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这一刻,伴随着西门独我那般声音,传到西门轻扬,顿时,令得他脸上弥漫着一抹震撼与难以置信!
    “父亲,你说什么?”
    然而,他瞥见自己的父亲,给周煌下跪,额头上的青筋涌动,喊道:“父亲,你给这个小屁孩,跪下来干什么呢?”
    听到那西门轻扬的话,西门独我也是皱了皱眉,旋即,转过身来,看了西门轻扬一眼,“闭嘴!”
    “我西门独我行事,岂由你说道一二?”
    西门轻扬闻言,脸色也是极不好看,因为,他父亲西门独我,以前就没有这样骂过他啊!
    一直以来,都是宠着他这个宝贝儿子!
    可是,这样一骂,却是让西门轻扬,都是有些难以接受!
    “父亲,你骂我干什么?”
    这时,西门轻扬看着那西门独我,也是十分诧异的问道。
    西门独我听到西门轻扬的话,都是想要暴打一顿西门轻扬!
    尼玛!
    傻东西啊!
    难道,你还没有看清形势吗?
    那个小屁孩,就不是个假冒的周煌,而是真的周煌!
    “骂你?”
    西门独我命令般的喝声道:“这都是轻的,你若是不想死的话,赶紧给周煌大人,跪下道歉!”
    轰!
    伴随着西门独我这般喝道声响起,仿佛晴天霹雳,猛烈般的轰击在他的心间!
    一时间,他也是陷入了无尽的洪流之中。
    下一瞬!
    便是回过神来,却是一脸的震撼和难以置信!
    什么?
    我自己的父亲,不仅要骂我,而且,还让我给这个小屁孩,下跪道歉?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他西门轻扬可是紫阳城二流顶尖势力,西门家的少主!
    哪能给一个小屁孩下跪道歉?
    更何况,所有人都是看着他,他也是要脸面!
    不!
    不可能!
    绝不可能,给这个小屁孩,下跪道歉!
    嘿!
    周煌小手叉腰!
    西门轻扬啊!
    你他娘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处境吧?
    若是,知道的话,打死都要给周煌,下跪道歉,求原谅!
    哪还管什么面子呢?
    相对于面子而言,自己的命,还是比较重要!
    如果,自己的命,就因此丢了的话,才是会成为笑话!
    下一瞬!
    那西门轻扬那般冰冷的目光,便是落在周煌身上,怒吼道:“小屁孩,你是不是想死,居然能叫我父亲,让我给你下跪道歉!”
    “不得不说,你真是好手段!”
    “不过,我西门轻扬可不是我父亲这般的软弱的人!”
    说到后来!
    他那目光之间,弥漫着一抹凌厉无比的寒意,仿佛,刹那间,就可以冰封的感觉!
    若是,其他人听到这话,可能,一直被吓住了!
    可惜,他西门轻扬遇到的是周煌,而不是其他人!
    “然后呢?”
    周煌眼睛微微一咪,看了西门轻扬一眼,便是淡淡的说道。
    “然后?”
    听得周煌那般云淡风轻的语气,倒是有些气恼
    显然他没有看见周煌那般惊恐的表情,旋即道:“自然是你这个小屁孩,给我西门轻扬,跪下道歉!”
    轰!
    这一刻,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那西门独我好像傻眼了一般!
    一时间,也是愣了一下。
    当即,他回了过神来,一脸怒气的看着西门轻扬!
    尼玛!
    西门轻扬啊!
    你他娘能不能,不这样作死啊!
    敢情老子刚才,跟你说得话,你就没有明白过来啊!
    更何况,你这样干,却是把我刚才,给你向周煌求饶的努力,付之东流!
    西门轻扬!
    付之东流!
    你明白吗?
    算了!
    这头猪,吃了也是不会明白!
    简直就是没有比西门轻扬更傻的猪!
    本来还是可以好好活着,可是,偏偏要找死啊!
    也是怪不了别人!
    确切说是怪不了周煌。
    “哈哈哈……”
    听到那西门轻扬的话,周煌便是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得好!”
    “说得好!”
    “说得好!”
    声音落下,他那目光落在西门独我的身上,道:“西门独我,你听听你儿子这话,说得多好啊!”
    “要我周煌,下跪给他道歉!”
    说到后来!
    周煌的语气间,弥漫着一抹凌厉无匹般的杀意!
    “周煌大人!”
    这一刻,那西门独我托着受伤的身体,直接抱住周煌的腿,求饶道:“只要,你不杀我儿西门轻扬,我就告诉你,有关神剑门那棵古柳树与异兽阁的关系,而且,还能帮你消灭了它们!”
    “古柳树与异兽阁?”
    周煌闻言,极其不屑的说道:“它们我周煌抬手可灭,何需靠你?”
    是啊!
    周煌是谁?
    那可是千年前的苍渊神皇,也是苍玄界的苍渊大帝!
    灭个神剑门的古柳树,以及,异兽阁弹手之间!
    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人的相助!
    “所以,你西门独我要死,而且,你儿西门轻扬也要死!”
    周煌盯着那西门独我,冷冷的说道。
    然而,就在周煌这道声音响起的时候,那明月心便是想起了周煌就是东域修士闻风丧胆的狠人!
    赫然是天隐宗周煌大人!
    在她明月心所熟知这位狠人的事迹,自然是在东域剑皇幕,得剑皇传承,秒杀众多武皇!
    当然,还有周煌面对东域一流宗门和势力,抬手间,灭杀!
    仿佛,周煌已经化身恐怖般的魔鬼,谈之色变的存在!
    而此时的花卿蝉等人,看向西门独我和西门轻扬的目光,犹如死人那般,没有丝毫涟漪浮动!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也是在这一刻,响彻而起!
    “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给自己的儿子,求一条生路!”
    “可是,被他那傻逼般的儿子,给活活断送了!”
    “我他娘感觉这父子俩,真是太能作死!”
    “哈哈哈……”
    “……”
    此时,他们完全把西门独我和西门轻扬,当成了作死了存在!
    “西门独我?”
    周煌淡淡的道:“本来我是让你一命换你儿子一命!”
    “可是,你儿子西门轻扬这般找死,也只好让你们父子一块死!”
    声音落下,荡漾于西门轻扬父子的心间,仿佛,是个判刑的符音!
    某一时刻,西门轻扬看着周煌那般幼小的身影,猛然间,想到周煌就是天隐宗周煌大人!
    顿时,他那瞳孔紧紧一缩,脸色赫然一变,身躯颤抖开来!
    妈啊!
    这就是天隐宗那个狠人,周煌大人。
    扑通!
    当即,便是给周煌跪了下来,求饶道:“周煌大人,饶命啊!我真得不死啊!”
    “这一切都是西门独我,让我这样干啊!”
    “下次,我西门轻扬,再也不敢了!”