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的秦风就像是一棵随时都能被碾碎的杂草。
    整个人的状态,完完全全的被一前一后,这两位气息深沉的四重金丹境界的修士所掌控。
    不管是云波道人还是游海龙,他们也是这样看的。
    在他们看来,以他们两个轰爆出来的恐怖气息,碾杀秦风绰绰有余。莫说是秦风这样不足四重境界的小辈,就算是云波道人这样的存在,也自认为要是落入这般境地之中,就算没有被当场抹杀,也必然身受重伤,再无战斗的力量。其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小畜生,这一次,你死定了!’
    ‘没有人能救你了!你完蛋了!这个祸害终于要死了吗?死了好,死了非常好啊,像这样的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要不然,对别人都不好!还是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一切的恩恩怨怨,都将不复存在!’游海龙的瞳孔中,闪烁着极致的冷光。
    他和云波道人,最想干掉秦风的就是他。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陆伏威。
    陆伏威是他的弟子,天赋卓绝,整个人的潜力,是看得到的,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或许,未来承继七星老祖之位的可能性很低。
    但是成为老祖之下的实权人物,还是很有可能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陆伏威也被游海龙当作晋升之阶。
    可是陆伏威死了。
    等于说,他美好的期望一朝丧尽。
    游海龙的心情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的游海龙完全是毫无保留的爆发,全身上下的冷冽气息,随同他的剑光一起,一股脑的倾泻出来,就这样对准秦风的后心。
    就想着一剑轰穿秦风的背心。
    将这样一个他恨之入骨的家伙,撕成粉碎。
    眼看着剑光中轰爆的深冷气息,眼看着就要落在秦风的身上。
    游海龙脸上呈现出来的笑容,也越发浓烈。
    这一刻的他。
    就好像已经看到秦风死在他的剑下,整个人的身心内外,澎湃的欢乐气息,一重连着一重的扫荡出来。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
    没有什么比看着秦风死在自己的剑下,更让他兴奋的事情了。
    和他正面,联手爆击秦风的云波道人,心神之间的波动,虽然没有达到他这个地步,却也相去不远。这两个人气息奔腾,恍惚之中,已经连成一片。就等着狂暴的气息,俯冲下去,将秦风彻彻底底的抹杀当场。
    只不过。
    事情的发展,往往都不会按照他们预定的方向发展。
    就在他们满以为拿下秦风十拿九稳的关键时刻,一道冰冷的寒霜之气,突然毫无征兆的从秦风的脑门顶上升腾飙射出来。
    骤然冲出来的冰霜之气,瞬间化作一把巨大的长剑!
    这般长剑甫一显现身形,就已经是横空闪耀。
    噗哧一声!
    深沉凶悍的剑光威能,硬是不给云波道人的水浪气息和游海龙的剑光合二为一的机会,就已经将这样的两道气息,强行分开。
    一时间!
    天穹之上,冷光如潮,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一缕缕冷冽的气息,就此演化出来!
    下一刻。
    分开云波道人和游海龙神通力量的冰霜长剑,又是腾空转动,以不可压制的趋势,爆击云波道人轰爆出来的神通力量。
    本以为一战竞功,用最快速度除掉秦风的云波道人惊呆了,怒吼道:“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云波道人脸上带着强烈的惊悚之色。
    而这个惊悚之下,又有强烈的疑惑。
    要知道。
    他和游海龙来了这里之后,就认认真真的搜寻过周遭一切。
    确信方圆数十里以内,再无一个旁人。
    除了,那个被他们感应到的洞天福地。
    而刚才秦风从洞天福地之中出来之后,他们更是认定,不会再有人出现了。身为四重境界的存在,或许感应不到洞天福地的 确切具体。
    但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是关闭了,还是消失了,又或者还会不会有其他幸运儿从里面出来。
    他们还是分辩得了的。
    秦风出来之后,他们就断定。
    不会再有旁人。
    要不然。
    云波道人和游海龙也不会生出用最快的速度除掉秦风的想法。
    可是现在。
    又有一道陌生的气息,散发出来。
    哪怕云波道人是一个走到四重中阶都不远的修士,也有一些承受不了了。
    这种情况。
    他最怕的就是节外生枝。
    可是事情的发展,确确实实,就是节外生枝,尤其是当他感应到这样的冰霜长剑,演化出来的恐怖气息之后。
    云波道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纵声怒吼道:“混帐东西,你敢骗我!你好大的胆子!”虽然话是这样说的,这位七星天的修士,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他不是傻子。
    岂能感觉不到,这道扫荡出来的冰霜长剑,演化出来的恐怖气息。
    这是一道或许还不如他,但绝对差不了他多少的气息。
    若不能小心应对。
    说不定。
    转瞬间,他就能被这样的剑光伤到。
    受伤。
    不是他乐意看到的事情。
    身为距离四重中阶都不远的存在。
    他也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
    在他的身上发生。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受伤?疯了吗!
