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残酷性就在于,它往往不会按照人的意志去运转。
    尤其是……它不会按照某一个人的意志去运转。
    不管小田同学到底有多么坚信“一切都是可以解释的”,也终究是存在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
    而现阶段,概率魔法本身就是“无法解释的奇迹”,而夏吾的“主角属性”更是奇迹当中的奇迹。
    最重要的是,奥尔格·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通过数百种实验,推算出了这个概率系能力的存在以及其大致的边界。
    “相信这个世界是有主角的”对度过实验报告的人来说,并非不可理解。
    所以,当京都纯子将来龙去脉一一说明之后,小田同学也终于发现了一个惊悚的事实。
    “难道说……”她指了指自己,叫道:“我一直以来都会错意了?”
    “哈哈……”京都纯子不尴不尬的笑着,挠了挠头:“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但我肯定你有什么地方会错意了。”
    “这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小田抱住自己的脑袋:“五哥不是已经从一个危险的实验机构里面逃出来了吗?他难道不应该已经脱离了那些悲惨的过去,准备在这里过上新生活的吗?”
    “我大概能够理解你这种‘帮助残障人士回归社会’的心态,但是思路有点诡异啊……”京都纯子手指抠抠脸颊:“你以为是大结局的地方,实际上只是开始啊姑娘。”
    但很快,小田就注意到了另一个问题:“既然夏吾是‘主角’,也就是说,他肯定会不断的开启大冒险。那身为他的朋友,我们……相当于被卷入了一场无形天灾?”
    “这个形容稍微有点不友好……”京都纯子揉了揉脑袋:“不过大体上也可以这么说就是了。”
    “那么……”小田咬咬牙:“我们……还有孤儿院的事情……”
    “你硬要这么想的话,也不是不行。”京都纯子掰着手指分析:“但是,你仔细想想,夏吾的宿命,是‘必然会展开大冒险’,而不是‘必然会把身边的人卷入其中’。真正对孤儿院下手的反派角色呢,和夏吾没有关系,甚至未必知道夏吾的存在——他们在夏吾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而他们攻击孤儿院的理由,也是为了限制神父的行动。哪怕没有夏吾,他们应该也会对这里下手……”
    “那主角属性的概率魔法呢?它存在的意义呢?”小田反问。
    京都纯子耸耸肩:“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因为‘主角属性’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过暧昧了。你眼睛所看到的事情,有可能是‘主角属性’所引发的,也有可能是正常的、必然要发生的事情。归根结底,动画片里的剧情,也是基本基于现实世界的逻辑来的,最多也只是有一些‘巧合’与‘夸张’的成分。而不同作品之中相似的‘巧合’被提取出来,才会被大家吐槽说‘主角身上存在一种非正常的逻辑’。”
    “但实际上,大多数主角的绝大多数行为,都是符合他那个世界的逻辑的。”
    小田眨了眨眼:“这个……真的不是骗我的吗?如果不是害怕夏吾身上的这个魔法,你和赫胥黎先生也不至于跑到这里来找夏吾吧?”
    京都纯子叹了口气。这孩子还真不太好糊弄。
    “那是另一回事了。”京都纯子摇了摇头:“你知道有个魔法叫做‘混沌之钉’吗?在所有的已知魔法之中,这个是最接近‘主角属性’的了。它的发动条件非常暧昧、作用范围无限宽广,也无法停止。更重要的是,你根本无法知晓它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啊?”
    “比如说吧,身上受过混沌之钉加护的人,可能随手扔一个石子,就会导致半个城市外的连环车祸。”京都纯子道:“一般来说,这个魔法到这里就完了,对吧?但你永远也不知道,这场车祸会对多少人的人生产生影响,那些人以及他们‘或然存在’的子孙,又会对人类以及宇宙的命运产生怎样的影响……”
    小田目瞪口呆:“这怎么……这听着好扯淡啊?为什么要考虑这种事情?”
    “因为魔法就是这么扯淡的。”京都纯子一边走一边说道:“谁也无法断定啊……很多魔法师都认为,已经释放的混沌之钉,现在依旧在运作,只是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混沌之钉究竟造成了什么影响。”
    “也正是因为如此,混沌之钉是禁术中的禁术,一旦使用,就必然会成为人类公敌。”
    京都纯子说到这里,稍微顿了一下:“赫胥黎来寻找夏吾,也是基于类似的考量。但实际上,也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个想法——就好像你所说的,顾虑‘主角属性’影响范围无限的特性,‘听着好扯淡’。但现实真的可以这么扯淡。”
    小田再次陷入了思索之中。京都纯子不用读心,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一定很纠结。
    这是一个好现象。因为现在小田对夏吾的观感已经发生了“改变”。或许接下来就会有新的“剧情”——不管小田是和夏吾“绝交”还是“释怀”,都需要和夏吾面对面的交流。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跟着小田的她也能重新见到夏吾,重新进入“剧情”。
    但说实话,她现在就觉得有几分别扭。
    虽然这并非她刻意引导的结果。但就结果而论……她现在确实是在通过破坏孩子们的友谊来脱困。
    她转过头,看着约翰。约翰依旧专心的在往前面走。
    京都纯子问道:“你现在就没什么想法吗?对夏吾。”
    “原来夏吾这么强啊……”约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真厉害。”
    京都纯子扶额。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孩子也挺厉害的。
    突然,约翰极为震惊的看向前方,指着正前方说道:“那边好像有光!”
    ——哈?这个办法这个有效?
    ——见效还这么明显?
