能踏过去,反而会领先。
    如果有人在这里,必定会大呼疯子,认为被烧傻了。
    不单单只是叶天一人,很多人都心中有野望,欲走传说中那条路,最终却被烧死。
    数万年来,没有一个人有好下场,都无奈陨落。
    久而久之,关于这一条无敌路再没有人谈及,渐渐被人淡忘。
    “陨落又如何,世间因果加诸吾身!欲走最强之路,再所不惜!”
    不再隐忍,叶天开口暴喝,体内金乌血脉复苏到极致。
    镇压在四肢百骸中的大道碎片被激活,进行复苏。
    从地上起身,迈出一大步,再次出现,来到奈何桥末端。
    轰!
    无声轰鸣骤然间响起,连这片天空仿佛都被炸裂。
    源源不断极阴之气浮现在四周,化成火焰,将叶天包裹。
    眨眼之间皮肤变得漆黑无比,鲜血被蒸干,瞳孔凹陷,头发被烧尽。
    漆惨无比,没了人形,活脱脱的成了一块人干。
    “给我开!”
    开口暴喝,血脉变得不再普通通,由金色变成玉蓝色,有神性物质复苏。
    每一滴血中都有金乌在盘旋,搏击长空,撕裂青天。
    虚空开裂,大道锁链降临,方圆百里内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天空中,响起阵阵雷霆声。
    此地很特殊,跳出三界外,雷霆无法降临下来。
    来不及想那么多,一株株老药吞入腹中,化作灵气。
    顾不得心疼,又取出半株大药直接塞入口中。
    如今这个境界,老药已经有些不够,唯有大药才可续命。
    这是一株长了千年的老参,有婴儿手臂那么粗。
    入口即化,体内有新鲜血液开始出现,残破的肉身被修复。
    头上出现一尊小人,隐约之间,手中好像握着一盏古灯。
    只是一瞬间就消散,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身上出现一个个窟窿,被秩序锁链给洞穿,短时间内难以修复。
    叶天咬牙,深吸口气,吸引更多的极阴之气进入体内。
    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若是跨过去,将叱咤风云,横击盖世强者。
    这很可怕,太阴之气没有消散的趋势,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都凝聚在四周。
    皮肤变得干巴巴,吹弹可破,轻轻一碰,一块老皮掉下。
    睁开双眸,瞳孔中有着闪电在萦绕,彰显着他的强大,抬头朝下方深渊望去,想要跳入其中。
    “罢了,还是轻易不要尝试,否则会真的有生命危险。”
    三日后。
    叶天苏醒过来,浑身上下一片漆黑,头发被烧了个一干二净,“咳咳……”一阵干咳,步履蹒跚,从奈何桥上走下
    扭头看去,头皮发麻,只见桥上密密麻麻,人影无数,足有上万人。
    “踏过奈何桥,自然就有资格入幽冥地府,年轻人,欢迎来到。”
    突然,一道冰冷声音响起,回荡在四周,叶天猛地看去。
    只见前方出现一条大河,漫无边际,不知道通向哪里。
    忘川!
    地府有一条河,可通向世间一切,横跨六道轮回,此河,名为黄泉,又名忘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