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齐说的对,凭什么给他钱,实在不行就上法庭,这种混不吝还让他反了天不成?”
    齐建忠这话一出口,张秀华第一个跳出来支持,看她那架势,就差直接朝着赵飞动手了。
    “就是,不行就走法律程序,这种人绝对不能惯着他,不然呐,没准蹬鼻子上脸呢。”
    “这年头不要脸的见识过了,可像这么不要脸的,还是头一回见到,赵飞,你有胳膊有腿的做点什么不行?非要没皮没脸的赖这点钱,就算人家小齐给你了又怎样,你花着能舒坦吗?”
    林娇大姑生怕自己的沉默得罪了齐建忠,也在一旁跟着添油加醋道。
    “算了,你们就别挤兑小飞了,实在不行,小齐你给他找个工作怎么样?”林正国习惯性的出面做好人,适时地打了个圆场。
    “叔叔,不是我驳您的面子,这事儿我实在无能为力”,齐建忠闻言,装腔作势的叹了口气,道:“您也知道,这年头做什么不需要点学历和人脉?说实话,现在社会上什么都缺,唯独不缺赵飞这样的人。”
    齐建忠摇了摇头,继续道:“实在不行,我去找找我表哥,听说他工地最近挺缺人的,工资日结,一天下来怎么也有200多块了。”
    “还是小齐热心肠啊,赵飞这么讹你,你还这么对他,现在社会上这样的青年真的是不多了呀”,一旁的林娇大姑闻言,连忙朝着张秀华道:“弟妹,娇娇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好女婿,你晚上睡觉就偷着乐吧。”
    “大姐说的哪里话,小齐能看上我家娇娇,是他们两个人的福气”,张秀华心里美滋滋的回了句,然后脸一沉,转头望向赵飞,“赵飞,人家小齐好心帮你找工作,赶紧谢谢人家吧。”
    “草”,见到林家人把赵飞按在土里怼,江龙再也看不下去了,猛地一拍桌子,怒道:“你们这群鼠目寸光的小市民知道个屁,你们怎么就知道大飞不会东山再起了?我告诉你们,大飞今后不但会超过从前,而且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牛逼!”
    江龙这话倒不是大放厥词,短短一天时间,他已经见识到了赵飞的本事,超凡的医术、逆天的战斗力,江龙相信,估计这还只是赵飞展现出来的冰山一角。
    只可惜,林家人却不知道这些。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外人评头论足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东西跟什么东西往一块挤,赵飞本身就是这德行,他的朋友又能好到哪里去?”
    “满嘴的污言秽语,你早晨出门刷牙了吗?”
    江龙不开口还好,他这一开口,林家人的枪口顿时调转,齐齐的对准了江龙。
    面对林家人的指责,江龙的脸涨的通红,可奈何他一个大小伙子,又怎么可能跟这些老太太争辩,一时间,江龙被怼了个体无完肤。
    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怒怼江龙的时候,一旁的赵飞,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下来。
    熟悉赵飞的人都知道,如果你指着赵飞的面骂他,他不见得翻脸,可如果你打了他朋友或者亲人的脸面,赵飞绝对不答应!
    咔擦!
    突然,就在赵飞即将开口的一瞬间,包厢的门却猛地被人推开了,接着,一个穿着唐装,留着花白头发的老头子领着两个黑衣大汉大步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扰我吃饭?”
    自己正在得意的时候,却被人打破了这“愉悦”的氛围,齐建忠心中不爽,忍不住冷哼一声道。
    “诸位,实在不好意思,待会我有个重要的生意要谈,这间包房是最适合的,还望各位卖我胡某人一个面子”,老头子率先开口,还不忘在后边加上了一句,“只要诸位肯让包厢,今天你们的消费全算在我胡某人头上如何?”
    “切,我们吃得好好的,凭什么要给你让包厢?”
    “就是,我管你是谁呢,你的事情重要,我们的事情就不重要了?”
    “凭什么听你的,你看我们像是差钱的人吗?”
    林娇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不干了,一个个如同斗鸡似的挺直了身子,朝着老头子咆哮道。
    自打胡老头子出现,齐建忠便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现在林家人这么一说话,他如果连个屁都不放,多少有些下不来台。
    事已如此,齐建忠只能硬着头皮道:“胡老,我们正吃饭呢,你一句话就让我们离开,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吧?”
    “实在不好意思,还望兄弟卖我胡某这个面子”,胡老头心里多少也有些憋火,但凡面前这些人有一个能上得了台面认识他的,谁敢不买他面子?
    “那我只能说句对不起了”,齐建忠轻笑一声,回了句,“如果你铁了心的要这间包房,那便等我们吃完饭吧。”
    胡老头气的要死,可一想到那位就快到了,他也顾不上面子了,只能冷着脸道:“那就不好意思了。”
    说着,胡老头朝着身后的两名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壮汉点头上前,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你们想干吗,没有王法了吗?”这次,不等齐建忠开口,张秀华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知道我这女婿是什么人吗?市医院外科副主任,更是齐家的大公子,你们一个个都活腻歪了是吧?”
    “齐家?”胡老头闻言,眉头不禁一皱,朝着齐建忠说道:“齐天仁是你什么人?”
    “你认识我爷爷?”听到胡老头竟然准确的点出了爷爷的姓名,齐建忠心脏剧烈一颤,连忙起身问道。
    “认识?呵呵,当年齐天仁那老小子创业的时候,还是老子手把手教他的呢,现在倒好,他的一个孙子竟然公开跟我叫板,我现在就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着,胡老头摸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手把手带爷爷创业?
    又姓胡,难不成,是他?
    想到那个可能,齐建忠的心脏狂颤几下,慌忙走过来朝着胡老头躬身道:“您……您是胡耀胡老爷子?”
    “呵呵,你还知道我的名字,我还以为你们齐家人要翻天了,不认我了呢”,胡耀冷哼一声,不爽道。
    “胡老爷子!!”
    听到胡耀亲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齐建忠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在地,胡耀,那可是常州市最大的药材供应商啊,齐家在胡耀面前,完全就是蝼蚁和大象的差距。
    “老爷子被动怒,我马上就给您腾地方……”
    胡乱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齐建忠猛地一扯林娇的胳膊,还不忘朝着张秀华等人大声道:“别愣着了,赶紧给胡老爷子腾地方!”
    “哦……”
    事已至此,张秀华也明白了今天齐建忠似乎是踢到铁板了,赶紧站起身,连个屁都不敢放,就要往外走。
    眼瞅着一屋子人都起身了,唯独赵飞和江龙二人却仍旧坐在椅子上不动地方,齐建忠气的连忙上前,用力推了把赵飞,怒道:“吃,你还特么吃!马上给我滚啊!”
    “为什么不吃?”赵飞懒洋洋的回了句,转头望了眼门口的胡耀道:“要我腾地方,等我吃完了再说。”
    “你……”
    齐建忠气的额头青筋直跳,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赵飞这就是故意想要陷害他。
    一想到齐家的前途有可能会毁在赵飞身上,齐建忠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抬起手就要打赵飞,“你给我……”
    “一边去!”
    突兀的,一只大手猛地把赵飞推到了一旁,接着,胡耀连忙倒着小碎步,快步跑到赵飞身旁,弯下腰讨好似的打招呼道:“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您,我叫胡耀,外号胡老妖,这是我的名片,您受累扫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