    一时间!
    一重重澎湃而起的水浪波纹,瞬间凝聚,直接演化成一面晶莹剔透的防御盾牌。盾牌一出,云波道人的防御,直线上升。
    “老子不管你是谁,想要用这样的手段暗算我,我只能说,你痴心妄想!”
    “贫道是已经走到四重初阶极致,差一步就能成就四重中阶,论修为境界,哪怕是你们的大真人,也比不了的存在。”
    “贫道的实力,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
    “给我滚开!”
    云波道人满面峥嵘,已经横起他演化出来的防御,迎着爆击过来的冰霜长剑,狠狠的砸了去!
    下一刻!
    狂暴的轰鸣声,一重连着一重,一浪高过一浪,就这样翻卷起来。
    不管是云波道人的防御,又或者是这道升腾起来的冰霜长剑,都是一个照面不到,全部爆成粉碎,再无半点存留。
    更是这个时候,又有狂猛压不住的深沉气息冲刷出来。
    呼哧一下。
    就将从后面将要冲上来的游海龙给摁在原地,那道从他身上升腾起来的剑光,也自然而然的被这两位对轰的气息,绞成粉碎。
    一时间,游海龙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原本关注秦风的目光,忍不住昂扬而起,恶狠狠的看着从秦风的头顶虚空之中走出来的秦雨,寒声道:“你是谁?”
    此时此刻的游海龙,心情非常的不平静。
    在他看来。
    只要他和云波道人的气息合拢。
    就能轻而易举的抹杀秦风。
    谁曾想。
    关键时刻,却被这样的一个给搅了局。
    哪怕这个人是个世所罕见的美女,游海龙也压不住从他内心深处,泛滥起来的暴怒之气。
    如果可以。
    他恨不能立刻冲上去,将这个妨碍他斩杀秦风的女子,撕成粉碎。
    游海龙就这样盯着秦雨,也等着秦雨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云波道人同样如此。
    只不过,秦雨默然无语,不发一言,她清冷之中,蕴藏着恐怖杀机的目光,就这样盯着云波道人。
    当然,她不说话,
    并不表示秦风不说话。
    秦风淡然笑道:“一看两位就不是了解我的人!如果你们真的了解我,就应该知道她是谁!”
    此言一出。
    云波道人的脸色微微一变,神色间的深沉,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寒声道:“贫道本以为所谓护道者的传言,不过是某些人杜撰出来的谣言,现在看来并不是啊,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阁下的护道者了!”
    秦风笑道:“不错,她就是我的护道者,有她在,你们杀不了我!”
    云波道人却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大言不惭,纵然你多了这样的一个帮手,也无济于事!”
    “我这边是两尊四重金丹,而你那边,只有一个!”
    “以贫道的实力,斩杀你的护道者,并不是问题!而我的同伴,杀你,同样不是问题!”
    “真不知道,你这小辈,从哪里来的底气!”
    说到这里,云波道人的目光,直接落在游海龙的身上,沉声道,“秦风我交给你了,有没有信心?”
    他的话虽然这么说。
    事实上,也有一切不确定。
    他也没有表面上的那么轻松。
    毕竟!
    秦雨体现出来的实力,或许不如他,却未必要比他弱多少。
    以他的实力。
    可以击败对方,但是想要斩杀对方,难比登天。
    他能做的就是缠住这个人。
    给游海龙创造机会。
    到时候,只要游海龙杀了秦风,转过头,和他联手对抗秦雨,机会。
    依然会在他的这边!
    此时此刻。
    他就是想要得到游海龙满意的答复。
    要不然,他不放心!
    游海龙正色道:“师兄,斩杀这样的一个小小的三重境界的修士,我没有问题的!”一直以来,他都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斩杀秦风。
    先前的担心,也仅仅是担心秦风的同伴过来,干扰他们行动,给他们带来不便。
    现在秦风的同伴已经来了。
    那么。
    就只能按照既定的目标,斩杀秦风了。
    虽然可能会有一些麻烦。
    但是游海龙,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