    京都纯子再一次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挑战。
    ……………………………………………………
    奥伦米拉看着面前痛哭流涕的夏吾,有些不明所以。
    他刚刚对夏吾说了一句“放弃吧,你的能力无法操作此处‘可能性’还未确定的风”,夏吾突然就无声的留下了眼泪。
    这句话很伤人吗?指出一个人能力的限制,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吗?
    为什么有这种展开?
    “等一下……如果‘夏吾痛哭流涕’是在这个是简单的段落……”奥伦米拉自言自语的同时,飞快的翻开了自己手中的文件夹,直接在最后面打开,看了看,然后仔细思考了几秒钟,将几张小纸条往前面挪移了一下。
    然后,脸色变得十分精彩。
    “姑且还是问一句……你现在在哭是因为……”
    “我突然发现自己肯定是一部低人气作品的主角,这部作品作品永远越没希望改编成电影的。”夏吾擦了擦眼泪:“你居然长着一张摩根·弗里曼的脸!”
    “啊?”奥伦米拉有些不知所措。他是个神,而且基本上从头到尾都隐藏自己的真实面目。说真的,他也不大关心自己长什么样。
    但他很快就从自己之前忽视的纸条之中找到了相关的资料。
    “摩根·弗里曼,二十世到二十一世纪初,美国最优秀的演员之一,2005年,凭借《百万美元宝贝》获得第77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2010年11月获得美国电影学院终身成就奖。”
    这张纸条的另一面写的是“很多魔法师都认为,已经释放的混沌之钉,现在依旧在运作,只是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混沌之钉究竟造成了什么影响。”
    他很快就为这张纸条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摩根·弗里曼,二十世到二十一世纪初,美国最优秀的演员之一,代表作包括《冒牌天神》、《肖申克的救赎》。2005年,他凭借《百万美元宝贝》获得第77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2010年11月获得美国电影学院终身成就奖。摩根·弗里曼演技不凡,并且又拥有温和、睿智、正直的面容。有人戏言称,“如果一定要3K党认一个黑人做上帝,那么他们一定会选择摩根·弗里曼。”
    嗯,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能够表现神性的一张脸。
    而这段文字出现在了这里,就说明在“作者与读者”的世界里,时间肯定是在2005年往后。
    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晓得,功成名就的演员,超贵的。
    夏吾并不觉得自己的故事可以成为大制作的电影,一点也不觉得。
    如果这是电影的话,那么这里的台词肯定就不会是这样了。
    漫画或者游戏的话,鉴于“肖像权”这种东西的存在,所以也不大可能表现得如此直白。
    换句话说,夏吾可以非常肯定的确认,自己就是一个小说主角。
    仅此而已。
    奥伦米拉在看完了这一段思考过程之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就这?”
    “什么?”
    “你可是主角!在这个剧情,这个世界观下无敌的主角!”奥伦米拉忍不住咆哮:“就为了这个?”
    “不然咧。”夏吾撇撇嘴:“这破书可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作品了。知道它不受欢迎,我难受哇!”
    “你……说得很有道理。”奥伦米拉不得不点点头。
    他手上的这本垃圾小说,确实是夏吾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作品了,一点不假。
    毕竟,就这一部作品,才是他的人生,哪怕这部作品再平庸、再粪那就是夏吾人生的一部分。这个无可更改。
    “你呢?”夏吾反问:“你又是干什么来了?”
    奥伦米拉看着夏吾:“这是我最后的剧情了。”
    “来打架?”夏吾眉毛一挑:“那你可找对人了。我可以跟你打一整天。”
    “不,那是没有意义的。你是主角而已。除非这个故事被我搞成了悲剧,否则不管怎么样,你都一定会赢。”奥伦米拉摇了摇头:“我是来向您投降的。”
    “喂?什么?投降?你有没有搞错?”夏吾目瞪口呆:“你是个Boss吧?你是这一段剧情的大Boss吧?这本书起码花了几十万字来塑造你的权能有多么无解、塑造你的逼格有多么高吧?你就是上窜下跳搞得大家几十年不得安生的吧?你……你……”
    夏吾憋了半天:“给你逼格这么高的能力,你就是来投降的?”
    “不然呢?”奥伦米拉眉眼之间也挺无奈的:“我几十年前就知道,自己是一个反派角色。奥尔格·刘那个混蛋还在的时候,我还没有获得这样完整的剧情。我那个时候就想着要反抗命运。他因为暑假结束大学开学所以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我得到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网上搜索《大魔王一定不要干的一百件事》、《如果我是大魔王我一定不会干这种蠢事》之类的帖子。有整整一年我都在研究那个。”
    夏吾耸耸肩:“然后呢?”
    “然后?随着权能的积累,我逐渐发现,‘主角是不可战胜的’,你明白吗?你是不可战胜的。”奥伦米拉如此说道:“我十几年前才明白这个道理。在这之前,我就是最敬业的大魔王,兢兢业业的积累和你作战的力量。但随着我拼凑出剧情,我发现这些都是徒劳的。就算我有再多的手下,每次也只有那么一两个在你应付范围之内的会出现在你面前——而现在,就连‘厄运’都在帮你?”
    夏吾皱眉:“什么?”
    “概率魔法·版权保护。如果触犯了任氏集团的版权,那么就会被施加‘导向厄运’的诅咒。这个诅咒不像‘混沌之钉’那样强大,只是会让那些侵犯任氏集团版权的人‘需要运气’的事情不朝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奥伦米拉如此说道:“在分析文本之后我发现,你的不幸就在于,听到了米氢琳的那一番话,让你失去斗志——但是这却抹去了我唯一胜利的机会。”
    “啊!”夏吾一拍脑袋。
    说起来……他口袋里好像是有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