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你们真以为我道宗一无所知吗?你们做的这些龌龊事是不是觉得很隐秘?”许无舟睥睨四方,特别是名单上的一些宗门弟子上扫过。
    知道内幕的弟子,不少人都心中发虚,心想着要回去告知宗门这件大事。
    道宗居然知道这些隐秘,那他会不会报复呢?参天教就是前车之鉴!
    最重要的是道宗如何知道的?他们真的做的特别隐秘!
    这时候众人又听到许无舟道:“我道宗这些年低调,世人就真以为我道宗落寞无人了,真是可笑,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何况,我道宗瘦死过吗?灭参天教我道宗只需要一人,天元古教,你们觉得灭你们要几人呢?”
    一句话,让天元古教弟子脸色阴沉不定。他们并不知道天元古教是不是做了,可许无舟言之凿凿的态度却让他们信了。
    那道宗是不是会对参天教那样对他们呢?
    “一些跳梁小丑,做的事真是可笑。你们是不是好奇我们怎么知道你们做的事?”许无舟扫向众人。
    钧天方灼灼的看着许无舟,他确实好奇道宗是如何知道的。
    “你们永远不会明白人心,不会明白大义。天下的武者,并不都是唯利是图的,有些人还是尊道门领袖的。比如你天元古教的一些高层,比如太衍圣地的一些宿老,又比如豫王府的一些供奉。”许无舟说道,“这个世界还没彻底崩坏,这也是我道宗明知道有人杀了我道宗弟子,却未曾马上报复的原因。道宗,终究还是记着领袖的责任!”
    钧天方死死地盯着许无舟,他不知道许无舟说的是真的假的。可是……钧天方很清楚钧天古教杀范鹏义的计划。
    那计划何其隐秘,就算是钧天教所知的人也不多。可许无舟得知,难道钧天教真的有内奸?
    钧天方不得不怀疑,因为除了这个解释,真的无法解释为什么道宗会知道。
    “各方各教都有道宗内奸,而且能知道如此隐秘的肯定都是各教各宗的核心高层。道宗暗地里还有这样一股势力?”
    其他不少古教武者也心中发寒,他们越发的对道宗敬畏了。道宗这些年原来一直是在示弱。
    “天元古教,豫王府,太衍古教,你们都是一方巨头,甚至是圣地,做事却这么小家子气。杀几个天骄就以为能让我道宗败落?真是可笑!道宗确实无法庇护所有的弟子!可是……你们真以为,杀的那些弟子就代表我道宗真正的天骄?”许无舟又道。
    不少人沉默,要是以前许无舟说这句话,他们肯定觉得是欺骗。可此刻的道宗给他们深不可测的感觉,他们觉得许无舟说的不见得是假的。
    “以前不想和你们说这些,因为我道宗在韬光养晦,可是此时我道宗出世了。那就是宝剑出鞘,尽展锋芒。”许无舟看着他们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师门一句,道宗的小本本上都记着你们所做,别以为真的神不知鬼不觉。”
    四周再无声音,各方都看着许无舟,钧天方觉得他要回一趟教门了。
    道宗知道弟子被杀之事却隐忍这么多年,不知道他在算计着什么。这时候,千万不能刺激道宗。
    最重要的是,钧天教还在计划杀了陈长河等人,这时候也不能再做了!
    参天教是前车之鉴,这时候再杀陈长河,那就是逼道宗出手啊。
    “得回去和教主商量一下如何应对此时的情况了。”
    钧天方看了藤子和万腾一眼,尽管他想要争夺百秀榜最后一个名单。可……有什么比起钧天古教的生死存亡更重要呢?
    藤子和万腾见钧天方急冲冲的离开,心中也瞬间明了:钧天古教真的杀了范鹏义,那么许无舟说的其他的也都是真的。
    周姒也一直观察着四方,她见到这一幕,心中也一跳。
    “这天下真的要不安静了,道宗居然有能力知道这一切,并且一直隐忍到现在。那……道宗到底想做什么?”
    许无舟站在那里,自然看到很多人离开。他心中带着几分冷笑。
    “看我吓不吓得死你们。就是不知道你们回去之后,会不会自查教中内奸。道宗弟子,这个时候你们还有胆量敢暗杀吗?”
    许无舟一把把脚下的元丰踹飞,尸体飞向天元古教的弟子:“把他的尸体带回去,告诉天元古教,这只是开始而已。天元古教不给道宗一个交代,我道宗他日定然上门亲自请教!”
    说完这句话,许无舟信手一卷,把天元古教带来的两万两黄金卷走。
    天元古教弟子见此,冷声道:“杀了我教天骄,还要拿走黄金?”
    “拿走?不!是为了你们天元古教赎罪。你天元你古教杀范鹏义。这二十万两只能算补偿的利息。这笔钱,我会交给范鹏义的家人。”许无舟对天元古教的弟子说道。
    天元古教弟子阴沉着脸,但是想到许无舟的实力,他们终究还是不敢说什么。
    其他众多武者,之前被忽悠放任许无舟离开祭坛。但是反应过来后,还是想要杀了许无舟。
    可此刻……再无武者有心思对许无舟出手了。虽然九宫圣域生死有命,杀许无舟也不算违背规则。
    可……谁知道师门有没有杀道宗弟子。万一有的话,这时候再杀许无舟刺激他们,可能道宗找麻烦的出头鸟就是他们师门了。
    再坑也不能坑师门啊!
    黛夭夭望着许无舟,她此刻对许无舟都情不自禁生出敬佩之意了。
    先不说许无舟说的是真话假话,但是今日他所说所作传出去。
    起码很长一段时间,道宗弟子都是安全的。道宗灭参天教在前,震慑力还未消退。谁也不敢再轻易杀道宗弟子了。因为……谁都无法保证杀道宗弟子不被发现了。
    可能今日之后,道宗弟子真要成为各方都不敢招惹的存在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拥有道宗当年弟子的待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